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人說: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生與死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而是我就站在你的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然後有人接著說: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when i stand in font of you, 

Yet you can’t see my love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But 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 

Yet cannot be together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But when plainly can not resist the yearning,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而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when plainly can not resist the yearning,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不是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裡 


But using one’s indifferent heart 

to dig an uncrossable river for the one who loves you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


這個季節很美,我期盼和你一起待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在那裡沒有了外界的嘈雜,只有我們彼此的呼吸;我願勇敢遞上一枚樂維斯向你求婚,和你相伴走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但這個季節已經逝去,因此只能在下一季,希望你能夠等我到下一季。 我們能夠在一起,真好! 你說你喜歡和我走在那不知名的小路上,我們一起並肩前行,回憶...

文/方廣 在法國南部馬爾蒂夫的小鎮上,有一位名叫希克力的男孩。在他16歲那年,與他相依為命的父親不幸患上了一種罕見的肺病。希克力陪父親輾轉各大醫院,醫生們都束手無策,只是建議說:“如果病人能生活在空氣新鮮的大森林裡,改善呼吸環境,或許有一線生機。”但這到底有多少希望,他們也...

我好想找一個人懂我,好想好想,其實我的要求並不高,並不高,只要有那麼一點點就行,就行下雨了,能有有個人陪我一起走在雨中,或者送我一把雨傘,或者接我。想她和我一樣喜歡雨,站在雨中感受她的純淨,它的寧靜,我喜歡自然,喜歡雪,想和她看雪花飛舞,想和她打雪仗,和她堆雪人,累了渴了可以開心的彼此依靠看那雪花慢...

幸福是人生的一大追求,幸福的人生讓人羨慕現實世界是殘酷的,幸福一天容易獲取,幸福一年就有些難度,幸福的一生,對大多數人來說,那是夢想中的天堂。在你拼著性命追求幸福的時候,你正在痛苦之中,然而追求到的幸福感是暫時的,就如同不幸一樣,隨著時間的流逝,幸福感以及不幸感都會隨之淡化如果你不在想著自己是否幸福...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