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位女孩,一直對她所愛的人有所期望,但終究還是等不到......



就在她十歲那年,遇見一位男孩。

當時的她正處於後母凌虐,直到那男孩出現,她才逃出這個險境。



男孩對她非常的好,給予她許多溫暖。

這也就是她會喜歡上男孩的原因。



有一天男孩決定要去留學了,只留下孤單的她一人。

在要離別時,女孩開口問男孩:

「我長大之後,我要嫁給你,可以嗎?」



「可以。」男孩給了女孩一個承諾。



就這樣,到了十八歲了,她還是記得這句承諾,

只不過男孩在當時,只是意味著她是個小孩, 所以沒有當真。



等待許久,男孩已學成歸國了。

他正在尋找著她的蹤跡,想給女孩一個驚喜。



就在一家酒吧裡,男孩找到了她,

看見了一位身穿素色的襯衫和格子裙的女孩,

站在吧台前擦拭著酒杯。那位女孩也就是他尋找的人。



男孩:「妳還記得我嗎?」他走向吧台去,高興得說著。



「當然記得,好久不見,恭喜你學成歸國。」女孩甜甜得笑。



「謝謝。」談話之際,一位女孩插了進來。她有點吃驚,

但更令她錯愕的是......那女孩竟是他的未婚妻?!



男孩:「喔!對了,忘了跟妳介紹,這是我的未婚妻,詩。」



詩:「妳好。」這就是他要給女孩的驚喜,

可是他卻在無意間傷害到她的心。



到了晚上,男孩和他的未婚妻即將飛往美國洛杉磯舉辦婚禮。



女孩:「要走了嗎?」



「對啊!我們走後,妳要多保重身體。」

女孩忍不住流淚了。



「我會的,不過我想問你......」



「什麼?」



「如果你離婚了,我還能嫁給你嗎?」

男孩無奈得看著她,而因趕時間他也就迷糊得給了答覆。



「嗯,可以。」

男孩又給了女孩一個敷衍。



講完話後,男孩他們前往登機處走去,她難過得向他們揮別。



經過八年,男孩的婚姻破碎了,他和詩離婚。

整個人像失去重心跌入深淵,直到他自覺該清醒時,

想起了那位正在等待他的女孩。



他回來了。回來探望女孩,只不過見到的她,

臉頰消瘦面無血色,他得知女孩在他離開後生病了。



女孩:「你終於回來了,我等好久......」

哭著哭著便向男孩奔去,男孩把她擁入懷中。



「妳生病了。為什麼不告訴我?還騙我你過得很好呢?」

男孩不捨得撫著她那些少的頭髮。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終於等到你了。」



女孩氣虛的笑著說,男孩一聽,心中覺得愧疚萬分。

是他的承諾害了她的!



從那天起,女孩的病情加重了。

看她痛的模樣,男孩好不忍心。





他陪她做化療,與她共渡每一秒,

一步都不曾離開過她。直到有一天......



「哇!今天太陽好大,好像曬曬太陽喔!」

這天女孩異常得好,這種情況令男孩擔心。



這該不會是迴光返照吧?

他猜疑著,所有不安浮上心頭。



女孩:「好奇怪喔!今天的疼痛減少了許多。」



「是嗎?」男孩不想提起心中的疑問,他裝傻得說著。

不過女孩已察覺出他那不安的心情。



「嗯!就趁著今天多照照太陽吧!你可以陪我嗎?」



「當然好啊!」男孩抱起她走向陽台,

女孩依偎在在她那溫暖的胸膛,好久......好久......



在此時,已撐不住病魔摧殘的女孩緊抱住男孩哭泣......



「怎麼了?為什麼要哭?」男孩疑惑。



「沒事,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但我還是想要問你。」

男孩知道她要說什麼,可是他不想打斷。



「什麼事?」男孩有點哽咽得問女孩,女孩已淚流滿面。



「如果......我......走了,......來世......還可以嫁給你嗎」

女孩等待他的答覆。



「可......以。」他忍住眼淚不哭,吻著女孩的額頭。



「真的?」



「嗯!」



「謝謝你,我......會永遠記得這個承諾。

我想時間不多了,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說完話後,她閉上了眼。男孩抱著她的身體悲愴得流著淚,

怪他給了一個無法實現的承諾,害女孩希望落空。



「我......愛妳。妳別走好嗎?」崩潰了,真的崩潰了,

他在女孩身邊輕輕的說。



只見女孩微笑著,慢慢得鬆開了手。男孩已泣不成聲,

後悔莫及的他再也不能叫醒女孩了。



只能靜靜地看著女孩飛往另一個天堂去......

  所謂練習微笑,不是機械地挪動你的面部表情,而是努力地改變你的心態,調節你的心情。學會平靜地接受現實,學會對自己說聲順其自然,學會坦然地面對厄運,學會積極地看待人生,學會凡事都往好處想。這樣,陽光就會流進心裡來,驅走恐懼,驅走黑暗,驅走所有的陰霾 ...

常常口是心非,想拒絕卻開不了口;朋友很多,但懂我的不多;不喜歡虧欠別人,即使虧欠了,或許在別人不知的情況下就慢慢還清了;也不喜歡別人虧欠我,這是一種平衡;不喜歡主動聯繫別人,但絕不是不在乎,很安靜,也可以很瘋癲,不要覺得我沒心沒肺,我只是對很多事看得很開。 ...

你離開了,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煎熬的日子我如何度過;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炙熱的感情我如何熄滅;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疼痛的傷口我如何掩飾;永遠也不會明白,最空虛的孤獨我如何用眼淚一點點地填滿。人山人海,總有人先離開,所以我從來不敢,奢求你的明白。 ...

我總是掩藏真正的自己,害怕別人一眼看穿,如果你在人群中覺得我陌生,別驚訝,那不是真正的我,我還是你從前認識的我。所以,請別離我太遠,讓我找得到你。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