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要讓你的另一半以及你的朋友來猜測你的心,有什麼需要跟感覺,
請直接告訴他們,讓彼此都過的容易些,也能經由溝通而快樂些。 

我認識一對男女朋友,外人都認為他們是金童玉女的絕配。
然而,卻走上了分手之路。這位男孩曾經向我剖白心跡,
他說:「我當然明白她的好囉,而且不僅是人人都看得到外在的好,
不過,我卻受不了她凡事都要我猜謎的個性。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就連選一個電影來看,
她都從來不肯說出她的喜好,要是我選錯了,她就會表現得極不開心。」
我立刻感應到對方所述說的這種痛苦,太累人了呀。 

難不成一輩子的大事小事都要人臆測,誰會有這種本領和耐性呢?
但是,對於這位女孩凡事都希望對方測中自己心意的作法,
我也能明白她之所以如此的因由,是希望對方明白自己的感受。 

意見與喜惡,人們之所以有這樣的要求和期望,
最主要是因為大家相信了一個錯誤的假設,便是:
「如果對方真正愛我的話,必然能夠明白我的心意;
如果,對方無法透我的心思的話,自然不算是真愛了。」 

事實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管再如何的親密
也無法凡事都能夠精準地將對方的反應做出詮釋。
「心電感應」是並非經常發生的奇蹟,
而「他心通」也不是人人都可具備的本事。
你如何能夠期望別人對你有讀心術,永遠知道你在想什麼、要什麼呢? 

「如果你愛我,你就應當明白知道我會怎麼想。」、
「如果你真的愛我,你就應當明白我說的是反話。」、
「如果你愛我愛得夠深,你就應該了解如何對待我的脾氣。」
哇呀!這樣說起來,愛好像要通過一道道關卡、
一堂堂測驗似的,通不過就得出局。 

其實,深愛和關懷固然可以幫助人們去深刻了解一個人,
但是再相愛再合適的一對,也並不表示他們具有特異功能。
一切盡在不言中,至少並不存在於長期往還的關愛之中。
將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清楚地表達給對方知道,
並不表示兩人之間的關係不夠親密。 

說出內心的想法,並不丟臉,而屬必要。
就連在性愛上,如果你不肯明言,又如何讓瞎朦猜來達到稱心如意呢?
期望別人能夠測中自己的心意,是為自己和別人設下、坑害彼此的陷阱。
佈下陷阱,並且用來測試別人的愛與忠誠,弄巧會成拙。 

對於愛我們的人,我們有義務「清楚、直接、誠懇、開放」
地表達我們的「希望、需求、愛憎和感受」,

好討厭說這句話的人。 朋友的定義是什麼? 我和你做回朋友之後, 還可以天天見到你嗎? 還可以隨時致電你, 只為聽聽你的聲音嗎? 還可以和你手牽手逛街嗎? 還可以靠著你的肩膀睡覺嗎? 還可以抱你, 吻你嗎? 還有掛念你的權利嗎? 我知道你一定有想過這些, 然而你已不再在乎了。 你已...

你還喜歡我嗎? 一個令人心碎的問題。 情已逝, 火花不再, 有感對方對自己已日漸冷淡, 明明心裡有數, 仍要問個明白。 問的人很清楚, 無論答案是什麼, 都是個令人心碎的答案。 對方一句: 「不喜歡。」 還好, 痛痛快快, 死得清楚明白,...

開始時, 我總是認為她最慘. 每次她興高采烈地打長途電話給你, 滿以為你會非常高興接到她的來電, 誰知你在電話的另一頭抱著另一個女孩. 她來香港看你, 滿心歡喜地在你家中等你, 誰知你和我去了鬼混. 後來慢慢, 我發現她一點也不痛苦. 她什麼也不知道, 仍然興高采烈地打長途電話給你, 猶如...

愛上了你, 是我給自己開的最大一個玩笑。 朋友都笑我傻, 叫我放手, 但我不管。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從認識你那天起, 我已知道你有女朋友, 然而我還是心甘情願地做別人的第三者。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愛上你我很快樂, 你讓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被愛, 縱使我知道,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