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四天後 我愛了16年的姑娘就要結婚了!

7歲的時候我和同齡人一樣進入了小學一年級 
那時我是一個性格溫和卻古怪的孩子 
開學第一天 
班主任安排了一個紮了雙馬尾的姑娘坐在我旁邊 
她眯著眼睛歪著嘴對著我說: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同桌了,所以你什麼都要聽我的 
雖然我沒能理解這個因果關係 
但我還是點了點頭 
然後她滿意地衝我笑了 
我是一個容易忘了事情的人 
比如昨天中午吃了什麼我現在就不記得了 
可是直到現在我都能清楚地記得她滿意的笑臉和晃動的雙馬尾 

整整兩個學期她都是我的同桌 
在那個流行三八線的年代裡 
幾乎同桌的男生女生都會打架 
女生說男生過了三八線 男生揪女生的小辮子 
但是我和她卻沒有 
她從來不會畫三八線 也不會怪我用了她的鉛筆橡皮 
我因為性格內向 也不會欺負她 
但是她不許我和別的女生說話 
只要有女生來找我說話她就扁嘴 
一副要哭的樣子 
所以整整兩個學期裡我幾乎沒有和除了她以外的女生說過話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們換了班主任 
新的班主任說要重新安排座位 
老師安排完名單以後她當著全班的面哇地哭出來了 
她說:我不要換座我只要和Y一座 
我記得全班都哄笑了 包括新來的班主任 
結果是她如願以償地繼續和我一座 一直到小學畢業 這是後話 
從那以後她就有了一個外號:Y的小媳婦兒 
她從小就長得很可愛 是班裡的文娛委員 
班裡喜歡他的男生很多 
但是她只喜歡和我在一起 
為此我沒少受班裡男同學的白眼 
小學的日子好像過的比任何其他時候都快 
很快到了小學畢業之前 

我們所在的小學是某個大學的附屬小學 當然也有附屬初中和高中 
小學快要畢業的時候她拉著我的手問我要去哪個初中 
我問她我去哪裡很重要嗎 
她說:是啊 和你去同一個初中的話 我就能省下一張同學錄了 
我說:那還不簡單 你去哪裡 我就去哪裡 
然後她告訴我 因為她的成績好 所以她要直升附屬初中 
我當時很耍帥地說:初中見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 
我爸媽早已給我安排好另一個初中 
當時我回家撒潑耍賴躺地下打滾要直升附屬初中 
被我爸狠狠地打屁股半個小時 
當然結果是好的 
我爸媽由於拿我沒辦法 
最後滿足了我的願望

 

上了初中 由於學校袒護小學直升的學生 
把小學直升初中的學生分到了四個最好的班 
其他外來的學生分為其他6個班 
四分之一同班的概率 我們居然還是一個班 
我推開教室門進去的時候她衝我高興地招手 
我坐在她的旁邊 周圍有很多小學就認識的同學 
有個淘氣的男孩說:你們小夫妻兩個人還真是不離不棄呀 
她過去狠狠掐了那男孩一把 
我對那男孩拋了一個抱歉的表情 
她回到座位上對我說: 
等下老師來安排座位 你就說你要和我一座 要不然掐死你 
當時已經是初中生了 知道害羞 
我正在發愁要怎麼和老師說的時候老師進來了 
新老師是個更年期婦女 
她進來後先讓大家做了自我介紹 
然後說:既然你們都坐好了 那就這麼坐著以後再說吧 
她小聲地說:便宜你了 

雖然那時我還不知道什麼是喜歡 但我以為我們會一直像小學那樣 
直到有一天午休的時候她說要告訴我一個秘密 
當時我和她都趴在桌子上枕著手臂 
我看著她可愛的小臉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說:我喜歡上了一個人 
你看 女生就是比男生早熟 
我一副譏諷的語氣說:你喜歡上誰了 咱們班就數我最帥了 難不成 你這兔子要吃窩邊草了 
她把臉埋進手臂的夾縫裡 
半天抬起頭 一副幸福的表情說: 
我喜歡上初二三班的L學長了 

當時我只是一個初中的孩子 
我不知道自己心裡面為什麼會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後來我才明白這種感覺叫嫉妒 
然後我聽她滔滔不絕地開始談論L 
她說他們是在校電視台認識的 L是主持人 說話聲音很好聽 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 
我很佩服我自己 
我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對她說:那你去追啊 
她又把臉埋在了手臂的夾縫裡說:我不敢 
我不知道哪裡來的那麼大氣 第一次揪了她的辮子說:你個廢物 
然後我聽見老師用黑板擦拍著黑板說: 
C和Y 都上課了你們兩個趴桌子就算了 還鬧起來了 都給我出去罰站 
罰站在教室外的時候她捅了捅我說: 
走 我帶你去L班門口 讓你看看他是什麼樣子

 

我跟著她到了L班級的門口 
L個子很高 初中的時候就有1米75左右 所以坐在最後一排 
我們學校每個班級的後門上都有很大的玻璃窗 
L一偏頭看到了我們 準確地說是看到了她 
然後L衝她笑了 
她拉著我飛快地跑回了教室門口 
我說:怎麼 你怕班主任發現我們不在嗎 
她說:不 我看到他的笑就要融化了 
上面那句話從一個不到14歲的小姑娘口中說出來 
並且被同齡的我聽到的時候 
14歲的我覺得好噁心 
當時我居然說了一句特別慫的話:你要是敢早戀 我就去告訴你媽 

L和她沒有在一起 L在初中的時候就談了很多次戀愛 換了很多次女朋友 
她是好孩子 16歲之前沒有早戀過 
而且L比我們大一屆 先畢業就走了 
而且L後來去了和我們不同的高中 
所以很快她和L就沒有了什麼聯繫 
很久以後我問她還記得L嗎的時候她說她早都忘記了 
可是我看她每一個男朋友都有L的影子 
初一和初二很快過去之後就到了初三 

像小學選擇初中一樣 又到了要選擇的時候 
當時我們的附屬高中在全市排名第二 第一是另外一所高中 
以她的成績直升本校的高中沒有問題 
但是我當時的成績是全年級第一 完全可以去第一的高中 
她問我會不會丟下她去那個高中 
我咬了咬牙說:絕不 你去哪裡 我就去哪裡 
記得當時中考的志願表是要回家填一個模擬表格 然後第二天到學校填正式的表格 
我在家裡的時候填了第一的高中 
到了學校卻改成和她一樣的志願 直升本校高中 
中考過後 她以全市第130多名的成績直升本校高中 
我以全市第19的成績直升本校高中 
回家以後我爸打的我抱頭鼠竄 
這是我為了她第二次挨我爸打

 

高中她學文 我學理 
不是我不想偷改成學文 而是我爸媽實在不放心 親自去了教務處 
所以很不幸的是我們沒有分到一個班級 
和很多人一樣 上了高中以後孩子都覺得自己變成了大人 
她染了褐色的頭髮 經常不穿校服褲子 而是換上緊身牛仔褲 
加上她本來就是一個漂亮姑娘 
那時候有很多人都在一開學就注意到了她 
學校裡無聊的男生們評了年級十個級花裡面也有她 
她開始變得惹眼了 
我心裡又有了喘不過氣的感覺 
我開始意識到了這可能是嫉妒 
好在她還像小學和初中的時候一樣 喜歡和我在一起 一起吃飯 一起上學放學 

