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兩千塊錢的愛…看完了!哭慘了!!請一定要孝順爸爸~

 

「爸!我要出去玩!給我兩千塊!」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說著。

  「昨天不是才給你了嗎?怎麼又花完了!」爸爸露出無奈的神情質問我。……

  「你到底給不給嘛?你若是不給我的話,我就去偷去搶!」我翹著二郎腿叼著根菸,一邊抖腿一邊說著。

  「唉!」我爸嘆了一口氣後,從口袋拿出幾張佰元鈔票,準備數兩千塊給我,

  而我看見後迅速站起身來,將他手中的佰元鈔票全部拿走,頭也不回的離開家中,

  立即騎著爸爸買給我的機車準備去享受我的夜生活。

  在撞球場和我朋友撞球時,

  我朋友突然問我:「你爸爸是做什麼工作的啊?」

  我聽到後有些羞愧得不敢回答,

  只因爸爸是賣烤香腸的,而我以爸爸的工作為恥,

  所以我在朋友面前絕不提起爸爸,因為我並不把他當成爸爸。

  不知不覺中已經凌晨三點多了,於是我和我的朋友準備離開撞球場,

  想繼續到KTV喝酒玩樂,可是當我們從樓撞球場走到樓下時,

  卻聽到了吵鬧聲:「你錢到底要不要拿出來,不拿出來我們就打給你死!」

  「我的錢是不會給你們的,這是我辛苦賺的血汗錢,是要養我家人的,

  我是絕對不會給你們的,你們再不走,我就要報警了喔!」

  突然間,樓下傳來了一聲怒喝:「找死!」 當我和我的朋友走到樓下時,

  發現四、五個少年圍著一個中年男子拳打腳踢,

  還有一個人拿著棍棒猛揮那個中年男子的身體,

  眼看著那個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已經快不行了,

  可是他手中仍然緊握著,他今天賺的兩千多塊,

  不肯鬆手讓另一個少年搶走。 我的朋友看到這個場面後拉著我趕緊離開現場,

  叫我不要管太多,可是在我離開之前,

  我忍不住回頭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卻驚愕的發現,他竟然就是爸爸!

  我愣在原地看著他們繼續毆打爸爸的場景,與爸爸緊握著鈔票不肯鬆手的畫面,

  突然想到爸爸平時都無怨無尤的給我兩、三千塊,

  現在他竟然可以為了兩千多塊連性命都可以不顧。

  再看到他賴以為生的香腸攤已被敲毀散落滿地。

  頓時間我不自覺的掉下一滴淚,大聲哭喊著「爸!」

  並立即衝入人群中,用身體守護著我平時最看不起的爸爸,任由棒棍拳腳襲擊著我。我身上立即一點一滴的傳來爸爸剛才所承受的痛楚,

  可是我卻感覺到我的心比這些痛楚還要痛,

  因為我對自己以前的不孝感到無比的痛心。

  幸虧不久後,我朋友立即衝上來替我解圍,

  而警察在不久後也到了。可是我在細看我爸的傷勢時,

  竟然發現我爸頭上流著血,失去意識暈厥過去了,讓我急慌的哭喊著:

  「救護車!誰趕快叫救護車來啊!快!爸爸他……嗚……誰快來救我爸?」

  在救護車來到後,我立即跟爸爸進入了救護車,發現爸爸左手仍然緊握著兩千塊,

  於是我在一旁哭泣著:「老天爺啊!求你一定要讓我爸爸平安無事!求求祢!要是我爸真的平安無事後,我一定會學好學乖的,絕對會好好的孝順他,不會再讓他生氣難過了。」

  「求求祢,我知道以前我錯了,你要懲罰就懲罰我好了。我還年輕,你要我幾年壽命都沒關係,我只求你讓我爸平安無事就好。求求你!老天爺!求求你……嗚……」 突然間我爸呻吟了一聲,隨即微微的睜開雙眼,我驚喜般的看著他。 「爸!」爸爸仍有些意識不清。 「這……是哪裡?」

  我喜出望外的對他說:「我們在救護車裡面,你剛才暈了過去,害我好擔心你!」我差點又哭了出來。 他忽然微舉起左手,張開了緊握著的兩千塊對我說:「啟明!這是爸今天賺的兩千塊,你拿去吧!等一下回家之後,你先買東西自己吃吧!爸爸還不餓!」 我聽到後立即紅了雙眼,緊抱著爸爸大聲哭泣著。一直哭一直哭,淚水不自覺的濕透了爸爸的衣衫,也濕透了一旁醫護人員的雙眼。

 

via

小的時候,她就喜歡在下雨的時候,打著小花傘跑出去踩雨,躲在房檐下,伸出手接著雨滴,她可以靜靜的站在外面一整天。她是個極其安靜的女孩,有著自己的幻想,她喜歡看《白雪公主》的故事,她曾夢想著她被騎著白馬的王子吻醒,拉著她的手。。。她的愛情注定發生在雨季,南方的天是孩子的臉說變就變,下班後,她舉著花傘走...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焚心似火/只為照你上路。穿越極地的光/抵不過似水流年的惆悵。路漫漫/掙不脫思念的情網。風乍起/已是滿城桂花香。雖說真愛能讓折翅的天使重生,而胸懷和見識更能讓天使飛翔得更高。正是情竇初開,青春綻放的季節。她叫菊桑,是一個矮矮胖胖沉默寡言的丫頭。她與他在同一個班級讀書,並且,他從她那...

在一個不富裕的村子裡,有一戶非常貧窮的人家,說是一戶人家,其實只有一個人,名字很獨特,叫“爬”,是個三十大幾的男人。他的父母出於何種想法為他取這樣一個名字,村民們都不大關心。只知道他的父母過世多年,他好吃懶做,一年四季天天睡到日上三竿。一次,村里一戶人家辦喜事,因為實在磨不開...

認識袁簫,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那些可以形容小孩子間純純的感情的詞語,彷彿都可以用在我們的身上。那時候的陽光,明媚乾爽,那時候的我們,快樂無憂。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流逝了,就連這如此純情的高中時代也要結束了。我想去北方,看那異樣的雪國風情,而他想去南方,感受沙灘與海浪的清涼。青春...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