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娶她時,很貧窮。她是公司老總的女兒,違背父母意願,不願嫁給父親朋友的兒子,一心一意要嫁給身為小職員的他。最終,她和父親脫離關係,一身衣服,一隻皮箱,走出家門,和他生活在一起。

小家雖窮,可是婚後的日子卻很幸福。他在外面奔波。她呢,兼著一份家教,並照顧著他的生活。她扔掉豪門千金的派頭,成了下廚的少婦,一棵白菜,或者一個蘿蔔,都能做得活色生香,讓他吃得有滋有味。他說,娶你,是我前生修得的福分。她望著他,滿眼幸福,微微而笑。對她來說,嫁給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婚後的日子,充滿溫馨,也充滿了艱辛。一次,他下了崗。她一時也沒找到工作。他們整日過著清湯寡水的生活,甚至幾天都沒沾著葷腥。那天,她買回一條大黃魚,切一部分,做成糖醋的,拿上了桌子,香噴噴的。他見了,滿眼放光,大快朵頤,吃得滿頭大汗。她不吃,告訴他,自己體檢了,有輕微的脂肪肝。輕微脂肪肝,要少吃葷腥,這個他知道。因為,他的一個同學就是醫生,經常談養生。

那條魚,六天中,天天上桌,她能做出各種味道來,讓他吃得滿臉通紅,唇齒留香。

可是,不久,通過醫院的同學,他才知道,她去賣了血,不但沒得輕微脂肪肝,還因營養不良而有些貧血。一時,他淚下如雨,回到家,向她發誓,他一定要成功,讓她幸福。她仍微笑著告訴他,只要他愛她一生一世就足夠了。他點頭,發誓,一生一世只愛她一人。

可是,造化總是弄人。

他成功了,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擁有了近億的資產,成了本市生意場上的紅人。而她,卻在一次車禍中受了傷,生命無礙,大腦卻嚴重受傷,形同癡呆。人一癡傻,就沒有了女人的風致與韻味。

剛開始,他還帶著她四處求醫,走遍各大醫院。大夫見了,都搖頭,說醫藥無效,除非出現奇蹟。奇蹟的出現,只有一種方法,用愛情喚醒對方。他試過了,毫無作用。時間推移,她痴傻依舊。

在時間的流逝中,他的心,也在慢慢變化。

得知他妻子如此,他的身邊,一時間美女如雲,紅唇綠鬢,嬌笑如高腳杯中的紅葡萄酒,波光瀲灩。漸漸地,他把持不住自己,腳步一滑,栽進了溫柔鄉。他不再回家,專門請了個保姆,把她扔給了保姆,讓保姆照看她的生活起居。他的身邊,從此蜂飛蝶舞,春光繚繞,春色無限。

他最終選中了一個美女,下定決心,想和她離婚。帶著選定的美女,開車回家。保姆做了一條魚,並不好吃,放在桌上。她坐在那兒,呆呆的。他拉著自己帶回的那個美女坐下來,嘆口氣道,陪她吃最後一頓飯吧。

可是,她卻不許那個女人吃魚,惡狠狠地瞪著對方。他很生氣,為了討好美女,把那盤魚拿過來,全部放在美女的面前。她低著頭,如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手足無措地道:“我不攔她了,你別生氣。”他無語。美女看看他,也無語。

這時,美女的手機響了。他們出去接了一會兒電話,回來時,盤中的魚沒了影子。她坐在那兒,怯怯地望著他們,很狡猾地笑了。看他回來,她走過去,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角。他的面前,是一隻滿是油膩的手,不再是纖纖玉手了。他皺皺眉,隨著她走過去。她悄悄地從懷裡掏啊掏啊,掏出那條魚,遞到他的手中說:“你愛吃,我給你藏起來了。”

他說不出話來,怔怔地望著她,她仍微笑著,一如過去。他輕輕擁著她,又想起了那段貧窮的日子,她賣血,給他買魚吃。他悄悄拭去眼角的淚珠,回過頭,對那個美女說:“你走吧,我答應過她,一生一世都愛她。”

他想,他沒喚回她的記憶,而她,卻喚回了他的記憶。原來,得癡呆失憶症的,不是她,而應當是他。

人生原本就有許多無奈,無奈到最後的結果,不外乎傷痛、悲愴、懷疑, 和一份搞不清楚的愛。 當然,人永遠無法理出個有條有理的頭緒,予自己或別人。總是愈理愈 亂,剪也剪不斷。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她試著整理過去,雖然他當時的那個樣子,讓她終於 認清他這個人...

但是,有時候,你很想念一個人,你不會打電話給他。因為,打電話 給他,不知 道說甚麼好,還是不打比較好。  記得嗎?你很想念爸爸和媽媽,所以打電話給他們。心中所要的,只 是單純的聽 聽他們的聲音,單純的想跟他們聊天。 可是,每一次,總是有太多的爭執,太多的意見...

大 部 分 人 相 愛 的 時 候 都 會 幻 想 最 好 的 結 局 是 甚 麼 。他們 的 理 想 結 局 通 常 都 是 結 婚 或 者 一 生 相 愛 。 由 於 一 直把結 局 想 得 太 好 , 一 旦 知 道 沒 可 能 得 到 那 個 結 局 的 時 候,就 會 很 傷 心 。&n...

假 如 你 問 一 個 男 人 : 「 你 有 沒 有 曾 經 對 不 起 女 人 ?」 他 的 答 案 幾 乎 是 肯 定 的 。 男 人 都 有 一 張 「 對 不 起 的 名 單 」 , 名 單 上 可 能 是 一 個女人 , 也 可 能 是 多 過 一 個 女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