漸漸地很多人傳我和她的緋聞 
小孩子們最喜歡這些無聊的東西了 
我和她都不解釋 
所以學校裡的人也不清楚我們究竟是怎樣的關係 
那時的她和我一樣都是那種性格比較平和的人 
所以經常會被人認為是包子性格 好欺負 
直到有一天 一個年級出名的太妹被喜歡的男生拒絕了 
那男生說因為他喜歡的是她 
那個太妹開始聯合了各種狐朋狗友對她進行人身攻擊什麼的 
她和她的朋友們都不是太妹型的 自然吵不過她們 
我一直陪著她 直到有天那個太妹路過我們身邊的時候說了一句: 
騷貨 到底要勾搭幾個才算夠 
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 沖上去狠狠地給了太妹一個耳光 
別對我說男人不該打女人 
我當時聽到有人罵她 真的恨不得弄死罵她的人

 

我蹲下來指著被我扇倒在地上的太妹說: 
你去告訴你周圍的賤貨們 以後誰敢罵她一句 我見一個扇一個 
說完我拉著站在一旁嚇傻了的她走了 
我裝作很鎮定的樣子 
其實我渾身都在抖 
我後來在想太妹會不會找人報復我 
還好因為太妹的名聲本身就不太好 
加上我平時一直很包子 人緣還算不錯 所以年級的大多數人還是站在我這邊的 
很快這件事就過去了 
但是學校的人更加確信了我和她在談戀愛 
本來我想 就讓他們這麼一直誤會下去好了 
直到有天吃午飯的時候她領來了另一個女生 
而之前一直是我們兩個人一起吃午飯的 

那個女生一直在她旁邊 很緊張地拉著她的手 
她很高興地說:這是Z 是我的同桌 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們認識一下吧 
我剛要自我介紹 她就說:不用了 Z喜歡你好久了 你的事情她早已經打聽清楚了 
我當時突然特別難過 
不是因為我喜歡她她卻給我介紹別人 
而是因為我發現 
只是因為和她不在同一個班級而已 
我卻開始不瞭解她 
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有了一個喜歡我好久的同桌 
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把有關我的事情都告訴別人 
我開始害怕她會有自己的生活 
與我無關的生活 

 

就這樣三個人各揣心腹事地吃了一個月午飯 
一個月後的一個週六 
她跑到我家來(她家到我家很近 走路15分鐘的距離) 
她問我:你對Z什麼感覺? 
我裝作糊塗地說:什麼什麼感覺 
她勾著我的肩膀說:別裝傻了 你老大不小的也該戀愛了 
我說:你都沒戀愛呢還急上我的事兒了你真八婆 
她打了我一拳說:Z是真的很喜歡你 她喜歡你快一年了 
然後她很嚴肅地問我:你究竟要不要和她在一起? 
我當時太幼稚 
我以為答應了和Z在一起就能更融入她的生活 
然後我說:那好啊 就在一起吧 
她很高興地說:那我現在就去找Z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很多年以後 她告訴我當時她有多麼希望我能拒絕 
她說她的高興是裝出來的 
她說我是個傻逼 
直到現在 
Z和我的事情一直橫亙在我和她之間 
成為了我們不能在一起的最直接原因 

我有點想哭 抽根菸 後面慢慢講 

接下來我便開始了和Z的戀愛 
說是戀愛 其實不過是三個人中午吃飯時走路的順序換了一下 
原來是我左邊是她 她左邊是Z 
現在是我左邊是Z 她到了最左邊 
沒過多久 她談了一個男朋友 還算帥 但是很快分手了 
後來陸陸續續地 在高二高三兩年裡她談了6次戀愛 
卻都是連吻都沒接過就分手了 
她說她找男朋友的必要條件就是那個人不能吃我的醋 
我說我也是 然後Z很體貼地說:我就不會 

 

我和Z一直保持著戀愛關係 
她一直斷斷續續地換男朋友 
但是我們一直一起吃午飯 
學校裡的人都說我們究竟是一個什麼奇怪的組合 
就這樣一直到了高三高考填志願的時候 
那時候我們三個的成績我最好 Z其次 她第三 
我和Z的成績報我們直屬的大學沒有問題 
她算了一下模考成績大概只夠一個普通一本的 
那個學校和我們直屬的大學分數線差30分 
還好她很喜歡那個學校 
但是我的問題就來了 
我和Z報了直屬的學校 她沒有 
我爸媽看著我填了志願才放心 
最幸運的是 我們那年高考實行了平行志願 一本可以報六個 
我報了她報的學校 
然後開始算分 
我要怎麼樣答題才能和她去一個學校 

高考語文我沒寫作文 
我覺得應該差不多夠了 
結果分數出來的時候我傻眼了 
Z被直屬大學錄取了 
她被想上的學校錄取了 
而我和錄取她的學校錄取線差了4分 
我爸知道成績以後開始抽悶煙 
我媽開導我沒發揮好不要緊 
他們都以為我是高考失利 
這次我爸沒打我 
他們開始找人托關係想辦法把我弄進錄取她的那個學校 
不是他們不想讓我去直屬大學 而是分數線差的太多 
我第一次覺得我對不起爸媽 
我對不起爸媽的又何止這一次 
但是沒有辦法 
和她不在同一個班已經讓我感覺到了陌生 
我想像不到不在一個學校我會不會瘋 
爸媽找人托關係送錢終於把我塞進了那個學校 

Z去了直屬大學 
我和她錄取了另一個學校的同一個系的不同班 
她性格好 所以很快和班級同學和室友打成一片 
我也是 
全系都知道我和她是好哥們 也僅限於好哥們 
因為Z經常來學校陪我吃飯上課 
和高中不一樣的是 
Z每次來找我吃飯的時候 
她都會說:我不當你們的電燈泡啦 
然後我和Z兩個人去吃 
Z陪我上課的時候 
她也會和室友坐在一起 
並不會坐在我和Z的旁邊 
我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又說不出哪裡不對 

 

她參加了學生會 演講比賽 唱歌比賽 辯論賽等 
不得不承認 除了學習方面不如我 其他方面她比我強的太多太多 
她很快成了系裡的知名新人 
我和她還是可以像小時候一樣互相開玩笑啊鬧啊 
雖然中間隔了一個Z 
直到那年的Z的生日 
Z生日那天晚上找我吃飯 
我問Z叫上她嗎 
Z說我想和你兩個人 
我不好拒絕就和Z去吃了飯 
吃飯期間我們喝了不少酒 
由於Z的學校離飯店有一定距離 
吃完飯後我們去了酒店 
標準間沒有了 我們開了大床房 
我說我們和衣睡一晚 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Z點頭說好 

我一直都沒睡著 
那是我第一次和女生睡在一個床上 
我背對著Z 
後半夜的時候困勁和酒勁一起湧上來 
就當我快要睡著的時候Z的手從後面伸進衣服裡抱住了我 
Z說:你要我嗎 
我瞬間清醒了 我下面也瞬間清醒了 
我說我不要 你快睡覺吧 
然後Z貼了上來 一點一點把我轉到了和Z面對面 
Z開始吻我的嘴 脖子 胸 
那天晚上我和Z做了 
由於我是第一次 還秒了 
Z不是第一次 

