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與人之間相處也是這樣。要愛別人,就不要讓自己情緒化。很多時候我們出發點是善的、好的,但一點點下去,就完全以自我為中心,變得情緒化,失去本來了。本來父母愛孩子,是希望孩子變好,可是看著孩子犯錯誤,自己的氣倒上來了,對孩子亂打一通。事後想想,事情有那麼嚴重嗎?也沒那麼嚴重。

有些父母過分不理智,如果老師教訓一下自己的孩子,就心疼孩子被老師罵,甚至還跑到學校跟老師理論一通,老師以後也不太敢教他的孩子了。這麼一來,孩子覺得他做了壞事反正有父母做靠山,連老師都不敢管。到後來,孩子長大,對錯是非分不清,做父母的也意識不到自己的錯。

人一定要理性,人的情緒反應過度,很難產生出愛。所以,佛教提倡“平等舍”。溺愛,會迷失人的反應;憎恨,又會讓人失去理智。怒火中燒時,就很難產生愛。我們應該把憎恨心和溺愛心放一放,以較平衡的方式,站在對方的角度或旁觀者的角度考慮:這樣做,這樣想別人是對還是錯?

我們想要付出的愛心,不一定都是笑臉和美語。尤其是在教育孩子的時候,為了孩子好,父母表現一些憤怒相也沒有什麼不可以。佛教中,諸佛菩薩為了調伏眾生,有的會顯現慈悲相,有的會顯現憤怒相。所以父母教育孩子,有時候要扮演白臉,有時候要扮演黑臉,該扮演什麼角色必須得扮演,不可能永遠是一個面孔。

一旦思維這樣往中間靠,就會發現,因為思考方式多層次了,我們就很容易變成一個通情達理的人。在通情之外還能達理,這非常重要。完全靠情意或者完全靠理智都是不平衡的,有時候理智過度,也會失去情意。所以,這兩種方式平衡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人們面對事情時能夠盡量免除一些痛苦。

在人與人相處中,如果你認為對的事情總是給對方帶來痛苦,實際是對對方的不尊重。我們既然愛對方,就要讓他免於痛苦。在家庭裡,很多做丈夫的表示自己愛太太,太太的行為模式、穿著,乃至講話姿態和人交往的方式方法,全由他主導,他的標準就是太太的標準,太太想有一點小小的變動都不被允許,他把太太當一件自己希望的工藝品來塑造,這就是典型的對對方不尊重。

愛,為什麼很多最後都變成了衝突呢?其實是不懂得尊重對方的緣故。我們真正愛對方,應該是多為對方著想,要樂對方所樂,這樣就能理智而心平氣和地看待問題了。

 



  有些女人每天擔心男人變心,總是用“你愛我嗎?”這種問題檢查另一半,然而與其緊緊追問,不如給自己的女性魅力加分,讓他一天比一天更加愛你。除了 ​​溫柔體貼等“大方向”之外,小細節也不容忽視。伸懶腰、咬嘴唇、幫他打領帶…&hel...

心理學的教授在課堂上說了一個故事:國王亞瑟被俘,本應被處死刑,但對方國王見他年輕樂觀,十分欣賞,於是就要求亞瑟回答一個十分難的問題,如果答出來就可以得到自由。這個問題就是:「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亞瑟開始向身邊的每個人徵求答案:公主、牧師、智者……結果沒有一個人能給他滿...

距離,在情人的心裡   真正的距離不在於高雄台北,不在台灣加拿大,而在情人的心裡。 曾經看過這樣的一段話: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你不知道我愛你。 但,對於彼此相愛的人來說,真正的距離又是什麼? 一天下午,很難得,接到學弟的電話。  無須太多廢話,學...

男人有些事總是逃不過女人的眼睛   有一種感動,叫做守口如瓶。 男人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她。 他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 他不忘編造一些故事欺騙女人。 他說新來的主任挺和藹的,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的……女人掐他的耳朵,笑著說,“你小心點...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