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人是著名的播音主持人,最近電台為她量身定做了一個午夜傾聽欄目。這個欄目是通過聽眾們打來的電話,傾述他們的心聲,主持人給予適當的安慰或由專業的心理醫生進行心理輔導。
女人為了這個欄目付出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不過她的努力並沒有白費,這個欄目播出後很受廣大聽眾的支持,女人也就更忙了。


一天午夜,她剛剛坐在播音室裡,一個電話就迫不及待地打了進來。
她連上線之後,一個男人沙啞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


男人說:“我想講述我的婚姻可以嗎?”
女人用溫柔的聲音回答道:“先生您好!我很願意傾聽您的心聲。”


男人說:“我妻子是個工作狂,她一工作起來,十天半個月都顧不上回一趟家。我真的無法忍受了,我很痛苦我甚至想要放棄我們的婚姻……”
男人的聲音停住了,女人知道他在等她勸解。


女人把聲音放的更柔、更動聽的說:“這位先生您愛您的妻子嗎?”


男人輕嘆一聲道:“我愛她,可是那又怎麼樣?她的心裡根本就沒有我,只要工作。”


女人柔柔的說:“這位先生,請不要激動。如果你還愛著她,不妨試著去理解她、遷就她,在她忙完一天工作的時候,不要給她抱怨。試著給她一個擁抱或一句安慰的話語,我想她很快就會明白,工作並不是她的全部,她還有一個愛她的丈夫。


男人嘆了口氣說:“你的辦法真的能讓她回家嗎?真的能讓她知道,有個人在家裡徹夜不眠地等著她嗎?”


女人笑了笑,溫柔的說:“會的,一個擁抱就夠了,相信我,因為我也是女人……”
男人說了一聲謝謝便掛了電話。


男人一掛電話,女人便接起了下一個電話。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到了收工的時間,女人伸了一個懶腰,看了看表凌晨三點鐘了。她想在辦公室湊合一夜算了。可腦海裡突然想起第一位打來電話的先生,是呀!自從她開播這個欄目以來,有多久沒回家了?連她自己也記不清了。想到這裡她拿起了包,跑出了工作室,決定回家去。


當她快步走出辦公大樓的時候,她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叼著煙,靠在一個路燈的柱子上,眼睛盯著她的辦公大樓。


女人激動的叫了一聲:“老公……”

老公伸出了雙臂,輕輕地用她入懷,問了一句:“累了吧?”


這一刻女人楞了,怪不得,第一個打進電話的先生,聲音有點熟悉,原來……
隨後倆人相對一笑,手牽手肩並著肩走進了夜幕之中……

我現在發覺在黑夜中的習慣了回想你的微笑,點點的溫暖烙印在我的心裡,習慣了深夜的寂靜,遠離了白天塵世的喧囂。 靜靜的夜幕裡只有月牙彎彎的高掛空中,一抹離愁的月光輕輕地灑落到窗前,透過窗簾的縫細,照在我不眠的夜裡,靜靜地走到窗台前,拉開窗簾,弦月的薄光散落在我微微有些長的頭髮上。 看著遠處還有幾盞仍在...

如果.這愛不屬於你,那麼,請你放開你的手. 愛到痛了,痛到哭了,於是選擇了放手。 放手是一種無奈的絕望,痛徹心扉。 當曾經珍愛如生命的人即將相逢陌路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曾經以為的天長地久,其實不過是萍水相逢。 曾經以為可以這樣牽著手一路走下去,可是放手了才明白,一切只是兩條平行線偶然的相交,當一...

人說花開美,誰見花落淚? 心似芊芊結,塵緣誰同醉? 冬寂靜又冷冷的夜晚,屋裡又留下了孤單的我,仰望莫測的天穹又想起了曾經的你,無所事事的安靜地看著窗外的月圓月缺,打開音箱聽著音樂在夜涼如水的空氣中一首首循環再循環,聆聽輕柔的音樂旋律,喚起萬千的思緒,竟然有種說不出的心情。 寂靜的冬夜,任憑想像靜謐的...

愛,就像是裝在玻璃瓶中不經風吹空氣般一樣悄悄流失的情。花落水流紅,閒愁萬鍾,無語怨東風。無論是落花的有意,還是流水的無心,勾勒描繪到最後只是一幅傷心離別的畫卷。兩心相隔,在唯美的開始或是在曼妙的過程到了結局不免是一場煙花短逝謝幕的流離。愛,是一場不合時宜的錯誤。當愛發生時你沒有察覺,當察覺時已被牢牢...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