做完以後Z在我懷裡睡了 我也睡了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的時候Z還枕著我的胳膊 
我的第一反應竟然是我對不起我的那個她 雖然她不是我的 
我不想讓她知道這件事 
我害怕她知道以後不理我 
我胡思亂想的時候Z醒了 
Z問我:我不是第一次 你介意嗎 
我說不介意 其實我腦子裡想的都是怎麼能不讓她知道這件事情 
Z抱了抱我 
我們收拾 洗漱 然後我送Z回了學校後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我覺得昨天好像是場夢一樣 
夢醒了我還是那個單純的喜歡她的我 

Z的第一次在初三畢業的暑假給了她初中的男朋友 
只有幾次 
後來他們分手了 

 

繼續 
我當時在宿舍的床上躺了好久 
然後晚飯的時候我叫了她一起吃 
在食堂我給她買了她最喜歡吃的金槍魚紫菜包飯 
然後我坐在她對面看著她吃 
她吃了一半抬頭問我:咦 你怎麼不吃呢 
我故作輕鬆的說:你個沒良心的才發現嗎 
她笑了笑說:不吃好呀 為國家省糧食了 然後埋頭繼續吃 
我沒忍住 問了她:你看我和原來有什麼不同嗎? 
她像看精神病一樣看著我說:不同了 你今天特別的腦殘 
我做賊心虛地說:你才腦殘 你全小區都腦殘 
然後她說:昨天Z的生日都沒叫我呀 禮物過幾天你幫我給她吧 
我聽到她說Z 激靈了一下 
然後她用開玩笑的語氣問:莫非你們兩個昨晚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我說:你滾蛋 
後來嘻嘻哈哈就把這件事情打岔過去了 

雖然和Z做了 
但是我絲毫沒有感覺和Z的距離拉近了 
加上本來和Z就不在一所學校 
所以也沒有過多的黏在一起 
倒是我和她由於在一個系 每天上課都能看到 
就這麼過了一個多月 
這個月裡還有一個人在她樓下襬心形的蠟燭向她表白 
那個人之前就一直在追她 
可她連下樓都沒下樓 
因為她一直在寢室裡跟我通電話 
她說:你看 愛情裡面持之以恆是沒有用的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就這麼過了一個多月 
一個多月後的某一個週六下午 
我還宅在家的時候她突然跑到我家來了 
我開門的時候她滿臉都是眼淚 
幸好我爸媽常年出差不在家 
我趕快把她按到沙發上坐好 
倒了杯水給她 
問她怎麼了她卻一直哭也不說 
大概哭了三十多分鐘 
她突然抬起頭對我說:你一定要好好對Z 

我一下子被她說愣住了 
好半天我才問她為什麼這麼說 
她一邊哭一邊抽泣一邊說:你知道我今天上午做什麼去了嗎 
我愣愣地搖頭 
她說:我陪Z做人流去了 她和你的孩子 
我瞬間好像被人扒光了並且捏住了鼻子一樣 
幾秒後我深吸了幾口氣 我問:你說什麼? 
她抬頭抽泣著說: 
Z昨天給我打電話 說讓我明天上午陪她去醫院 我以為她生病了 就答應了 結果今天去了才知道她是要做人流 她還讓我不要告訴你 可我還是沒忍住 
然後她又開始哭 
我想安慰她 
我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我自己已經傻了 
現在回想起那個時刻 
滿腦子還是一片混亂

 

她邊抽泣邊斷斷續續地跟我說 
上午她陪Z去做了人流 
她看著Z被護士扶著躺到了床上 
然後護士把她趕了出去 
雖然沒過多久Z就出來了 
但是她覺得好像過了一整天那麼久 
Z出來以後就開始哭 Z說:我的孩子沒了 
然後她抱著Z一起哭 
她陪Z打車回了寢室 Z不敢回家 
她說 正好週末 Z的室友都回家了 她就在在寢室陪著Z 
可是Z說:你走吧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她說Z說話的時候不帶哭腔 
但是眼淚卻不停地從眼睛裡湧出來 
她還說下了出租車她們才發現Z的血從褲子裡滲出來滲到了出租車座位上 
她說要賠出租車司機師傅錢 
那師傅嘆了口氣說算了你們走吧 
她哭了好久 說了好多 
我在旁邊默默地聽著 
我一句話都沒有說 

她哭著 說著 
我聽著 沉默著 
她說: 
你一定要對Z好 你一定不能對不起她 你一定要和她過一輩子 畢業以後生個健康的孩子 
她還說: 
Z的眼神就好像死了一次一樣 我問她疼不疼 疼就說出來 她只是哭 不說 
她說了好多好多 
好像比之前12年說的話都多 
不是更多 
其實是更深 
我當時一直沉默著 
我不敢說話 
我沒資格說什麼 
我覺得她可能這輩子都不會愛我了

 

我想抱抱她 
我想攬著她靠在我的肩上 
我想替她擦眼淚 
我想告訴她其實一切沒那麼巧 
之所以我們一直在一個學校 不是因為緣分而是人為的 
我想把一切都告訴她 
我想說一切本來不該是這個樣子的 
我想說該在一起不是我和Z 而是我和你啊 
我想告訴她我愛了她12年了 
可是我不能 
因為她上午剛剛陪Z去做人流流掉了我和Z的孩子 

我清了清嗓子 
我說:別哭了 我送你回家 這麼晚不回家叔叔阿姨又該埋怨我了 
我說:送你回家以後我就去找Z 你放心吧 
我說:我一定好好對她 
我送她回了家以後開始往Z學校的方向走 
我沒有坐地鐵 
走路要走兩個小時 
我不知道是想晚點見到Z還是想清醒清醒 
我坐在路邊花壇上 
那時候我還不抽菸 
我哭不出來 但是我難過得想吐 
我蹲在路邊乾嘔 
很多人從我身邊走過 
他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到了Z的宿舍樓下 
我沒有給Z打電話而是跟樓下的大媽說我是Z的堂哥 
Z給我打電話說她發燒了 我去接她回家 
大媽很爽快的讓我進去了 
我到了Z的寢室門口 
我鼓起了很大勇氣敲門 
我進去以後給她收拾東西 
我說:我陪你住一個月的酒店 要不然你的身體受不了 
Z一直沉默而聽話地跟著我 
直到進了酒店的房間門以後 
Z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來 
Z說:這是我第一個孩子 他就這麼沒有了 
我拍著她的背 安慰著她 
我說孩子以後還會有的 
我們畢業就結婚 

我和Z分別向學校請了一個月的假 
在酒店這一個月本來我已經做好了承受Z一切發洩 歇斯底里等舉動的心理狀態 
但是Z沒有 
Z一直很溫和地對我 
一起看電視的時候看到好玩的梗她還會笑 
只是偶爾半夜我能聽到她輕輕的抽泣 
早晨起來能看到幹了的淚痕 
但是她沒說 
我就裝作不知道 
一整個月沒有去學校 
所以我一整個月沒有見到她 
她和Z好像發過幾次短信 
她一次都沒聯繫過我

