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記得小時候,我很憧憬長大。因為我覺得等長大了,父母就再也管不著我了。可以想喝汽水就喝汽水,中午想不睡覺就不睡覺,那一定很幸福。

等我真的長大,父母也的確管不著了,可是當初認為的幸福並沒有到來。因為,雖然沒有人再管我喝汽水,但我發現當初那個理想太微不足道。而且,在得到這個微不足道的自由的同時,又有了新的更大的不自由。比如說:八點上班,哪怕遲到5分鐘,老闆也要給臉色看。而且那個臉色,比小時候父母的難看得多。

於是,我反而開始懷念小時候那無憂無慮的生活,覺得那似乎才是幸福。同時,又開始了新的憧憬:什麼時候才能實行彈性的工時,那一定是很幸福的,可以想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再不用被鬧鈴驚醒好夢,再不用連臉都不洗、牙沒刷,就往辦公室狂奔。

若干年後,終於實現了彈性的工時。不僅如此,隨著自己混成資深人員,可以想幾點上班就幾點上班,哪怕在家辦公也沒人說你。可是我發現,當初期望的幸福又跑得無影無蹤。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沒有鬧鈴,早上也沒了睡懶覺的福氣。甚至天不亮就醒來,無所事事的瞪眼到天明。雖然沒人再要求你,可是按時起床、工作卻成了習慣,彈性工時與幸福哪有什麼關係!

回憶幾十年的工作經歷,我還發現,每換到另一個單位時,都會有一個感覺令人討厭的主管,往往都會找我的麻煩。於是,每每總是希望這個主管調走,並固執地認為:只要這個人調走,工作就會很開心。有幾次,他不走我走,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可是,每一次都會發現,無論到哪?,各形各色的和我作對的主管都如影隨形。於是又開始憧憬:哪天媳婦熬成了婆,到我能說了算,不用再受主管的氣,那一定很幸福。

若干年後,終於熬出了頭:自己當上高級主管,可以頤指氣使,讓別人看我的臉色了。可是我發現,當初渴望的幸福還是沒有來。因為,雖然沒有人再對你說三道四,但是,怎麼什麼責任都要我負,大事小情都要我拍板,心怎麼這麼累呢?而且,周邊的人怎麼都變得如此虛偽,自己放個屁,別人都會說香。

於是,天天開會、應酬、聽彙報、佈置工作,忙得像個陀螺一樣的我,又開始新的憧憬:哪天能夠活得悠哉遊哉,不用再管那麼多事,想釣魚就釣魚,想打牌就打牌,不用再看那麼多虛偽的面孔、聽那些肉麻的假話、看那些枯燥的檔案,那才是幸福。


光陰似箭,轉眼退休了,真的再沒有人要我負任何責任,當初煩人的電話也不再打來,門庭也真的冷落到鞍馬稀,所有時間都屬於了自己,我卻發現,當初渴望的幸福哪裡是什麼幸福,簡直就是人走茶涼的冷落和無盡的孤獨。 

於是,一個人坐在殘陽下,開始思考人生:我這一生,從小到大,從大到老,都覺得如果怎樣,明天就會得到幸福,可為為何在一個個願望實現後,幸福依舊沒有來?這時候,才算真正明白了一句話:「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一切其實盡在當下。


如果你覺得現在不幸福,總覺得改變了才是幸福,或者過去了的才是幸福,那麼恐怕一輩子都難有真正的幸福感!


不是嗎?未來的還沒有來,過去的已經過去。如果每一個當下我們不抓住,不去認真對待,總想著看不見的明天或已經遠去的昨天,我們就會永遠生活在緊張和失落中。隨著生命一點點溜走,到頭來留下的只能是三個字:「空悲切」。


所以,如果想知道20年後會不會幸福,就個人心態而言,看看現在的狀態就可以知道:如果你當下感到幸福,20年後也應該會幸福;如果你有太多的東西寄於明天,20年後,這些願望無論是否實現,你都可能不會感到真正的幸福。

道理很簡單,慾望從來不是幸福的源,而是一切痛苦的根。一個慾望滿足了,馬上會產生新的,就像我,滿足了可以隨便喝汽水的慾望,又會產生睡懶覺慾望,週而復始,無窮無盡。


所以,牢記上述教訓吧,幸福就在當下,就在你手中的每一天,甚至每一刻,而絕不在過去或者未來。

第1個人, 一直哭著不要你走,一直拉著你的手說會想你,約定每天打電話, 然後回家繼續玩遊戲。 第2個人,幫你收拾行李,替你做早飯,送你到車站,說:一路順風,然後回去工作。 第3個人,默默的在背後看著你,幾乎看不見他的存在,可他時時刻刻想念你,為你擔心,每天習慣的想你入睡。   當我們回來...

讓你心動的再也感動不了你,讓你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讓你悲傷的再也不能讓你流淚,你便知道這時光,這生活給了你什麼,你為了成長,付出了什麼。   有些人離開就是離開了, 漸漸地,生活會變得沒有什麼不同, 彷彿那個人不是消失了,而是從未曾出現過。 這是我們所希望的,也是必需承認的。 原來我們沒...

Maria Laura修女不祈禱時,她將結婚禮服分送給一百多位沒有錢為自己買禮服的義大利貧苦女孩。 如同服裝設計師Karl Lagerfeld及 Agnes b.,49歲的Maria Laura修女幾乎總是穿著嚴謹的工作服。每天都裹在大片的黑色夾雜著丁點白色的衣服之中。當然,對Maria而言這不是...

昨天出來的時候,我在疑惑,這世界為什麼那麼髒。 所謂的愛情憑什麼就跟性扯上關係。 你知道不知道,我昨天陪我一個從小玩到大的摯友,去打胎。 這種事情,我永遠都不想經歷第二次。 她剛進去的時候,只是面部有點緊張,出來的時候卻是白蒼蒼的臉。 我張開懷抱,去擁抱她。想用自己的體溫去讓她溫暖。 結果,她說了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