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吳建宏 顧問 

在回台灣的飛機上,聽到隔壁有兩位「萍水相逢」的旅客在交談,我並非刻意要偷聽,實在是他們講的太大聲了;還不錯的收穫,從別人的示範,讓我體會到「講話的重要性」。

【寧願當學生,會少一點攻擊】

其中一位炫耀他在大陸的關係多好,另一位則炫耀他的事業多成功,我想他們應該都很怕被對方看扁,所以「傾全力」自我行銷,有一點在「比」大小,暗地較勁的意味。

看起來年紀都不小,為何沉不住氣?剛認識就要「掏心掏肺」給對方看?我想他們應該是「不自主」下,被當時的情境互相所牽引吧?

在大陸,常常跟陌生人見面在所難免,大家第一句話老是問:「你來大陸幾次了?」幾年前我都會誇張多算幾次,免得被對方看扁,最近我則會說:「沒有幾次」,因為你說了這句話,一定有很多「老師」會出現,他們會很「熱心」教你很多事情。

反之若你表現一付「老鳥」的姿態,人家鐵定要「考考你」,不管你怎麼「回答」,他們一定會消消你的「銳氣」,一定要問倒你,逮到機會對你說:「你這點就搞錯了,你看的還不夠深入,大陸不是你想的那樣。」

【說幾分話,先看對象】

在商場談判術中,你有什麼步術,也該是一次一次的展現,尤其是絕招,更非到關頭絕不盡出,而且最厲害的人往往是「故意讓對手鬆懈」,然後伺機再出手,這樣反而得來全不費工夫。

因此若是一下子就告訴對方「我多厲害」,真的很真噁心,而且你可能一下子就把自己賣光了,人家對你可能很快的就興趣缺缺。

身懷絕技是否要「深藏不露」?這要看對象而定,如果去酒店對坐檯小姐吹噓自己多有錢、多有地位,那真是很無聊;若對著「屬下」吹噓,那你是否想自抬身價?擔心屬下看不起你?若是面對「長輩」呢?最好找個「搭檔」來替你吹捧,因為自己賣瓜說瓜甜,實在也很不得體。

【真人往往不輕易露相】

回想我年輕時候,最怕「被看扁」,所以拼命的「裝」有學問,但是常常被看穿,而也有出糗的時候,慢慢的年紀越來越大,腦子裡的學問也成長了,卻變的越低調,覺得「有寶貝,怎麼可以亂現?」

我跟一群陌生人一起聚餐時,我就常交代同伴「不要介紹我的身分」,也不必吹捧我,因為一旦被誇太多,反而壓力很大,有時也會「被問的很煩」,甚至有人根本是「拷問」你,那麼吃這一頓飯就不輕鬆了。


你從不曾問我的名字,也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只會在最忘情的時候,喊一聲寶貝,是怕叫錯吧。每次見到你,我都瞪大了眼睛,一遍遍地看你,你的臉龐,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還有鼻翼上那顆小小的黑痣。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然而,每次想你,記憶裏的笑容都是模糊的。 你問我為什麽每次...

認識你之前,我依然喜歡笑,只是我已經忘了我自己。我對什麽都不期待,對什麽都不相信。我假裝自己開心,什麽都裝作沒關系。對任何事都絕口不提,對任何事都保持著極高免疫力。 我努力讓自己變得寬容。我每天看別人戀愛,看兩個人幸福。是的,寬容讓我允許別人比我幸福。我鄙視沒有愛情的人,當然這裏包括我。 我把自己...

1.人最軟弱的地方,是舍不得。—— 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感情,舍不得一份虛榮,舍不得掌聲。—— 我們永遠以為最好的日子是會很長很長的,不必那麽快離開。—— 就在我們心軟和缺乏勇氣的時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分手後,我還認識你,不過不再想見你,你過的好,我不會祝福你,你過的不好,我也不會嘲笑你,因為我們從此陌生,你的世界不再有我,我的世界不再有你。我不能再珍惜你,抱歉,我失去的,也是你失去的。 很偶爾的,你會找我,聯系我,你的突然出現,還是會挑撥我的心弦。只是,我也學會對你偽裝了,不冷不熱,不鹹不淡,笑...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