 

過了一個月 我送Z回到了學校 
我竟然可恥的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我也回到了學校 
第一節就是全系的大課 
我和哥們兒們坐在最後一排 
我一直在找她的身影 
然後我驚訝地發現 
她左邊坐著她的室友們 右邊坐著一個男生 
由於是背影 我看不出那個人是誰 
我問室友:那是誰 
室友很驚訝地說: 
你倆那麼好她沒跟你說?那不是會計繫上屆主席嗎 
我還沒反應過來 我問: 
他來陪她上課做什麼? 
我室友說: 
你傻逼啊 當然是他們兩個談戀愛了 

我給她發了短信 寫的是:你旁邊那傻逼是誰? 
她低頭看了看手機 回頭看到了我 
她衝我笑了笑 然後在那男的耳邊說了什麼 
下課以後她拉著那男的來找我 
她說:這是我男朋友H 這是Y 我和Y已經認識12年了哦 
我和H衝著對方笑了笑 我能看出H眼裡的敵意 
然後她說:Y也有女朋友 改天我們四個一起吃飯吧 
我們都說好 
然後她和H一起回到了座位上 
然後剩下45分鐘的課我一直盯著H的後腦勺 
他不是地摸摸頭 
我覺得他一定是被我的目光盯的頭疼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 
她 我 Z H 一起吃了幾次飯 
可我和H並沒有像她期待的那樣成為好朋友 
我和H在同一個宿舍樓 
但就算在樓裡遇到的時候也都是看對方一眼 一句話都不說 
我和Z不咸不淡地談著戀愛 
後來我和Z又做了幾次 
我都記得戴套 
我不想再讓Z懷孕 
我忘不了她哭著跑到我家來的時候的樣子 
我很自私 
就連和Z做的時候我也幻想是她 
她和H也一直談著 
我以為可能一切就要這麼過了 
她一輩子也不會知道我愛她 
可是有的時候命運就是喜歡和人們開玩笑 

又是週六還是週日我忘記了 
但是好像我和她的每件重要事情都發生在週末 
由於爸媽都出差不在家而且室友們這週末也在寢室 
所以週末的時候我沒有回家 而是在寢室和室友們一起開黑 
然後我手機響了起來 
我以為是Z 就繼續遊戲沒有理 
手機無人接聽掛斷後又響了起來 
Z從來不會打兩遍電話 
Z從來是如果我不接就等我什麼時候有空再打過去 
我瞄了一眼手機一看竟然是她打來的電話 
我飛快地接了起來夾在耳朵與肩膀之間 
我聽見她在那邊哭 
我印象裡從小到大 她只哭過三次 這是第二次 
我慌了 我忙問怎麼了 
她說我在你家門口呢 你怎麼不在家啊 
我聽了以後連電腦都來不及關 
揣起錢包拿著手機就往外跑 
邊跑邊說我現在就回去你等等我別著急 
身後是室友們的一片罵聲 
我承認我就是他們說的豬一樣的隊友

 

從學校到我家30分鐘的距離我覺得漫長的要死 
我在地鐵站裡用的都是跑的 
我跑到了我家樓下 
當時已經是下午5點多了 
看到她坐在我家樓下的花壇邊 
她看到我來了扯了一絲苦笑 
我說:你別笑了 笑的比哭還難看 
她不理我 徑直往我家走 
我反倒像個客人一樣跟著她 
我說你怎麼了 說話呀 
她回頭瞪了我一眼 
上了樓開了門她趴到沙發上 
我坐在旁邊的側沙發上 
她慢慢抬起頭說 
我和H 那個了 

我愣了一下 然後故作鎮定地說: 
你哭個屁 又不是強 女干 
她說: 
我是第一次 
但是沒流血 
H說我裝CN 
我聽了頓時就火了 
我說我要找H好好說說 
她拽了我一把 說:你還嫌不夠亂啊 
我說:你還來勁了 剛才誰哭的跟死姥姥似的 
她說:我哭過了 想開了 不信就算了 明天我就跟他分手 
我說:對 那樣的人渣早該分手了 
然後我起身就要出門 
她站了起來 她說:你要幹嘛 
我說:給你去買毓婷 

我買了毓婷和外賣回家 
看見她坐在沙發上悶悶不樂地看電視 
我哄著她把藥和飯都吃了 
然後也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很奇怪的是平時我們兩個話很多 
但是那天都很沉默 
大概9點的時候 
我說我送你回家? 
她說她跟爸媽說住校不回了 
我說:那等下你睡客房? 
她橫了我一眼說:你睡客房 我要睡你屋 
我說:哎 好好好 您說算 
結果10點的時候我發現她在沙發上坐著睡著了

 

我連攙著帶抱著把她弄到我屋裡去了 
把她扔到我床上以後我坐在我床邊看著她 
我以為她睡熟了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 
結果她突然睜開了眼睛 
她說:我被你扔床上就醒了 裝睡這麼半天了 你沒完了還不走是吧 
我說:哎你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 
她歪著嘴眯著眼睛笑著說:是嗎 
時間彷彿一下回到了小學一年級 
那個扎雙馬尾的姑娘歪著嘴對我說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同桌了,所以你什麼都要聽我的 」的時候 
我俯身吻了她的嘴 
然後我楞了 
然後她也楞了 
接著我咳嗽了幾聲 說:我去睡客房了 
我剛要起身 她拉住了我的手 
我看著她 
她一句話都不說 就這麼拉著我的手 

我躺下在她身旁 
由於我很緊張 最開始我和她只是手拉手並肩躺著 
慢慢地我轉過身抱著她 
我吻她的臉 
吻她的唇 
然後她也回應我的吻 
我們沒有睡覺 一直吻到第二天天濛濛亮 
只是吻 
沒有別的 
我捨不得 
雖然她和H已經做過了 
但我還是捨不得碰她 

我們說了好多 
我說了我從7歲開始就喜歡她 其實應該是愛她 
她說我是個傻逼 才會看不出小時候起她也喜歡我 
我說: 
我們現在在一起好嗎 
她說: 
你答應過我和Z過一輩子 
空氣好像結冰了一樣 
我當時有點生氣 
我說:那今天晚上算什麼 
她說: 
就把今天晚上當做一個夢吧 
夢醒了 我還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還是Z最好的閨蜜 
你和Z還要好好的 你答應過我要一輩子對她好的 

我抱著她好像她隨時會消失一樣 
我不讓她繼續說話了 
我用嘴唇貼上她的嘴唇 
她閉上眼睛好像睡著了一樣 
我當時多希望天不要亮了 
或者那天干脆是世界末日 
可天還是亮了 
但是我不想像她說的那樣把這天晚上當做一個夢 
我愛她 
快要十三年了 

我跟她說:你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我會處理好我和Z的事情 
她開始說:你不可以和Z分手 後來變成了沉默 
期間我和Z一起吃了飯 
但是晚上沒有睡在一起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和Z說這件事情 
這一個月她和我的聯繫也少了起來 
我本來應該發現的 
可是我一直在想和Z分手的事情 
竟然忽略了 
直到快要到一個月的時候 
她突然給我打電話 
她說: 
你要恭喜我呀 我找到真愛了 
她說: 
我和Z說明天我們四個一起吃飯啦 Z答應了 

