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無論多麼漫長的時光都只是一場冗長的閉幕式,俏皮的序曲與輕鬆的過程都不知所踪。

2.就像夕陽在暮靄中所作的盛大告別,炫目如斯,但不管是漸漸從暗紅霞光後脫穎而出的冷藍色天空,還是明顯越來越佔上風的縈繞周身的涼意,都在揭示這場告別式海市蜃樓的本質。哪怕是能以光年丈量的歡愉,也只是廣角鏡拉扯營造的幻覺而已。

3.我不知道你一個人在黑夜裡走過了怎樣冗長又單調的路程。

我怎麼也想不到重逢會讓所有人遍體鱗傷。

巨大的樹木在我們面前投下大片大片歹毒的陰影。

請告訴我,什麼時候才能走出這片黑色森林,重新找到……

找到從億萬光年外歷盡千辛萬苦來到我們身邊的,溫暖而美好的光線。

4.

如果太陽此刻熄滅光芒,地球上的人要八分鐘後才知道。

廣袤的宇宙空間中,漫長無垠的時光裡…………

太陽距地球約1.5億千米,光速約3乘10的5次方千米每秒,計算一下光從太陽傳到地球需要多長時間。

答案是:約500秒。

換成分鐘來衡量,是:八分鐘多一點。

5.

在你開始覺察的時候,在你開始留戀的時候,在你開始懂得它多麼重要的時候。

它早就離開了。

6.

你所感受到的全部溫暖,都只是一場冗長的閉幕式,一段愉悅的安可曲。

夕陽在暮靄中所作的盛大告別,炫目如斯。

7.

冷藍色的天空漸漸從暗紅霞光後脫穎而出,縈繞周身的涼意越來越佔上風,哪怕是能以光年丈量的歡愉,也只是廣角鏡拉

扯營造的幻覺而已。

8.

因為心裡裝著一個固有輪廓,所以你不會明白,最終隨歲月荏苒消失無踪的是哪個字?而哪個字又深深地埋藏在了心裡?在結局轟然而至前,你沒能明白。

9.

你往與她相反的方向走出的距離那麼漫長。

漫長得似乎已經回不去了。

中間的廣袤地帶,時光在黑暗中交錯成荒蕪的墳場。

可是,卻總有那樣看不見摸不著的纖細絲線維繫著你和她的關聯。

10.

即使最初將他和你限定在這種身份裡的維繫已經早不存在,也還能倚仗慣性按照恆定軌道運行下去。

按照恆定軌跡往前走。已經走過那麼漫長的距離。

漫長得轉身都回望不見最初的原點。漫長得好像再也回不去了。

中間的廣袤地帶,時光在黑暗中交錯成荒蕪的墳場。

可是,卻總有那樣看不見摸不著的纖細絲線維繫著你和她的關聯。

11.

心臟裡好像有什麼血液之外的液體滲了進去,酸的或者鹹的,灰的或者白的,純淨的或者混合的……

把原有的空間全部漲滿了。

凝滯在幾步外的樹影縱橫交錯如掌心的曲線,風吹過時就變得含混雜亂,失去了原有的姿態。

12.

未來還是要繼續前行的,哪怕你的身影已經被拋向遠遠的後面,縮小成一個卑微的黑點,

又抽象成一條寂寞的地平線。

天與地,原本在地平線的盡頭一分為二,如今因為雨水的作用連成一體。

天與地,像黑與白一樣界線分明。

厚重的積雨雲層上有我們無法感知的陽光。


我可能不需要愛情   老靈魂的編劇  徐譽庭 徐譽庭 原名徐美娟。東方工專美工科畢業。 曾任劇場編導,屏風表演班與台北故事劇場劇團經理。 資深視影與劇場資深編劇,現任「親愛的劇團」藝術總監。 2012年以《我可能不會愛你》獲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 編劇作品《光陰的故事》、《戰神...

當時,女友要我把她的名字也寫在房產所有權人的欄目裡,當時我是很爽快的答應了。可後來,去和父母填表時,我猶豫了。   對於80後的我們基本為結婚無房而苦惱。而作為家庭條件不錯的我,卻為有房而苦不堪言。我爸爸是局級幹部,我的媽媽是醫院院長。日益高攀的房價,父母決定先讓我買好婚房。再說我還年輕...

路嘉怡 湯宗霖 一路牽手的幸福 蜜月到底該多久?路嘉怡與湯宗霖決定他們倆的蜜月,要名符其實的度一整個月,在甜蜜旅行中走完一整個月缺到月盈的週期。兩個人一起旅行,跟決定牽手一起走人生旅程,考驗著相同的概念,就是無止境的愛與包容。 銀幕上的甜姐兒路嘉怡,大家喊她小米,她的笑容總是陽光燦爛,常說自己沒有...

第二回作者: OniOni (鬼) 看板: sex標題: Re: [問題] 不小心碰到女生的胸部時間: Sun Jul 9 03:58:29 2006對不起嘛=.=我住高雄 今天雨超大的都無法出去買東西吃所以剛剛吃的這一餐算是今天的第二餐上一餐在中午1點=.=回到故事中學姊衣服胸口濕了一小片濕掉緊身...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