分享

如果我把滿意定義為「對自己能力的滿意度」,知足定義為「對物質生活的知足度」的話,現代人大約可以分成四種:

不滿意,不知足──他們對內在和外在世界的野心都很大,企圖改進自己的能力,不斷求進步,希望自己好還要更好;但也常常因為執迷於名利的肯定和社會地位的追求,使他們忙得像一個不知道為何而轉的陀螺。如果沒有遇到人生的重大變故,他們很少能享受生活情趣;不過,他們絕對是「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

滿意,知足──這樣的人,活得很幸福,但可能故步自封,覺得我這樣子就夠好了,重複著已知的規則和事物,歷經十年而不長進;他們容易對其他人有生活上的貢獻,是「世界和平」的中流砥柱,這樣的人並不少。如果把世界比喻為一個大森林,那他們必定是在草原上快樂(有些人會覺得無聊啦)吃草的兔子

不滿意,知足──對自己的能力總尋求著進步的渴望,希望自己「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自己喜歡的領域上追求新的里程碑,對於目前所擁有的生活又有一種深深的感激與幸福感,只要內在的事業得到滿足,粗茶淡飯亦無怨尤。對於生命中的美好,他們並不貪婪。

滿意,不知足──對自己的能力滿意得不得了,對外在環境卻怨聲連連,這人就是「一切都是環境的錯,才使我變成這麼沒出息」的觀念擁護者;但另一方面,他們又對自己滿意得不得了,除了自大和自誇之外,不肯花任何一點力氣來補自己的不足。

這四種人,我們的身邊都有,而且都還不少呢!你是哪一種呢?

我當然希望自己像現代舞大師瑪莎.葛蘭姆一樣,在專業領域上,不斷前進,像古人所說的「安貧樂道」(很多道理,其實我們從小就讀過,但有了人生閱歷之後,才發現想要做到這簡單幾個字真是不容易啊),現代人可以把「安貧」,解釋為知足於現狀。老實說,如果你真有實力,且願意進步,想讓自己活得一窮二白,還真的不太容易。

生活需要知足心,實踐理想需要行動力。所有在專業上培植出美麗花海的園丁,都像瑪莎.葛蘭姆一樣。

在梵谷的書信中,我看到了他的一段自白:

「……偉大的事物不是偶然降臨,而是透過意志力達成的。畫畫是什麼?人們又是如何學習畫畫的?畫畫是穿破鐵幕的過程,穿過一道阻隔在一個人的感覺和實際能力之間的隱形鐵幕。」

非常喜歡網球明星山普拉斯,但一直形容不出來自己為什麼喜歡他。在前輩作家劉大任的文章裡,我找到了一個非常貼切的理由:

「看山普拉斯打球,你似乎可以看到這麼一種信息。在這個世界上,你就愛一種東西,你就在你愛的這個東西裡把自己練到完美,練到無懈可擊。你因此尋得滿足,此外的一切其實無足輕重,就這樣你變得堅強,足以抵抗不時傾巢而來的寂寞;你變得勇敢,你學會拒絕周遭的喧譁與熱鬧,你學會簡單而嚴肅,像山普拉斯的發球、攔網、上旋、下旋,你形成一種風格,唯你獨有。」

女人潛意識裡希望被強吻 男人主動吻女人是突發事件,女人主動吻男人是預謀事件。法國《女性》雜誌最新研究發現,在潛意識裡,每個女人都希望被自己愛的男人拽住,摁在牆上強吻,這會給她們帶來更多快感。專家分析,大多數女性都將接吻視為親密關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渴望體驗到被重視,被需要的感覺。 高智商男性對...

吃飯時,一個人說起頭天看的一檔相親節目。說是一個男孩子,又高又帥,興趣廣泛,曾多次騎車去西藏,瀟灑無比。他一上台,女孩子競相留燈,但他後來說,他現在的狀況是,父親癌症,母親癌症,父母最大的心願就是能看到他結婚——燈一盞一盞全滅了,主持人問:為什麼啊? 圖片來源,僅供示意與當事...

  在單位,我可能是最令大家羨慕的男士了:大學畢業後順利考取公務員,最後進入航空公司辦事處,剛剛三十齣頭就晉陞為辦公室主任。達到婚齡時,又適時識了剛從空姐崗位退下來被外資公司高薪聘請為人力資源部經理的妻子。結婚後,在單位的利補貼下,在東三環南段的潘家園擁有一套150平方米的住屋。婚後一年,...

歲月似飛刀,韓版催人老,越看韓版惡吻越是懷舊,翻出台版重溫的,應該不止小編一個。 台版《惡作劇之吻》是經典,每個人物都栩栩如生性格獨特,音樂感染力強,那片頭做得尤其棒。人海中,袁湘琴一直在尋覓,臉上的神色是焦慮而認真的。那些一直在奔跑的劇中人,基本預示了他們將有的關係:被追的江直樹,追趕的袁湘琴,追...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