13年 我再瞭解她不過了 
她之所以這麼快談了戀愛一定是為了阻止我和Z分手 
她掛了電話沒多久 Z打來了電話 說了相同的事情 
我裝作之前不知道 
我真虛偽 
我期待明天的見面 
我害怕明天的見面 
有時候我性格很包子 
如果我和她有一個人性格不那麼包子的話 
可能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抽顆煙睡一個小時上班兒去了 
實在挺不住了 到公司再播 

我想起了一小段插曲 
我記得有一次聊Q的時候她說: 
你知道為什麼Z人流那次我哭的那麼傷心嗎 
不只是因為我心疼她 
不只是因為我看著她疼 
我也疼 
我心裡的某一個角落也疼得要死 
我過不去這一個砍 
我覺得我們以後再也不能在一起了 
你再也不屬於我了 
可能以後你會和Z白頭偕老兒孫滿堂 
我想起來就特別想哭 

繼續回憶那天的事情吧 
第二天我們四個人約在一家餐廳 
看著她幸福地挽著她的樣子 
我開始有些疑惑了 
我分不清她究竟是為了成全我和Z 
還是她真的喜歡上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而我一直以為我是瞭解她的 
我們坐好以後她開始分別介紹我們 
介紹到她身邊的男人的時候 
她挽著他的手臂說: 
這是F 我們是在托福課上認識的 
我問: 
你報了托福課?你準備出國? 
她白了我一眼說:你就知道大驚小怪 
我開始不明白那天晚上的意義 
難道那天晚上真的只是我做的一個夢嗎 
她這麼快就定了去向 找了男朋友 
將要有一個沒有我的未來 

整場飯局裡她幸福快樂而正常的樣子 
讓我開始懷疑是不是那天晚上真的只是一場夢而已 
F和她以前交往的男朋友H不一樣 
如果說H是個人渣的話 
F無疑很紳士 
看起來也很愛她 
眼裡對我沒有過多的敵意 
我不得不承認她和F很搭 
整整兩個小時裡她一直在說笑 調節氣氛 
我一直應著她的話 
F的話很少 
不知為什麼Z的話也很少 
後來Z說那天我不正常的很 

後來吃過飯後F送她回學校 
我送Z回了學校 
路上Z說: 
你看C找到了一個好男人 
各方面好像都很搭的樣子 
他們會不會一起去美國結婚啊 
到時候我們就沒辦法當伴郎伴娘了 
我停下了腳步 
我說: 
你他媽的能閉一會兒嘴嗎 

後來回想的時候我覺得 
當時我之所以會爆粗 
是因為我突然害怕得要死 
不像之前她的任何一任男朋友 
F好像沒有什麼大缺點的樣子 
我害怕她和F就這麼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回頭說當時我對Z說「你他媽的能閉一會兒嘴嗎」 
Z愣住了 我也愣住了 
我說: 
對不起我有點不舒服 你自己回學校吧 
然後我開始往地鐵出站口走 
我沒敢回頭看Z的表情 
Z沒有追過來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不 
我想立刻去找她 
我想知道她真實的想法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想什麼 
整個人好像被一拳打懵了一樣

 

我回到了學校 
我站在她的寢室樓下 
站了好久才想起來打電話 
她接起了電話 
她說她還沒有回來 
我就坐在她寢室門口等著 
她應該是把F支走了 
我看到遠遠的她一個人走了過來 
我起身過去像以前一樣攬著她的肩膀 
我怕她躲開 
還好她沒有 
我說:我們去吃飯 
她說:你瘋了吧 不是剛吃過 
我說:那我們去唱歌 
她說:哪有吃完飯就去唱歌的 會肚子疼 
我說:那我唱 你聽著 
她沒有說話 默默地跟著我走 
我想 她其實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只是想和她單獨待一會兒 
一會兒就好 
只要夠把我的疑問問清楚就好 

到了學校附近的K歌房 
我點了一打冰銳 
她斜著眼睛看著我 
她說: 
你真是瘋了 等會兒你要是醉了我就把你一個人丟在這兒 
其實我多麼希望喝冰銳就能喝醉 
我說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吧 
輸了的不願回答問題可以喝酒 
她運氣不好 一連輸了好幾次 
我問:你愛過我嗎 
她喝酒 
我問:你現在愛我嗎 
她喝酒 
我問:你和F在一起是因為愛他還是為了讓我和Z不分手 
她又喝酒 
我搶下她的瓶子 
我說:你他媽的能不能回答問題 你他媽的能不能不喝了

 

她說: 
那天以後我覺得應該給自己找些事情做 
就報了一個托福的課程 
恰好F坐在我的前桌 
他比我們大兩屆 
他已經接到offer了 只是無聊才來上課 
後來有天他說喜歡我 
他小心翼翼地問我能不能和他在一起 
我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樣子突然就心軟了 
我想起我曾經小心翼翼地問你要不要和Z在一起的時候 
我答應了他 
我問: 
那你畢業就打算出國嗎 
為什麼你之前沒有跟我說過 

她說: 
我有這個打算 
我爸媽還讓我慫恿你一起學托福 
一起去美國讀研 
到那邊也有個照應 
可是我想我不能啊 
我不能這麼自私 
我讓你跟我走 Z怎麼辦 
每次我和她提到Z 
我們都會沉默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能她也是 
沉默了一會兒 
她說:Z是個好姑娘 
我嗯了一下 
她說:我們還像高中那樣好嗎 
我說:你覺得這現實嗎 

 

後來我送她回了宿舍 
我也回到了宿舍 
室友開玩笑地嚷嚷著說: 
你個完蛋貨 每次開黑你都不在 以後再也不帶你了 
我說: 
以後她的人生都不帶我了 開黑算個J8 
他們三個都沉默了 
其中一個人拍了拍我的背 
其實我從來沒有對他們說過我和她的任何事情 
但是我想他們都懂 
寢室老大說: 
這不要放暑假了嗎 
正好你們好好談談 
我搖了搖頭 
我和她這麼多年變成了今天的樣子 
要真是談一談就能好該多好 

整個假期我和她沒有太多聯繫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可能她忙著學托福也沒工夫聯繫我 
我和Z也只見過幾面 
說實話 我覺得我和Z不像情侶已經很久了 
但是我又不能說分手 
直到有一天Z約我出去吃飯 
我有些不情願地赴了約 
Z說: 
我們分手吧 
我驚訝地看著Z 我沒想到她會和我說分手 
Z說: 
我受夠了 
你是不是早就不喜歡我了 
我沉默 
然後我說: 
謝謝你

 

說真的我當時心裡的第一反應是: 
我和Z分手了 是不是我和她就能夠在一起了 
我承認我當時很幼稚 
其實只要一提起她我就會變得很幼稚 
不管是那時候還是現在 
不然我也不會昨晚通宵直播 
害的我現在困得要死 

