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前小胖妹的真心告解
我們到底離自然維持荷爾蒙平衡的這條正軌有多遠?坦白說,是有夠該死的遠,而且我知道,因為多年來的生活習慣,我離正途遠得很。
讓我告訴你,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我的荷爾蒙整個都毀了?而且我之所以要公諸於世,並不是因為原因很特別,而是因為同樣的事情可能發生在你或每個你所認識的人身上。

如果不小心注意,即使是健身達人的我,也可能讓自己努力健身的心血都被不正常的荷爾蒙給毀了,那麼當老師、業務員或是家庭主婦的你還有救嗎?

不只肥胖基因,老爸老媽連「愛吃」的嗜好也「遺傳」給我了
這件事要從我的嬰兒肥開始說起。

我現在可能看起來很結實,但以前的我可是為了過重而苦惱不已。

部分原因可能要歸咎於以前我跟爸爸住在一起的緣故,我爸是個癮君子,食慾是其中一項。他很可能也有甲狀腺機能減退的問題,但那時候沒人知道,但他愛吃的嗜好和過重基因傾向一定都遺傳給我了。

你知道嗎?   薯條是美國九個月到十一個月大的嬰兒,最常吃的三種蔬菜之一。

晚上我媽媽去學校唸可成為心理學家的課程時,我都跟爸爸待在家裡。我爸唯一會用來表達他對我的喜愛或是親近我的方式就是靠弄吃的,他會弄一大桶爆米花,然後然後跟我一起看電影《地球保衛戰》。或者一起做披薩吃,甚至還自己製作霜淇淋。

如果我們外出,父女倆會去吃雞肉沙威瑪或我們都很喜歡的墨西哥捲餅,食物變成我跟我爸唯一的交流。

吃 這個問題當然不都是我爸所導致的,我那一直都很苗條的媽,有時候也會把食物當成獎品。當我還小的時候,他們兩個都要出門時會把我交給保姆帶,但因為我很討 厭保姆,所以在保姆到以前,他們會帶我去糕餅店然後說:「喜歡吃什麼就挑什麼!」或者爸就幫我點了千層派,因為他最喜歡吃千層派。離開的路上,我還可以吃 巧克力蘭姆球和其他小糕點。直到現在,我對這些事情還有異乎尋常的情感聯結,真的很恐怖。

媽知道她去上班時我會想她,所以出門前她會問 說:「妳想要吃什麼零食?」。她一回家就會拿特趣巧克力棒給我。因此我有一套很講究的特趣巧克力棒吃法:首先,很仔細地把餅乾上面的焦糖吃掉,然後再把巧 克力棒浸在牛奶裡頭再吃。這些吃法讓我感到很滿足,它們有規律、始終如一、很安心可靠──但是破壞力無窮。

到了我三歲時,爸媽正開始考慮離婚。他們會給我一包奇多玉米片然後叫我待在廚房裡,接下來他們在隔壁的房間吵架。我記得一個人坐在桌前看著一大包奇多,心裡納悶:「這是什麼意思?」。

那時我沒有任何兄弟姐妹,沒有人鼓勵我,只有奇多。食物會陪伴我,它讓我有個東西去期待,知道它永遠不變,不會讓我失望。

很可悲吧?

嗨,我是憤怒小胖妹,身高152公分,體重79公斤
父母最後在我十二歲時離婚了,很不碰巧地,那時正是我胖到不行的顛峰時期,我的世界開始崩裂,我翹課、考鴨蛋、翻爸媽酒櫃裡的酒來喝看看――所有的壞事跟危險的事我都去做。

放學後我偷開我媽的車――請注意,當時我才十二歲。下午放學時她還在上班,我就拿備份鑰匙把吉普車開走,在附近瘋狂飆車像個瘋子。很幸運的我沒有撞死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開 車出門的時候,我的例行速食賽跑就開始了:一開始想來兩個塔可鐘的豆醬起司捲餅,不要洋蔥,起司加量。然後再要兩個豆醬起司捲餅,不要洋蔥,起司加量,加 一個塔可餅。再後來我還要三個豆醬起司捲餅,不要洋蔥,起司加量,加一個豪華塔可餅――又再想了一想,好吧,不妨再來點肉桂棒跟可樂吧。

下課時,我會買一張達美樂披薩,然後坐在屋頂上嗑光,或者買一大包奇多,一邊看兒童情境戲劇《龐姬.布魯斯特》或是《青春期教育》,一邊把奇多嗑光。而我就只是賴在沙發上,又胖又可悲。

差不多在這個時候,我幻想自己是戰場中的戰俘,開始很沉迷於有關越戰的戰爭電影,而且我真的開始相信自己是戰俘轉世。爸媽正式離婚的那天,我把牆壁踹了一個洞。

當時的我十二歲,一百五十二公分高,體重大概七十九公斤(換句話說,那時的我比現在矮五公分,但多了三十公斤)。
我媽看了看我,意識到她得採取行動—而且要快才行。她帶我去看心理治療師,謝天謝地,她也發現我需要一個釋放憤怒和挫折的發泄管道.

