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若懂我,那該有多好?

所謂「情深不壽,強極則辱」。人生有太多的時候,欲速則不達,欲求則殊途。相愛的人不一定在一起,在一起的人卻又不一定相愛。也許有時候,短暫一別,更能讓我們看清對方於心的重量。往往想念一個人的程度,反應愛戀一個人的深度。也許見之不得,才會更加珍惜相聚的喜悅。

如果說,佇立塵世,我們不過是這阡陌紅塵中的戲子,扮演著各自的角色。那麼,生活,有時候是不是也太過充滿戲劇性?讓我們時而清醒,時而迷茫。時而篤定,時而徬徨。

人生最大的遺憾,不是你錯過最好的人,而是當你遇到最好的人的時候,你卻發現那個最好的自己已經消磨殆盡!話總是說的太動情,卻不知時值多久?心總是太認真,卻難辨虛僞親疏。

 

往事是用來回憶的;幸福是用來感受的;傷痛是用來成長的。青春就是一本太過倉促的書,我們總是懷著懵懂,揣著期許,含著眼淚,伴著迷茫,讀了一頁又一頁。直至韶華遠去,才知道走過的路已不能回頭,錯過的風景已無可挽留。

習慣了掩飾,習慣了逞強。不是本性淡漠,也非真心涼薄。只是怕極了失落的淒楚,想要更好的保護自己。人生在世,萬物皆過客。當你命盡之時,你甚至連自己的一副皮囊都無法帶走,不過一捧黃土,散盡天涯。

所以,很多時候都會在內心告誡自己,學會堅強,學會獨立。沒有誰可以陪伴誰一生一世,不離不移!或許,只有時刻用逞能的堅強來僞裝自己,直到習慣成自然,你才可以避免太多生硬的冰冷,去戳痛那柔軟似水的心。

你怕疼,可以退後,但是不要讓自己退到無路可退;你怕傷,可以微笑,但是別讓自己笑到滿心血淚。

人總是喜歡充滿幻想,在那一簾幽夢的憧憬裡面,承載著太多美好的期許。可偏偏現實總是殘酷複雜,讓你在很多時候,連一份期許的心都不敢有。

多少想說的話,欲寄無從?多少炙熱的情,無人能懂?多少誓言,聽著入心,卻還是難保時效;多少憂傷,化作一場紛飛雨,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潮濕了這個初冬的季節,凝結成寒涼的霜雪。世人只道是尋常,卻不解那霜雪也憂傷。

 

給我一雙溫柔手,讓我冰釋心中愁。有時候,我倒甯願可以麻木一點,愚鈍一點,這世間的萬千我都不想看透,只想獨守一隅,傻傻的付出,穩穩的幸福。

初冬的陽光,斑駁中,透著暖人的氣息。撫摸著窗檯,讓指尖的脈絡,靜心的感受時間的律動。時間,有時候是一種寬恕。無法釋懷的,放逐時間,就是一段經曆;不能改變的,交給時間,就是一種常態;難以割捨的,留給時間,就是一份情長;無從挽留的,賦予時間,就是一聲嘆息。


也許,時間,是距離的寬恕。它會讓一些東西更清晰,讓一些情感更明了,讓一切都趨於平淡,是真是假,無須多言,平淡中自當見分曉。

很多時候,心裡明明不是那麼想的,卻為了逞強,說著口是心非的話。沒有人知道,那樣的堅強背後,交織著內心怎樣的失落與無助。只是,懂得的人,無須解釋,不懂的人,又何必解釋?

我不是一個喜歡傷春悲秋的人,縱是心有不悅,也是一時。人生苦短,開心也是一天,不開心也是一天,又何必讓憂傷禁錮。人生在世,只有不懂知足的心,沒有永遠無法抵達的彼岸。有時候,不過就自己一時所感而借題解讀一下。

 

其實,眺望蒼穹,你不過滄海一粟,微如砂礫。人生在世,沒有一層不變的憂傷,也沒有一世不更的快樂。因為生活,本就該是如此,若不能百味皆嘗,豈非辜負。

有什麼樣的心境,便會有什麼樣的人生。你心中裝的是什麼,你看到的就是什麼。所以,沒必要給自己增添太多煩惱,也無須給他人帶去困惱。愛自己,就要用心;愛他人,就要誠心。很多時候,人生是經不起考驗的,故也不要輕易考驗別人。走入人心,很難;留住人心,更難!你永遠無法強求別人怎麼做,你只能要求自己如何做。愛一個人,執一份真,縱是後路淒楚,也不畏艱難險阻。若心未定。故一切不定;若心堅定,則當下就定。

愛情,無關是非對錯。心也動,情也重,至少當下伴君同。山一程,水一程,只願相伴走一程。就算走到山窮水盡時,亦有回憶綿延無盡時,何懼年華逝?(文/心柔)

她永遠是那個可憐的孩子,她是口吃,她不願說話,她懼怕被嘲笑。她的母親難產死掉了,唯獨剩下一個孤單的她。父親自從他母親死後,成天喝酒。她要承擔起這個家,每次只有對星星許願,不知不覺眼淚就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每天抱著母親的照片成了她最好的安慰。鄰居的男孩子總是會嘲笑她。她無助的在馬路邊哭,而男孩子卻在笑...

這樣就對了文/吳淡如 如果要我描繪出一個我理想中的「家」,它的氣氛必然很像「蝙蝠俠」電影裡的蝙蝠洞。它必須在雜亂的大都會中。是的,我非常喜歡大隱於市的感覺。一打開門,走進街頭,就可以看見紅男綠女的浮世繪。關起門來,就剩下我自得其樂。就剩下我,一個安於寂靜的我。藏在一個可以嗅到所有訊息的地...

Bye-bye,憂鬱我們的社會不斷地在進步,隨之而來的負面影響也不少,憂鬱就是其中之一。新聞裡自殺案件時有所聞,但在港星張國榮墜樓身亡後,憂鬱症的問題又再一次敲擊我們所有人的心。在精神病防治領域相當活躍的美國精神醫學會,於1987年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只要是憂鬱症,都跟壓力有關。」當然,並不是說...

紅塵中浮沈多年,許多臉孔不斷在眼前閃逝。歲月的更替,洗刷掉當年自認不錯的友情。環顧身旁僅存的數位知己,這才覺悟到獲得朋友的唯一方法,就是先學習做他的朋友。 這道理說來簡單,起而行卻不容易。現代人強調自我中心!講得好聽一點是非常獨立,實際上卻是自私,往往一味要求對方配合自己。如果不能如願,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