我沒有立刻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我和Z分手了 
我在想要怎麼說 
沒想到第二天她打電話給我說: 
我5點下課以後我們去吃飯 
我特意搭配了一下 
還噴了古龍水 
我好像從前十幾年從未見過她一樣緊張 
我們到了飯店 
我說: 
你知道嗎 我和Z分手了 
出乎意料的是她點了點頭 
她說: 
Z和我說 你把她這輩子都毀了 

 

突然想起來我和她之間還有一個小約定 
我記得初中的時候我們兩個曾經說過 
因為我的生日只比她大一個月零幾天 
所以如果到了25歲我們都還沒有結婚的話 
我就勉強湊合娶了她好了 
可能她早就忘了這個約定了 
記不記得又怎樣 
四天後她就要結婚了 
我現在連苦笑都笑不出 

回頭說那天 
她說「Z和我說 你把她這輩子都毀了」 
我突然好像什麼東西噎在喉嚨裡一樣 
我原來準備說:我和Z分手了 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我原來準備說:我也可以陪你一起出國的 
我原來準備說:你知道嗎我比F更愛你一千倍一萬倍 
我原來準備了好多話 
卻一下子什麼都說不出口 
我沒有問她Z對她說什麼了 
我怕從她口中說出我是個畜生之類的話我會瘋

 

那頓飯吃的很沉默 
我們沒有再提Z 也沒有提未來 
說的只是牛排咸了 
湯好淡之類的無關痛癢的話 
在這之前我們從來不會這樣 
那天我特意噴的古龍水也好像刺鼻的要死 
經過了一場可怕的晚飯後 
更可怕的事情來了 
可能是因為她忙 
也可能是因為別的什麼 
我覺得她還是變得不那麼在乎我了 
我發短信 Q 什麼的會很久才回 偶爾乾脆不回 
我不知道為什麼 
我也不想知道為什麼 
我開始越來越害怕她淡出我的生活 
不 我說錯了 
是我開始害怕她讓我淡出她的生活 

對 你們知道我這個ID為什麼要叫小野妹子嗎 
因為她高興的時候喜歡學著小野妹子的聲音對我說: 
聽你唱歌的尿性我寧願去聽忐忑 
也是因為她我開始看日和 
有的時候我真的想呵呵一下 
或者嘆一口氣 
心裡堵得厲害 

 

我害怕自己淡出她的生活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然後想到了很多餿主意 
就像很多小男孩喜歡一個小姑娘的時候 
他們不知道怎麼去愛 
他們只知道欺負她 
做很多奇怪的事情引起她的注意 
我說過每次提到她的時候我就會變得幼稚 
我想引起她的注意 
可一直到今天我才發現 
我那一段時間做的所有事情 
都讓我們離得越來越遠 

公司下午開茶話會 
可能我要到晚上下班再來播了 
一直在碼字忘了修電梯的事情了 

謝謝LS的人的提醒 
也謝謝大家捧場 

樓主下午公司開了茶話會 
發了年終獎 
不是像網絡上說的某些公司發20個饅頭 
我的年終獎是新人裡最多的 
新人們都說我 你小子走狗屎運 
可是我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上午說到我覺得她開始不在乎我了 
然後我做了很多事情 
很幼稚 
當時我以為做這些事情會讓她更在乎我一點 
後來才發現其實我是在離她越來越遠 

我在想到底要怎樣才能讓她更在乎我 
或者說是重新在乎我 
我請寢室三個人吃了飯 
我讓他們幫我出主意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寢室那三個賤人只能出餿主意 
但是我那一瞬間突然明白了病急亂投醫的心情 
我理解了為什麼久病不治的人會去燒香拜佛 
他們給我出的第一個主意是讓我去追她班的一個姑娘 
那個姑娘和她關係還算好 
更主要的是她和那個姑娘兩個人都算是班花 
各方面都不相上下 
他們告訴我 
去追那個姑娘 
她一定會吃醋 然後就會喜歡我

 

我信了他們的餿主意 
我因為她不在乎我所以變成了傻逼 
哦不我本來就是傻逼 
要不然怎麼會眼睜睜地看著她要嫁給別人 
我開始著手去追和她同班的那個姑娘 
我記得當時恰好是大三上學期 
學校的小課安排不是很多 大多數都是全系的大課 
我開始加了那姑娘的人人和Q 
然後約好上課的時候坐在那姑娘旁邊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我和那姑娘就坐在她身後的座位 
我故意講了很多有趣的笑話 
逗得那姑娘一直笑 
她沒回頭 
一次都沒有 
我多麼希望 
像小時候那樣 
我和別的女生說話她就扁嘴哭 
哪怕她只是回過頭瞪我一眼 
哪怕不屑地看我一看也好 
可是沒有 
整整兩個小時她都沒有 
下課以後她若無其事地挽著室友的手離開了 

我太害怕她離開我 
我忘了她的性格 
她是一個感情上的極端主義者 
她只要那種純粹的愛情 
我忘記了 
我忘記了這樣只能讓她越來越討厭我

 

由於追和她同班的姑娘沒有見效 
我很快就放棄了 
那姑娘本來已經答應了和我在一起 
我卻說: 
我想了很多我配不上你 
然後就中止了我和那姑娘的可笑的感情 
為此我也沒少挨罵 
大概大一的時候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大我四歲同城的姐姐 
我和那姐姐講過很多她的事 
我又和那姐姐說了最近的事情 
那姐姐說要不然我們見一面吧 

見面以後那姐姐開始安慰我 
然後順理成章地我們去了酒店 
到了酒店以後我開始猶豫 
我究竟這麼做是對的還是錯的 
那姐姐看我有些猶豫的樣子 
抱著我說: 
你就當今晚陪我 
我下周就要回老家結婚了 
我絕不會糾纏你 
我一咬牙就抱著那姐姐躺到了床上 
可笑的是我一整晚都沒能硬起來 
就連那姐姐給我口的時候都是軟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原來和Z一起的時候都是好好的 
那姐姐還安慰我說這是心理障礙 
說我是個好男孩 
經過了可笑的一晚後我把那姐姐送回了家 
自己也回到了學校 

我又到了她的寢室樓下 
我打電話叫她下樓 
10月份的校園已經有些涼意了 
我攬著她的肩膀 像從前一樣 
我說: 
我昨晚和別人419了 
她停下腳步 看著我 拿開了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臂 
她看著我的眼睛 
她一字一頓地說: 
你真噁心 

 

如果一件東西曾經屬於我 
我可以搶回來 
但是如果她從來就沒屬於過我 
我要怎麼搶 

我以為只要她不對我擺一副無所謂的撲克臉我就會滿意 
可是聽她一字一頓地說出「你真噁心」的時候 
我心裡好像被針扎的那麼疼 
我把她抱在我懷裡 
她的頭剛好能埋在我胸口 
記得原來我和她一邊高 
現在她1米63 我長到了1米83 
我以為我在她身邊一直給她保護 
其實我一直在傷害她 
我把她抱在我懷裡 
我抱得很緊 
我說: 
求你 不要那麼說我 求你 

