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一個青蛙哲學家看到一隻蜈蚣在走路。

他心想著,
用四隻腳走路已經夠麻煩的了,
蜈蚣是如何用一百隻腳在走路的呢?
牠怎知該是那隻腳先走?
那隻腳後走?接下來又是那一隻呢?

於是牠叫住了蜈蚣,
並把自己的疑問告訴牠。

蜈蚣說:
「我一生都在走路,
但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現在我必需好好思考一下才能回答你。」

蜈蚣站在那兒好幾分鐘,
牠發現自己動不了。

搖晃了一會兒,
然後牠倒下來。

牠告訴青蛙:
「請你不要再去問其牠蜈蚣同樣的問題。
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腳了!」

星星不需看地圖就能依照圓行的軌道在運行,
如果給他們圓規和尺說不定他們反而不知何去何從,
甚至會迷路。

人若對自己的生命沒有信心
需要靠經典、箴言的指引,
有那麼多的原則、那麼多的箴言要被遵循,
當分別心升起時,
其結果與青蛙在蜈蚣身上所造成的影響是相同的。
一樣的無所適從。

試著去享受生命中的自然。
專心走路、專心的吃飯、專心的愛。
平靜、喜樂油然而生!

* * *

專心走路的時候,
也不要忘記偶而停下來,
看看四周的景物,
讓自己的心靈稍作休息,

愛情有時像在等公交車,不想坐的公交車接二連三頻頻為你停留,而真正想坐的,卻怎麼也等不到,像是一場存心的惡作劇。 等到公交車終於姍姍來遲時,卻像約好似地結夥成行連來兩三輛,讓人不知如何是好,無論坐上哪輛,都抹不去心頭淡淡的悵惘,總擔心錯過的是否才是最好的選擇。直到兩車交會時從窗外看進車內的景象,才豁然...

從六歲的籬笆牆爬過去,回來的時候,我還是六歲。那棵誘惑了我一個季節的果樹,起初長滿青澀,又一個春天來了的時候,它還是長滿了青澀。 小孩子的疏忽,讓一棵果實在某一年秋天熟透。吞下那一枚甜蜜,我才知道,原來這世間的很多美好,是因著世間的等待。 多年後,我發現,我長大了。 只是,我不是很帥,臉上長著像春天...

他輕抱著她,滿帶歉意的說: “對不起,我不能給你整個世界。” 她 ​​拍拍他的背,微微地笑道,帶著苦澀和開心的顏色: “沒關係,我也不想要整個世界。” 我只要你,她在心裡默念。 “但我能把我的整個世界都給你。”他堅定的說,看著她...

每一段光陰都有一個故事,每一個故事又是一首樂章。而青春,更是樂章中最富於變化的音符,跳動在每一根琴弦上,彈奏著少不更事,彈奏著年少輕狂,彈奏著離別過往。青春在弦上流淌,理不清的思緒,剪不斷的憂愁,紅塵如斯,靈魂的歸宿在那裡?鐵軌伸向前方,霧一樣的迷離。是有終點的,但是過趁讓人有些厭倦和迷離,不知所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