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不疼我,要你何用? 結了婚的要看,沒結婚的更要看~

 

圖片來源

  有個小孩不小心摔倒了,但他沒有哭,而是慢慢的爬了起來,拍拍衣服,揉了一下疼的地方。因為他知道,今天父母都不在。

 

  而當他抬頭看見不遠處站著臨時有事回來的母親,突然就嚎啕大哭了起來。嘴裡還哭喊著,“媽媽我以為你不在呢!”過去就是要抱抱了。

 

  你說這孩子矯情麼,好玩麼?

 

  不。

 

  不記得什麼時候看過這麼一句話,叫做“你不在,我哭給誰看!

 

  然後我們在假設個場景,有個小孩不小心摔倒了,母親就在附近,雖然看不見,但孩子知道。於是他嚎啕大哭,以最大的哭聲吸引媽媽。

 

  結果他媽媽跑過來,二話不說把他一頓打罵,罵他怎麼這麼不小心的,說他怎麼不會自己爬起來的。你說他第二次摔倒了還會哭嗎?好吧就算他第二次也沒忍住,又哭了,母親過來又是一頓打罵。

 

  來回幾次,明顯的,這孩子肯定不會再哭了。摔倒了就夠疼、夠鬱悶了,哭了還被打被罵。聰明點的,摔倒了,會安安靜靜地自己爬起來。權當沒發生過這事一樣。

 

  好像是孩子乖了,當媽的也可以清閒和安靜了,可你不覺得有什麼不對麼?

 

  對,這孩子的心裡已經開始叛逆他的母親了。對他母親的態度以後只有冷漠……

你不疼我,要你何用? 結了婚的要看,沒結婚的更要看~

  其實今天講的還是男女關係。只是有點偏題了,為什麼先講孩子和母親。

 

  因為男女關係有一段就像孩子和母親一樣。都需要哄。

 

  我今天就犯了一個跟上面母親一樣的毛病。就是今天女朋友跟我抱怨事情,可能是我忙吧,沒有專心的去體諒她的感受。而是直接進入了責怪教育模式,(就好像母親罵小孩,“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的,怎麼不會自己爬起來的。”一樣)

 

  很明顯,女朋友的心情更加不好了。然後安靜了。

 

  “怎麼這麼不小心的,怎麼不會自己爬起來的”這兩句話,就是典型的男性思維。

 

  原始社會,一群雄性猿人,一次捕獵失敗,大家一起來總結失敗,責任在誰,然後進行教育批評。

 

  很簡單乾脆的點到原因,然後列出解決方案。第二次捕獵的成功率就會加大。

你不疼我,要你何用? 結了婚的要看,沒結婚的更要看~

  所以當女性遇到困難向男性訴苦的時候。目的就像孩子摔倒了,向媽媽訴苦一樣。要的只是安慰和哄,改變這糟糕的心情。

 

  而男性則習慣性啟動解決方案模式。於是兩個人之間越來越無法溝通了。隔閡的產生就像孩子對母親的態度一樣,慢慢的潛移默化,漸行漸遠了。

 

  有些男生就是很受不了女生的煩人。一有事情就用母親打罵孩子般的方式回絕。

 

  是的,女生之後就會慢慢是安靜了,不打擾你了。但這也意味兩人的關係也快走到盡頭了。

你不疼我,要你何用? 結了婚的要看,沒結婚的更要看~

  然後女生自己就進入了女漢子模式,有什麼事都自己幹,有什麼苦都自己扛著,我自己什麼都會,要男人有何用!

 

  就像孩子以為母親不在,所以就沒哭一樣。女生不向你哭訴,是因為在她的潛意識裡,已經認為你不在了。

 

  記得知乎上有個問題,是“女生喜歡上男生的感覺是怎樣的”,下面有個精彩的回复:“就是突然覺得自己擰不開瓶蓋了!”

 

  如果自己女朋友是個真正的女漢子,那麼,請珍惜那種“她拿著厚重的平底鍋站在你邊上,遞出一瓶果汁讓你幫她擰開”的時候吧!

 

  不然,你不會疼我,那要你何用?

 

你總是說:等到我以後如何如何,我就可以如何如何......。那個「如何如何」,是你對「幸福」的畫面。但是,一旦你真的可以如何如何時,你又會預設下一個幸福的畫面。如此,你一再憧憬著遠方的幸福,卻沒看見此刻的甜美。你要的幸福其實不在於下一個階段,而在於每一個階段。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幸福。例如,單身時就獨...

看不見他,你擔心他沒有在想你 看見了他,你又怨惱他的表現不如你預期。你總是抽絲剝繭著他的某一句似乎不太中聽的言語。你總是在顯微鏡下解剖著他的某一個似乎不怎麼樣在意你的表情。親愛的,確定你是在談戀愛嗎?如此患得失,倒像是在進行一場緊張兮兮的保密防諜任務呢。愛情原本應該讓你感到甜美與豐盈,如果對你來說...

當你粗暴的踐著我的雪人時 我明白你正在模仿模仿著你印象中刺痛的那一段你說作夢是一種妄想天真是一種災難其實我不會沉溺太久你知道人終究會成長如果你的天真曾經被踐踏可不可和我分享一點點在那之前的快樂可不可不要急著告訴我...

不瞞你說我真的希望躺下去的人是我你難道沒有發現之前我是騙你的當時我腦袋一片空白雙腿發軟完全不是你看到的強者形象勝利的背後往往隱藏著許多銳利的眼睛贏了的真的那麼重要嗎失敗的我又確實損失了什麼這場競爭的擂台上我想我不是真的想贏只是誰又真有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