她很久沒說話 
她雙手環上我的腰 
路過的人一定都以為我們是一對幸福的情侶 
我說: 
我們回到小時候好不好 
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 
她推開我 和上一次樣 她說:不可能的 
她說: 
我求你 我也求你一件事情好嗎 
我讓她說 
她說: 
我們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見面了好嗎 
我們從現在開始就當陌生人 
我們刪了對方的電話 Q 人人 微博 
我們分別去過各自的生活好嗎 
求你

 

我愣在了那裡 
我想過可能有一天我和她分道揚鑣再不相見 
可是我沒想到這天會來得這麼快 
我說:你再說一遍 
她說: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然後她扭頭往寢室走 
我胸前好像還有她的發香 
我雙腳像是灌了鉛一樣邁不開 
我衝著她的背影大聲喊 
我喊:你不要後悔 
我喊:這可是你說的 
我喊:以後你失戀了不要跑到我家來 
我喊:這算是絕交嗎 
我喊:這是什麼這究竟算什麼 
她一直往前走 
她沒說話也沒回頭 
我好像是哭了 
因為風吹到臉上涼涼的 

我回到寢室後開始一遍又一遍地打她的電話 
可能我被加入黑名單了 
我搶了寢室老大的手機一遍又一遍地打過去 
我搶了寢室老二的手機一遍又一遍地打過去 
我搶了寢室老四的手機一遍又一遍地打過去 
我可能是瘋了 
我上Q發現一直對我隱身可見的她已經灰了 
我校內不是她的好友 
她竟然刪了所有的微博 頭像換成了一片黑色 
她這是要和過去說再見嗎 
是要和我說再見嗎

 

我開始發現校園是那麼大 
即使一個系的人可能一個月都見不到一次 
我曾經說過她好礙眼 
我開玩笑說哪裡都能看到她的死樣子 
可我看不到了 
她不來上課 
她的室友說她開始專攻托福和GRE 
教室裡 食堂裡 小路上 
我看不到她 
哪裡都看不到 
我纏了她的室友一個月她的室友才告訴我 
這些天因為她要上GRE的課 所以一直住在家裡 
打不通的電話 
永遠灰色的QQ頭像 
清空了的微博 
已經要把我逼瘋了 

週六(沒錯 又是一個週六)的時候我買了好多水果去了她家 
她爸媽很熱情地叫我進屋坐 
他們說她去上課了 
我說 那叔叔 我去接她吧 您正好可以休息休息 
她爸媽都誇我懂事 說她的朋友裡就我最靠得住 
我特意回家向我爸要了他的車鑰匙 
因為地鐵太快了 
而開車會堵車 
堵車我就可以和她多待一會兒 
我開到了她上課地方樓下的停車位 
我站在大廳等她 
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到她了

 

XDF真是火的要死 
下課的時候學生多到就像一個塑料袋的花生撒了出來一樣 
我看到了她 
我逆著人潮向她走過去 
她沒看見我 她走路不喜歡看人 
我突然攬住她的肩 
嚇了她一跳 
我說:叔叔阿姨說今晚讓我接你 
和她一起走的姑娘們用打量的眼神看著我 
然後揶揄她說:這麼好的男朋友之前都不和我們說一聲 
她說:這是我鄰居發小好哥們 
然後她們用「你說謊」的眼神看著她 
她和我走到了停車位 
她說:你自己開回去吧 我坐地鐵 
我說:那我就躺在車裡在這睡一夜 
她白了我一眼上了車 
她嫌我開的慢死了 
我說我是新手 
她說你滾 當初還是你陪我練車的 

我故意說:哎 你手機是不是一直放在靜音狀態啊 為什麼我打電話你都接不到 
她又白了我一眼 
我說:哎 你個沒良心的 兩個月沒見面了你都不想你哥哥我 
她再次白了我一眼 
我說:哎 你知道嗎我家貓把你送我的輕鬆熊開膛破肚了 
這次她沒白我 
她說:要不是你在開車 我真想掐死你 
氣氛很好 
很平和 
好像之前我們沒有絕交一樣

 

沉默了一會兒 
她說: 
從現在起我說你聽著 
你一句話都不要說 
她說: 
我小學第一眼見你的時候在想怎麼有這麼可愛的小男孩 雖然我也只是個小姑娘 
然後我想 如果你一直都是我的就好了 我霸道 我不讓你和別的女生說話 
上了初中以後我喜歡上了L 因為L和你長得很像 
但是你傻逼一樣的沒發現 還說我以後的男朋友都有L的影子 
上高中以後Z說她喜歡你 Z很認真地問過我一次 Z問我究竟喜不喜歡你 
我好面子 我怕你不喜歡我 我說我怎麼可能喜歡他 我一直把他當閨蜜 
後來我問你要不要和Z在一起 我在心裡默念 拒絕她拒絕她 可是你還是答應了 
然後你和Z有了孩子 她做了人流 
我想那乾脆我也不要愛惜自己了 就和H做了 
再然後你安慰我 我拉著你不讓你走 你吻我 
我覺得自己好像是你和Z的小三 雖然你先認識的是我 
正好我遇見了F 
再後來你和Z分手了 Z來找我 
她說你把她的一輩子都毀了 她說她知道你喜歡的不是她 
我想安慰她 可是我覺得我沒有立場安慰她 
後來你追了我班的女生 再後來你去419 
我不想再見到你 
我希望我心裡的你永遠是原來那個乾淨的你

 

那是她第一次和我說這麼多 
其實她是一個不願意把自己心敞開給別人看的人 
我一直沉默著 
然後她說: 
我覺得我也好 你也好 都應該有新的生活 
你沒有我 我沒有你 都會過的更好 
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我忘不了Z的眼淚 
我忘不了你去419 
就算我們勉強在一起了 以後我會難受一輩子 
我不可能和你繼續當朋友 
我喜歡你 你也喜歡我 
我們從現在起不要聯繫對方 
就像上次說的一樣 
也許以後的某一天我突然不在乎你和Z和其他什麼什麼人的事情了 
到那個時候也許我們還可以做回好朋友什麼的 

我懂她 
我不願意 我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 
但是我懂 
如果我繼續纏著她只會讓她越來越討厭我 
我說: 
我懂 
我希望那一天早點到 

從那年的11月份一直到第二年的6月份我沒有和她聯繫 
我申請了小號偷偷地去她的校內 
我偷偷地找到了她新的微博 
而且我找到了她的豆瓣 
我記得她在校內上和另一個人說豆瓣上的帖子怎樣怎樣 
我加了那個的豆瓣 
那個人有1000多個友鄰 
用真人照片的頭像裡面沒有她 
我一個一個點開剩下的友鄰 
在我要放棄的時候我終於看到了一ID的相冊裡面是她的照片 
我用大號加了她 我知道她看不出來那是我 
我從沒回覆過她任何的廣播 相冊 和日記 
但是每一個我都看了幾十遍

 

期間我也去學了托福和GRE 
我還報了7月份的托福考試和8月份的GRE考試 
GRE考試還遇到了新題日 這也是後話 

我特意找了一個她不在的組 
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搬到脫水組 
非常感謝 

之前說過 從那年的11月份一直到第二年的6月份我沒有和她聯繫 
她的生日是7月初 臨近學生們放暑假 
我提前一天租了一套輕鬆熊的面具和衣服 
我提前一天買了99只氫氣球 
我和寢室的三個賤人們用油性筆的每隻氣球上面寫了「生日快樂」 
第二天是她的生日 
我穿著輕鬆熊的套裝 拿著氣球在她寢室樓下站了一天 
臨近放假 學生和家長們都很多 
每個人看著我都覺得很浪漫 
但是我站了整整一天都沒有見到她 
但是我知道一定會有人告訴她 
她一定會知道那是我 
以上情景如有雷同 你是我校友 

