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往往很多人在抉擇伴侶時,容易東想西想,不知所措,就是因為害怕一時做錯決定,看錯人,造成終生的遺憾。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伯納說:「此時此刻在地球上,約有兩萬個人適合當你的人生伴侶,就看你先遇到哪一個,如果在第二個理想伴侶出現之前,你已經跟前一個人發展出相知相惜、互相信賴的深層關係,那後者就會變成你的好朋友,但是若你跟前一個人沒有培養出深層關係,感情就容易動搖、變心,直到你與這些理想伴侶候選人的其中一位擁有穩固的深情,才是幸福的開始,漂泊的結束。」

愛上一個人不需要靠努力,只需要靠「際遇」,是上天的安排,但是「持續地愛一個人」就要靠「努力」,在愛情的經營中,順暢運轉的要素就是溝通、體諒、包容與自制(面臨誘惑有所自制)。

有些人總是被「際遇」所迷惑與苦惱,意念不停、慾念不斷、爭逐不散,而忘了培養經營感情的能力才是幸福的關鍵。

所以不要去追問到底誰才是我的Mr.Right,而是要問在眼前的伴侶關係中,我能努力到什麼程度、成長到什麼程度,若沒有培養出經營幸福 的能力,就算真的Mr.Right出現在你身邊,幸福依然會錯過的,而活在猶疑與遺憾當中,這不就是典型「愛情虛無症」的遭遇與心態嗎?

若你此刻已有一位長久相伴的伴侶,不要再隨便三心二意地猶疑了,我們往往不易察覺感情中的一個陷阱,就是經濟學中的鐵律「邊際效益遞減法則」,跟你在一起越久的人,就越容易麻木與忽視,而新鮮的「際遇」總是那麼動人可愛。

在感情對待中,難免有摩擦與無心的傷害,而且論得罪自己的次數累加起來最多的 人,當然是跟我們在一起最久、最親近的人。而新歡呢,又還沒開始有得罪你的機會,再加上他的刻意討好,所以新歡怎麼看怎麼可愛,舊愛怎麼看怎麼討厭。但別忘了,新歡身上總是有不確定的未知數,舊愛身上就是有難得的熟悉感、確定感、信賴感。

千萬不要隨便在偶然的「際遇」中迷失了自己,錯放了幸福溫暖的手。

所以蕭伯納的話,是要提醒情人不要太鑽牛角尖於尋覓那唯一,應該把精神用在學會經營幸福的能力上,同時也提醒我們「溺水三千隻取一瓢飲」,若有幸遇到了難得的伴侶,就不要再三心二意了,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一生何時會遇到兩萬個其中的幾個,所以要知福惜福、活在當下。

勇氣終於作了這個決定,別人說我怎麼不理,只要你也一樣的肯定,我願意天涯海角都隨你去。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溫習說服自己,最怕你忽然說要放棄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人潮擁 擠,我能感覺你放在我手心---你的真心。

打從她記事時起,大舅就好像不是這個家的人。記得第一次看見他的時候,他剛被收容所送回了家,和街上的叫花子沒有多大的區別。外婆在屋里大聲地罵,他蹲在一旁小聲地哭,像受傷的小動物。那麼冷的天,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爛爛的單衣。門口圍了一群看熱鬧的鄰居,對著他指指點點。不多久外公回來,一見他這樣子,就跑到門背後拖...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對情侶在咖啡館裡發生了口角,互不相讓。然後,男孩憤然離去,只留下他的女友獨自垂淚。心煩意亂的女孩攪動著面前的那杯清涼的檸檬茶,洩憤似的用匙子搗著杯中未去皮的新鮮檸檬片,檸檬片已被她搗得不成樣子,杯中的茶也泛起了一股檸檬皮的苦味。女孩叫來侍者,要求換一杯剝掉皮的檸檬泡成的茶。侍者看了...

跟很多普通的故事一樣,我是個特困生,是村子裡惟一的大學生,學校其實很一般,不過是本科,而且我的高考成績是全縣第一,爺爺說這就是狀元啊,他堅持要擺酒席,要請客,我們那麼窮的家,終於看到希望了,終於有人要到北京去唸書了。但是,他們不知道我在城裡同學面前是多麼自卑,不知道我是怎樣費盡心血去學普通話,練英文...

平淡的日子有持續了一個星期。 這天正好是週末。剛下班,許勇給我打來電話。我一點都不驚訝他是如何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畢竟,他是我的上司。 到家時丁宇興致盎揚地說兩人一起去湖濱公園,因為從今天起免費對遊人開放。我歉然說道晚上同事約著一起聚會。看得出丁宇很失望,但轉而他有笑說玩開心點。 皇倫飯店是本市一座...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