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時候想一想,丈夫這東西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讓妻子為他們操碎了心,直到老得連心都麻木了,他才明白妻子的好,才開始對妻子好。

丈夫這東西,老得下面柔軟了,心才開始柔軟!

(圖片來源:台視偶像劇《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截圖)

 

一般結婚三年後,他們開始對婚姻感到厭倦,經常發出婚姻是墳墓的感嘆。對妻子越來越挑剔,要求也越來越多,希望自己的妻子既有閉目羞花之貌,又有高貴端莊的儀態;既能像僕婦一樣地操持家務,又能像三級片明星一樣在床上有火辣的少兒不宜的表演。這幾項功能分開都沒有什麼高難度,放在一起操作可就難了:有高貴儀態的女人,打死也不可能像僕婦一樣操持家務;像僕婦一樣的女人,打死也不可能在床上有三級片明星那樣的表演。

 

這時如果妻子問他:「你一輩子都愛我嗎?」他可能心想:「要一個男人一輩只愛一個女人是極不人道的,極殘酷的。」妻子又問他:「下輩子我們還要在一起做夫妻嗎?」他可能心想:「現在我就已經煩到想逃了,如果下輩子還要跟你在一起生活,我寧願投胎不做人,去做豬狗。」

 

他們開始在外面偷情,如果不幸被妻子發現了,他們幾乎會異口同聲地辯解:「我只不過是玩一玩,又沒當真,你這麼憤怒幹嗎?」好像他們偷情是正常的,而妻子生氣是非正常的。如果妻子說:「好,那我也去玩一玩。」他雙目一瞪,吼道:「男人可以玩,女人不可以玩!」這簡直是強盜邏輯嘛。妻子如果依然不依不饒地跟他吵鬧不休,他會毫不留情地提出離婚,並且把離婚的所有責任都推到妻子身上,說她素質低、沒情趣、不理解他。

 

可是如果妻子真的義無反顧地答應跟他離婚,他又著急了,心裡會產生一種被人拋棄的感覺,想著將來沒人給自己洗衣、做飯、問長問短,會很可憐。而且要把大部分財產分給妻子,會很心疼。於是他們不再談離婚的事,並且擺出一副好好過日子的模樣。

 

他們到了四五十歲,都會很恐慌,因為真切地體會到自己在變老,如果事業又不成功,便會覺得自己活在一片滯重、深沉、枯燥、乏味的泥沼地裡他們不甘心就這樣老去,渴望有新的戀情萌芽誕生,渴望借少女的青春來讓自己回到活力旺盛的從前。他們被這種想要最後燃燒一次的情緒所折磨,一旦有機會,便會深深陷於這種愛戀之中,不能自拔。

 

可是,這時候的愛情,開始時如海嘯來勢洶洶、一發不可收拾,結束時如海嘯過後的海岸線一片狼藉、滿目瘡痍。這段愛情一旦結束,丈夫們的精力也就衰竭了,開始加速度地蒼老下去。

 

直到他們老得下面柔軟了,對妻子的那顆心才開始柔軟,開始帶著妻子上街吃飯購物,給妻子買禮物,甚至在公開場合情深意切地發表愛的宣言,感謝妻子多年來對他執著的愛。

再接下來,他們開始想念的不是從前美好的日子,而是從前美好的晚上。他們在什麼地方都能睡著,電視機前、沙發椅上、火車上、大巴上,但是躺在自己的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他們在餐廳吃飯,拚命地研究菜單,卻不去看那性感的女招待。他們不再抱怨婚姻這個墳墓,而是非常慶幸自己擁有這個墳墓,否則真是死無葬身之地啊。

 

現在許多女人有自己的事業,不用急著嫁人,找長期飯票,因此很矛盾,不知道該不該要丈夫這東西。不過我還是建議要一個,與其一個人孤苦伶仃地要死要活,還不如找一個丈夫這東西,兩個人一起來要死要活,起碼熱鬧。

文章來源

  圖片來源:care.qm120.com   我告訴你說:“我今天掃樓梯時,差點兒從樓梯上摔下來。”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說:“親愛的,小心點兒。”但你說:“掃慢點,不就得了。” 我傷心,我覺得你一點兒不愛我,...

這類人對伴侶是渴求的,對戀愛是瘋狂的,但他們的心態上卻盡有千千結,在腦筋上也是死命鑽牛角尖。他們總是偏執地製造悲劇情節,是一種情緒上的自我虐待狂。 1、悲情主義 這類人對伴侶是渴求的,對戀愛是瘋狂的,但他們的心態上卻盡有千千結,在腦筋上也是死命鑽牛角尖。他們總是偏執地製造悲劇情節,是一種情緒上的自我...

1. 你不問,我不說,這就是距離;你問了,我不說,這就是隔閡;你問了,我說了,這就是信任;你不問,我說了,這就是依賴。(圖片來源:電影《狼少年》)2. 走不進的世界就不要硬擠了,難為了別人,作賤了自己,何必呢?3. 有時候,不小心知道了一些事,才發現自己所在乎的事是那麼可笑。4. 誰不虛偽,誰不善變...

我快要結婚了,而我的好好先生,是我做援交時認識的。我是一個援交女,18歲的時候開始出來做,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在很多人心目中,做援交的都是貪錢女。我本是一個寡言愛笑的平凡女生,樣子ok,我不愛名牌,身上穿的衣物也只是數十元(港幣,下同)。曾經談過一次戀愛,他是一位花心的運動型男生,我很保護自己,不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