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我把滿意定義為「對自己能力的滿意度」,知足定義為「對物質生活的知足度」的話,現代人大約可以分成四種:

不滿意,不知足──他們對內在和外在世界的野心都很大,企圖改進自己的能力,不斷求進步,希望自己好還要更好;但也常常因為執迷於名利的肯定和社會地位的追求,使他們忙得像一個不知道為何而轉的陀螺。如果沒有遇到人生的重大變故,他們很少能享受生活情趣;不過,他們絕對是「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

滿意,知足──這樣的人,活得很幸福,但可能故步自封,覺得我這樣子就夠好了,重複著已知的規則和事物,歷經十年而不長進;他們容易對其他人有生活上的貢獻,是「世界和平」的中流砥柱,這樣的人並不少。如果把世界比喻為一個大森林,那他們必定是在草原上快樂(有些人會覺得無聊啦)吃草的兔子

不滿意,知足──對自己的能力總尋求著進步的渴望,希望自己「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自己喜歡的領域上追求新的里程碑,對於目前所擁有的生活又有一種深深的感激與幸福感,只要內在的事業得到滿足,粗茶淡飯亦無怨尤。對於生命中的美好,他們並不貪婪。

滿意,不知足──對自己的能力滿意得不得了,對外在環境卻怨聲連連,這人就是「一切都是環境的錯,才使我變成這麼沒出息」的觀念擁護者;但另一方面,他們又對自己滿意得不得了,除了自大和自誇之外,不肯花任何一點力氣來補自己的不足。

這四種人,我們的身邊都有,而且都還不少呢!你是哪一種呢?

我當然希望自己像現代舞大師瑪莎.葛蘭姆一樣,在專業領域上,不斷前進,像古人所說的「安貧樂道」(很多道理,其實我們從小就讀過,但有了人生閱歷之後,才發現想要做到這簡單幾個字真是不容易啊),現代人可以把「安貧」,解釋為知足於現狀。老實說,如果你真有實力,且願意進步,想讓自己活得一窮二白,還真的不太容易。

生活需要知足心,實踐理想需要行動力。所有在專業上培植出美麗花海的園丁,都像瑪莎.葛蘭姆一樣。

在梵谷的書信中,我看到了他的一段自白:

「……偉大的事物不是偶然降臨,而是透過意志力達成的。畫畫是什麼?人們又是如何學習畫畫的?畫畫是穿破鐵幕的過程,穿過一道阻隔在一個人的感覺和實際能力之間的隱形鐵幕。」

非常喜歡網球明星山普拉斯,但一直形容不出來自己為什麼喜歡他。在前輩作家劉大任的文章裡,我找到了一個非常貼切的理由:

「看山普拉斯打球,你似乎可以看到這麼一種信息。在這個世界上,你就愛一種東西,你就在你愛的這個東西裡把自己練到完美,練到無懈可擊。你因此尋得滿足,此外的一切其實無足輕重,就這樣你變得堅強,足以抵抗不時傾巢而來的寂寞;你變得勇敢,你學會拒絕周遭的喧譁與熱鬧,你學會簡單而嚴肅,像山普拉斯的發球、攔網、上旋、下旋,你形成一種風格,唯你獨有。」

結婚一年,與婆婆相處一直不錯。然而,最近發現婆婆有些不對勁,每當我與老公行完房事,總會看到婆婆坐在客廳看電視,我問她為什麼不睡覺,她說睡不著,失眠,說是看會兒電視就睡。後來有幾次,我還發現婆婆站在我門口,這才使我感到哪裡有些不對勁,大晚上的站在我門口乾嘛? 翻拍toments 我將這事告訴老公,說婆...

友誼 法國有兩個字眼形容友誼。 Copain:妳喜歡,而且不時會碰面的人。 Ami:與妳有深厚友誼的人。 對法國人而言,友誼如同愛情,甚至更美好。 因為友誼難尋,還需要長時間經營,更顯難能可貴。 而且真正的朋友就是一輩子的交情。 我有許多朋友,手機聯絡簿也有幾千人。我可以請一千人來開趴。 如今有了...

(翻攝至Dcard,下同) 情人節我昏厥在大遠百 就在昨日,情人節當天,我昏厥在某大遠百。早在半個月前就預訂好位子要吃情人節大餐我和閃光一早就搭火車要去那個縣市抵達的時間剛好,不會太早但在我們坐公車要去目的地時我胸口一直非常悶、呼吸不過來我覺得不太對勁就和閃光講他說下公車比較不擁擠時看會不會好一點...

圖片翻攝自公主病症狀影片 游否希在「在不瘋狂就等死」粉絲團發布了一則影片,公開了所有公主病的症狀,影片中的公主會要求男生背包包、指派男友幫忙跑腿、嫌棄男友騎車或開貨車、只有有節日就要討禮物、沒有金錢觀念、吵架要男友跪下、不洗衣服寧可送洗、不上公共廁所、完全把男友當狗等等,還反問男友「女人不就該被疼...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