就是在那個時候,武術拯救了我。

武術開啟我的內在力量
那時候我媽男朋友的外甥們在上武術課,他們的武術老師,說得好聽點還蠻新潮的,我被這點所吸引。在某種程度上,我媽覺得這麼做對我比較好,但送自己的孩子去給這個老師教,就像是送她去唸軍校一樣,這個武術老師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的名字叫做羅伯特.大衛.馬戈林,他把位於卡拉巴薩斯丘家中的車庫當作道場來教人武術, 他發明了一種混合招式,結合了合氣道還有泰拳,叫做明道。從本質上來說,他是將各種武術混合起來的先鋒者之一,但對我來說,他就像是一個父親一樣,而且他絕對是個叛逆者。

羅伯特非常極端,而我就是愛這一點。我覺得這種訓練比溫和、較採用常規手段的訓練法更加真實。我猜我就是對極端的事情著迷。(你可能已經猜到我是這樣的人了。)

你知道嗎?  會去運動的孩子發生過重的機率,比從不運動的孩子低80%。

 

那個小道場裡的人們變得像是我的兄弟一樣,他們非常重視自己的健康,精力充沛、理智、而又專注。因為我好崇拜他們,所以我開始意識到自己離開道場後所做的 事情――喝酒、蹺課,還有搞雜自己的生活――一點都不酷,這個道場裡的人事物,才是真酷。因此我想要變得跟這些人一樣,我想讓他們對我刮目相看。

後來羅伯特是說了什麼,讓我終於動了起來呢?
我相信,每個想要認真改變自己生活的人,都有過這樣的時刻――我稱之為「顛覆時刻」,它是最終將你推向改變的一種頓悟――無論改變有多困難。

有 一天我在等待上課的時候,站在那裡狼吞虎嚥的狂吃我的奇多玉米片。羅伯特剛好出來接我,他看了我手上的奇多一眼,然後就把我趕出教室!「妳是在浪費我的時 間,」他對我說:「在妳準備好接受我所提出的要求之前,都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問題是我很珍惜自己的時間,所以請妳出去!」

那時我覺得身體裡的血都被抽乾了,他看著受驚嚇的我說:「如果妳想認真看待武術、認真對待妳你自己,那就回來,我可以幫助妳。」然後就把門關了起來。

那一刻起,羅伯特對我說的話成了引導我的哲理:通往健康的整個過程都與力量有關。我認為掌握力量就是學會如何讓夢想成真。

讓我告訴你一個小祕密:我並不喜歡健身,雖然偶爾會喜歡,但這種時候真的很少。看到別人有六塊腹肌或者緊實的臀部,那並不很吸引我。請別誤會,如果你有這麼好的體魄,那很好。但健康對我來說更為重要。

我利用健康來給予人們力量,這會讓人們覺得自己強壯、自信而有力量,而且,這種力量會融入生活中的其它部分,讓你生活得更好。

現在我能理解,這就跟控制你的飲食和生活習慣等其它方面的問題是一樣的,一旦你下定決心要掌管進入身體裡的所有物質,你就能夠駕馭那股力量。意識到體外的力量一直在干擾你體內的生物化學機制,然後採取措施強化你的荷爾蒙系統,就能重新掌控這種力量,找回自己。

當 年羅伯特將我趕出他的工作室時,我才十四歲,彼時我在他那裡學武術的時間才剛超過一年。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改變了很多:以前我只是個在學校裡只敢低頭看 地板的胖子,每天只敢在老師的辦公室裡吃午餐,因為不敢在校園裡露面。而現在我可以走在走廊上,直視別人的眼睛,心裡想著:「你不能用這樣的語氣來跟我說 話――剛剛我可是用右腳踢破了兩塊板子。好敢你就來!」

我不能冒任何會讓自己再次失去這種力量的風險。

羅伯特的教導讓我的心理徹底改變,給我信心,並指引了一條寶貴道路,能幫助我實現夢想的一條道路。他幫助我瞭解,當我身體越是強壯時,就能成為一個更加有力量的人。

但是,當時的我還不瞭解一個關鍵:羅伯特毫不在乎我是否苗條,但我很在乎。他只是很希望我能健康的飲食以保持身體健康,而我是一直到很多年之後,才聽懂了他的意思。

 


本文摘自《掌握代謝,90%的肥肉會自己消失!》一書

前小胖妹的真心告解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人的情緒是由心主宰的,心一快樂,人就快樂。“沒心沒肺”是保持心情輕鬆、愉快生活、促進身體健康的一種好方法和生活藝術。 ❤沒太重心機 一個人心機太重,要思謀算計別人,要防範別人算計自己,會心無寧日。想長壽,就不能有太重心機和太算計。 美國心理專家研究顯示:太算計的人,心率一般...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關注生活方式對環境的影響,月經杯作為標準衛生巾和衛生棉的替代品而出現。許多人都沒有意識到,月經杯還是健康、衛生、方便、舒適和可靠的。 (圖取自WIKIHOW,下同) 月經杯能收集經血,而不像衛生棉那樣吸收它,這是乾淨並可循環的,因為月經杯能持續使用十年。月經杯被證實低於平均泄漏水平...

話說,這事兒還要從17年前說起.... 那一年,5歲的Adrian和Brooke被選作一場婚禮上的兩個小花童 不過其實男孩當時並不喜歡這女孩.... 在知道要跟自己一起走紅毯的是這個女孩之後....其實他內心還挺不爽的...   然而女孩從那次之後,就一直默默喜歡著男孩,一天到晚喜歡黏著他...

台視八點檔《天若有情》緊扣時事議題,網路友善平台、團購美食、有機小農等,演員們私下也經常分享許多爆紅的APP、或是時下流行的「小草頭飾」,帶動劇組流行風潮的首推林逸欣跟李佳豫,向來遇事一派淡定的林逸欣,談起時尚話題難得展露小女生興奮神情:「我看到有趣新鮮的事物就會想嘗試,有『好康』肯定要跟大家分享!...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