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彙整整理/luckysadness、摘自/《93歲的老媽說:我至少要活到100歲》( 米澤富美子 著/新自然主義)、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不期待「有空」!等待,不如善盡每個當下...

為了媽媽的遠距離照護,我往返東京和大阪時都搭乘新幹線。在東京,從距離自家最近的品川車站上車,然後在新大阪車站下車。

經常有人對我說,他看到我走在新大阪車站裡,或說在品川車站看到我。我如此頻繁的搭乘新幹線,次數多到我以為JR若頒發我獎狀也不稀奇,因此會在品川車站或新大阪車站目擊到我的機率當然很高。

每當有人說他曾看到我時,我都會說:「唉呀,看到怎麼不叫我呢?」不過我在想,自己當時的模樣應該讓人叫不出口吧!牛仔褲配T恤的照護裝束,加上一頭亂髮,完全就是不知哪來的大媽(老婆婆?)。習慣我平日出席演講等場合總是套裝打扮的熟人,一定會被我的休閒裝扮給嚇到吧!

想必我當時看起來也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因為如果不能保持氣貫小腹,就無法面對照護的重任。

 

不期待「有空」,活在這一秒

不期待「有空」!等待,不如善盡每個當下...

照護媽媽一年半後的2008年夏天,媽媽因為脫水症狀住院。

為了照顧媽媽,我暫停了每星期的個別健身訓練和太極拳課。

個別健身訓練是聘請專屬教練的一對一指導課,我已經持續了好幾年。每次大約一小時,由教練和我對練,因此是很吃重的訓練,每次上完課總是汗水淋漓。儘管如此,我還是咬牙苦撐過來,也多虧了這一番苦練,我的腿腳有力,大腿和臀部肌肉緊實。

太極拳則是我在2007年前往中國旅遊前開始學的,沒想到太極拳也需要大量使用臀腿的力量。個別健身訓練是我的「基礎」,太極拳則好比是「應用」。

因為媽媽住院而暫停的個別健身訓練與太極拳課,到2009年媽媽第二度住院為止,正好整整中斷了一年。每天為工作和照護忙不過來的我,也沒把它放在心上,總以為「等我有時間」就會再繼續。

媽媽二度住院之際,醫生要我們把媽媽想見的人都找來時,媽媽說:「我還要努力活下去。」她也真的活過來了。

看到出院後失能狀況惡化到要介護度五的媽媽,我覺悟到自己今後只會越來越忙,「等我有時間」的時間不會到來。

我等著自己有時間以後要做這個、做那個,心中隱隱期待著快點把照護工作給完成。然而,等待著「有空的時候」,就等同是等待著與媽媽訣別的那一天。為了打破這個僵局,唯有平時就盡量去實現自己想做的事。不是去期待「等我有時間」的那一天到來,而是以現有的條件,善盡每一個當下,除此以外別無他法。

 

面對照護,生活態度也要堅強

不期待「有空」!等待,不如善盡每個當下...

有了這樣的覺悟以後,我重新展開個別健身訓練和太極拳課,可以想見,日子又多了好幾倍的忙碌,而在這期間,我還出席了兩場太極拳大會。

媽媽即使健康惡化到要介護度五,老人家仍毫不氣餒的努力活著,我怎麼可以輸給她。我一面用手確認自己的腰腿肌肉,一面對自己信心喊話:「來吧!有了這一身肌肉,照護也不怕!」

照護是體力決勝負的作業,我這輩子就屬現在的腿力和臂力最強壯,面對媽媽的照護工作,我自己的生活態度也要堅強起來。

 

【延伸閱讀】

未來,誰來牽我走、伴我走?

心念一轉,懊惱中的小確幸

 

【更多精彩內容請上《退休好幸福》&《退休好幸福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知己:我是未出版 情人:我是海外版 二奶:我是純盜版 妻子:老娘是正版   知己:我是他的糖 情人:我是他的鹽 二奶:我是他的酒 妻子:我是他的水   知己:我懂他的思想 情人:我愛他的情調 二奶:我愛他的鈔票 妻子:我愛他什麼?   知己:我們不談轉正 情人:我沒想...

有時候想一想,丈夫這東西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讓妻子為他們操碎了心,直到老得連心都麻木了,他才明白妻子的好,才開始對妻子好。 (圖片來源:台視偶像劇《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截圖)   一般結婚三年後,他們開始對婚姻感到厭倦,經常發出婚姻是墳墓的感嘆。對妻子越來越挑剔,要求也越來越多,希望自己的...

我藏不住秘密,也藏不住憂傷,正如我藏不住愛你的喜悅,藏不住分離時的徬徨。我就是這樣坦然,你捨得傷,就傷。   如果有一天,你要離開我,我不會留你,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 如果有一天,你說還愛我,我會告訴你,其實我一直在等你; 如果有一天,我們擦肩而過,我會停住腳步,凝視你遠去的背影,告訴 自...

O型血的人──很重感情,只要是真心認定的朋友,都會真心對待。O型血的人──不習慣主動和別人套近乎。O型血的人──可以看著喜歡的人轉身離開,望著他(她)的背影流淚卻不會開口挽留。O型血的人──不開心的時候會故意隱藏自己,總是想把自己裝的更獨立更堅強。O型血的人──表面堅強,嘴巴硬,其實內心很容易受到...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