之前說過我報了7月份的托福和8月份的GRE 
我想等成績都出來以後直接去找她 
和她一起投遞申請 
她去哪裡我去哪裡 
後來出了成績 托福111 GRE325 
我想去找她 告訴她我可以陪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學校 
無論去哪裡都有我陪著她 
雖然在這之前我們已經9個月沒有聯繫了 
不 是她單方面沒有聯繫我 
而我把她的每一個廣播看了幾十遍 

 

8月末開學的時候已經是大四了 
大一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是學弟 四年還很長 
等到大四的時候居然還有些捨不得 
我打電話給她的室友 問她什麼時候在學校麻煩告訴我一聲 我想去找她 
她室友說:她最近去實習了 可能不回學校了 
我沒有反應過來 
我問:什麼實習 
她室友說:她去XX公司實習了啊 
我問:她不是要出國讀研嗎 
她室友說:半年前她就放棄了 她不想讀了 她爸媽也不放心 
之後她室友還巴拉巴拉地說了些什麼 
我一句都沒聽清 
我連她什麼時候掛斷電話都沒發現 

我突然覺得自己特別可笑 
小學畢業時打滾耍賴要和她去同一所學校結果被我爸暴打 
中考時偷改志願氣的我爸媽半年沒給零用錢 
高考時沒寫作文 結果距分數線還差了4分 爸媽到處托關係 
到現在的托福111 GRE325結果聽到她放棄出國的消息 
那一瞬間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個傻逼 
然後寢室老大問了我一個特別惡俗的問題 
他問: 
如果給你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你還會這樣嗎 
我說:不會了 
他驚訝地看著我 
我說: 
如果給我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 
我會在小學一年級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 
惡狠狠地揪著她的小辮子說從今兒起你就是我的了

 

或者我會在初中她說喜歡L的時候說: 
不就是因為他長得像我嗎 我就勉強讓你喜歡好了 
或者我會在高中她問我要不要和Z在一起的時候說: 
我不會跟任何人談戀愛 除非那人是你 
或者我會在大學她要和H在一起的時候我去狠狠地揍H一頓 雖然我估計我打不過他 

再或者再或者再或者… 
再或者再或者再或者… 
再或者再或者再或者… 

我回家後很嚴肅地跟我爸媽說: 
我不出國了 
我想工作 
讀研也行 
不離開這裡就好 
可能我爸媽已經習慣了我從小到大這麼多次的混賬舉動 
他們居然沒有發火 
我爸點了點頭說: 
隨你吧

 

我開始投遞簡歷 找實習的地方 
我那一刻才意識到一個普通的一本學生在這個滿是985學校的城市是多麼不被看好 
我去了一個普通的小外企 
老闆拿實習生像狗一樣使喚 
我的同學們理解不了 
為什麼我拿著T111G325的成績還要去個爛單位實習 
我也理解不了 
很多時候我都理解不了自己 
這時候我和她已經整整一年沒有聯繫了 

我偷偷地看著她的人人 微博 豆瓣 
她一直很開心 
她好像已經忘記我了 
可能我真的已經淡出她的生活了 
記得原來她每天都要在人人和微博上@我 
我記得曾經挖苦她說: 
像你這麼黏人 這麼沒自理能力的人 離了我你就去死吧 遇見我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 
可是現在看來沒有了我在身邊 
她一樣能活的很好 甚至更好 
反而是我 
沒有了她在我身邊 
我好像被人抽走了所有歡樂 
我懷疑她是不是離開的時候偷偷帶走了我的某個部分 
要不然為什麼我每時每刻都感覺自己不完整

 

我覺得自己和原來不一樣了 
我又不知道是哪裡不一樣 
我還像原來一樣吃飯睡覺實習 
週六週日回到家和爸媽吃飯 
爸媽出差不在家的話就和寢室那幾個沒有單位要的賤人一起開黑 
我看她的微博上寫公司的人都對她很好 畢業就可以轉正 
寫她家的狗最近總是犯精神病 
寫她和朋友一起喝咖啡被一個帥T搭訕 
她從來沒有淡出我的生活 

到了畢業季 
穿上傻到死的學士服 戴上傻到死的學士帽 
女生們抱著哭 男生們也紅了眼眶 
每個人都哭的跟傻逼一樣 
全系合照的時候我們離得很遠 
後來我數了她是第二排左數第24個 
我是最後一排右數第37個 
全系大合照 班級合照都結束後每個人都可以自己隨便合照 
我當時帶了單反 
我一直在照她 
然後我從鏡頭裡看到她向我走過來 
她衝我笑 
她說:我們照張合影吧 

我之前已經無數次說過 
只要和她有關的時候我經常會瞬間變幼稚 
我說:你臉大 相機照不進的 
我寢室老大在旁邊一把搶過相機狠狠地錘了我一拳 
他說:快點快點我給你們照 
直到現在我錢包裡仍然放著那張合照 
我表情很古怪 
她輕輕抓著我的衣袖 
頭微微歪向我 
笑得很甜 

 

照完畢業照以後很多人開始收拾行李 
我早已經把該拿的東西都拿回家了 
於是我直接回了家 

1、真的存在一見鍾情 是的,眼神的碰撞,身體的輕觸,讓兩個素昧平生的男女,一下子就迸發出愛的慾望。兩個人同時會想:這就是我命中註定的那個人吧,這就是純粹的愛情吧。需要提醒你的是,如果在相處過程中發現對方不是自己想像的樣子,這種一見鍾情式的愛情容易冷卻。 2、愛情也是要講“門當戶對&rdq...

眼看愛情的種子好不容易萌芽,脆弱得經不起任何打擊,偏偏週遭環伺著不懷好心的反派角色,美其名是考驗,實際上卻是搞破壞,也偏偏這些人和對方的關係匪淺,不能輕易得罪。唉!想要愛情修成正果,以下這些討厭鬼你可得當心點! 長字輩 絕對要討好破壞指數:★★★★★ 因為父母反對,導致戀情夭折的例子不勝枚舉,這不僅...

幸福小語1.有時候,認真的投入,只不過是對方實驗的結果,也不必太難過。愛的代價,是讓自己愈來愈成熟。 2.談戀愛時,不要總是計較自己付出的部分,分手以後,不要老是看到自己失去了什麼。 3.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了解對方真正感受,愛的節奏,要靠雙方共同調整,一起掌握。 4.愛,只是一種感覺,沒有人能為你...

讓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是件容易的事,一見鍾情、兩情相悅、四目相投,瞬間爆發愛的火花,不過是全球一天發生幾百萬宗的“愛情意外”之一,可為何男人卻一直小心翼翼地護著他的“心靈壁壘”,在他獨自享有而你看似根本無法與他分享的那部分空間裏,滯留的都是含糊、曖昧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