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人是著名的播音主持人,最近電台為她量身定做了一個午夜傾聽欄目。這個欄目是通過聽眾們打來的電話,傾述他們的心聲,主持人給予適當的安慰或由專業的心理醫生進行心理輔導。
女人為了這個欄目付出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不過她的努力並沒有白費,這個欄目播出後很受廣大聽眾的支持,女人也就更忙了。


一天午夜,她剛剛坐在播音室裡,一個電話就迫不及待地打了進來。
她連上線之後,一個男人沙啞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


男人說:“我想講述我的婚姻可以嗎?”
女人用溫柔的聲音回答道:“先生您好!我很願意傾聽您的心聲。”


男人說:“我妻子是個工作狂,她一工作起來,十天半個月都顧不上回一趟家。我真的無法忍受了,我很痛苦我甚至想要放棄我們的婚姻……”
男人的聲音停住了,女人知道他在等她勸解。


女人把聲音放的更柔、更動聽的說:“這位先生您愛您的妻子嗎?”


男人輕嘆一聲道:“我愛她,可是那又怎麼樣?她的心裡根本就沒有我,只要工作。”


女人柔柔的說:“這位先生,請不要激動。如果你還愛著她,不妨試著去理解她、遷就她,在她忙完一天工作的時候,不要給她抱怨。試著給她一個擁抱或一句安慰的話語,我想她很快就會明白,工作並不是她的全部,她還有一個愛她的丈夫。


男人嘆了口氣說:“你的辦法真的能讓她回家嗎?真的能讓她知道,有個人在家裡徹夜不眠地等著她嗎?”


女人笑了笑,溫柔的說:“會的,一個擁抱就夠了,相信我,因為我也是女人……”
男人說了一聲謝謝便掛了電話。


男人一掛電話,女人便接起了下一個電話。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到了收工的時間,女人伸了一個懶腰,看了看表凌晨三點鐘了。她想在辦公室湊合一夜算了。可腦海裡突然想起第一位打來電話的先生,是呀!自從她開播這個欄目以來,有多久沒回家了?連她自己也記不清了。想到這裡她拿起了包,跑出了工作室,決定回家去。


當她快步走出辦公大樓的時候,她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叼著煙,靠在一個路燈的柱子上,眼睛盯著她的辦公大樓。


女人激動的叫了一聲:“老公……”

老公伸出了雙臂,輕輕地用她入懷,問了一句:“累了吧?”


這一刻女人楞了,怪不得,第一個打進電話的先生,聲音有點熟悉,原來……
隨後倆人相對一笑,手牽手肩並著肩走進了夜幕之中……

偶爾聽到這樣一個故事,寫出來,值得女人去思考:在好友的聚會上,一個35歲的女人,中等姿色,學歷也不高,卻嫁了個氣宇軒昂的好老公,他據說是碩士, 後來做傢具生意發了家,結婚10年,有一個粉雕玉鐲的小女兒,好多人特別是女人半妒半羨地感嘆,嫁到這麼好的男人,這個女人真幸福,我笑著不說話,想來她 的故事不...

前幾天一個朋友告訴我,她要閃婚了。 對像是一個認識三個月的男人,家庭條件很好,工作穩定,一副老實相。 其實有些愛情,可能短時間內就能確定。所以,一開始的我並未多想。只是很自然的祝福她。可是隨後的聊天卻讓話題走入新的問題。 原來,這又是一個28歲的悲劇。 還記得幾年前,在我25歲生日的時候,朋友們都...

給天下的男人: 1、首先,你問一下自己,你是處男嗎?如果你不是,那麼你憑什麼要求你的GF是處女?? 2、如果不是處男,麻煩再問一下自己和你發生關係的給過你第一次的女孩是你現在的女朋友嗎? 如果不是,那你對得起她嗎?你自己都有處女情結,那你憑什麼擔保她的下一個沒有處女情結?你難道沒有意識到你的一次沖...

通常,人們會把好色作為男人特有的一種身份標籤,總以為只有男人才是好色之徒,只有男人才是貪圖女色的無恥之徒。其實,好色應該是一種動物屬性,但凡是動物都會喜歡異性也會好色,所以,簡而言之,一個正常的女人也會好色,只不過她們的好色比男人更加隱蔽,更加不易被人察覺罷了。 不過,就算不易被人察覺的好色表現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