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旬老人照顧癱瘓丈夫40載稱一生只為”愛情”

40年如一日,新疆阿克蘇拜城縣70歲老人悉心照顧癱瘓丈夫不離不棄,在當地傳為佳話,被縣里評為道德模範。陳曉增攝

40年如一日,新疆阿克蘇拜城縣70歲老人悉心照顧癱瘓丈夫不離不棄,在當地傳為佳話,被縣里評為道德模範。

1973年春,丈夫在煤礦井下作業時受傷,導致下肢癱瘓,當時,大兒子才8歲、小兒子出生僅18天。面對癱瘓的丈夫和嗷嗷待哺的4個孩子,她強忍悲痛、擦乾淚水,做出了一個讓常人難以想像的決定——用愛撐起這個即將支離破碎的家。她就是新疆拜城縣第一屆道德模範、家住縣城華庭小區、今年已70歲的徐桂蘭。

40年過去了,當年的美麗少婦如今成了花甲老人,她仍然無怨無悔地照顧癱瘓在床的丈夫。3月初,記者一行來到徐桂蘭家,見到了這位堅強的老人,了解到了她演繹的40年不離不棄照顧癱瘓丈夫辛立峰的真情故事。

徐桂蘭與辛立峰是同鄉,老家在山東濟南市郊的一個農村。1962年,他與辛立峰同在濟南市一家農場上班。經人介紹,次年,她與辛立峰結為伉儷。

婚後,在徐桂蘭眼裡,丈夫是個好男人。他雖然不善言談,但是忠實本分。在單位,工作認真負責,積極肯幹。在家裡,主動干家務活、照顧孩子,承擔起作為一名丈夫的責任。他樂於助人,好友成群。工作、生活之餘,他經常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助身邊的同事、朋友。

“在我們倆婚後的10年時間裡,無論是親人,還是同事、朋友,都誇讚我找了一個好丈夫。”當天,徐桂蘭仍然很自豪地告訴記者。

1965年,徐桂蘭與丈夫響應國家的號召,作為支邊青年來到新疆,分配到拜城縣橋爾塔拉煤礦工作。

1973年3月的一天,辛立峰作為煤礦一名打眼工像往常一樣從事井下作業。怎料在作業過程中,他被煤塊砸傷腰部,造成脊椎粉碎性骨折。

“聽到丈夫受傷的噩耗,我感覺天快塌下來一樣,把孩子放到床上後,哭喊著往醫務室跑。”徐桂蘭說。那時,身邊的同事擔心徐桂蘭因情緒激動出現意外,緊緊抱住她、安慰她。“丈夫受傷的那一天,小兒子辛剛出生僅18天,當時,我不顧一切要見到受傷的丈夫,想掙脫同事的阻攔。掙扎中,上衣(舊式衣服)的雙排釦子被拽掉了。”徐桂蘭回憶說。

徐桂蘭很難接受丈夫受傷的事實,幾乎痛不欲生。“在丈夫受傷後的一段時間裡,我天天在傷心中度過,連餵小兒子的奶水都沒有了,只能以其它湯水代替。” 徐桂蘭說。

辛立峰受傷後,在拜城縣人民醫院接受治療。由於當時的醫療條件有限,一年後,徐桂蘭在娘家人的幫助下,將丈夫轉到山東省立第二人民醫院接受治療。雖然住院治療2年、把脊椎接上了,但已造成終身下肢癱瘓。

辛立峰出院後,徐桂蘭把丈夫帶回新疆生活,承擔起照顧丈夫的重任。

愛情兩個字好辛苦。每天,徐桂蘭早早起床,燒水給丈夫洗臉、擦身,接著換床單、倒尿壺、洗尿布、換沾有大便的衛生紙,給房間通風換氣。安頓好丈夫,她就去做飯,給丈夫餵飯,自己匆忙吃點,便給丈夫按摩。之後,她收拾碗筷,安排孩子們上學。夜晚,丈夫需要大小便或因身體不舒服,徐桂蘭會趕緊起床照顧他。

前些年,每隔幾個小時給丈夫翻身、陪同丈夫聊天解悶、抱著丈夫活動或者坐臥以免總躺著生褥瘡,成了徐桂蘭每天的必修課。這些年,隨著年齡的增長,徐桂蘭每天依舊給丈夫翻身,幫助其排尿、排便。丈夫喜歡看報、聽音樂,徐桂蘭在適當時機扶著丈夫坐在床頭,在前面放一張小桌子,放一個​​小收音機,供他聽廣播或看報、寫字。前幾年,還專門在房間放了一台電視機。

在計劃經濟年代,米、面、油都是定量供應。為了讓一家人吃飽,徐桂蘭經常背著丈夫到離家一公里外的地方去採摘楊樹葉、樺樹葉、榆樹葉等,回家後稍微拌點面偷偷地吃,甚至有時還將榆樹皮清洗後當飯吃。“其實榆樹的花也能吃,感覺很有味道。現在生活條件好了,可以經常買肉吃。”徐桂蘭笑著對記者說。

起初,看著每天操勞的妻子,癱瘓在床的辛立峰情緒很不穩定。“像我這樣的人,不如死了算了,你完全可以用不著這樣照顧我。”知夫莫過妻,儘管丈夫在數次聊天中沒有說出“離婚”二字,但徐桂蘭讀懂了丈夫的心思。

“我離開了這個家,你和孩子們怎麼辦?我不會離開你,我會一直陪伴在你的身邊。”一想到丈夫糟糕的心情,徐桂蘭也會躲起來偷偷地哭,哭過之後依然笑著安慰丈夫,鼓勵他面對現實,笑對人生。

當記者問及照顧丈夫這一無悔的選擇時,徐桂蘭的回答讓人為之感動:“丈夫受傷前的10年間,我們夫妻倆的感情很好。丈夫雖然癱瘓了,但人還是那個人,感情還是那份感情,照顧丈夫是應該的,為了愛情我不能放棄。有他在我們身邊,我們的家才是一個完整的家。”

40年來,辛立峰基本上沒得過大病,這自然要歸功於徐桂蘭的精心照顧。採訪時,隨行的拜城縣社科聯主席、外宣辦副主任劉斌感嘆道,辛立峰雖然癱瘓臥床很不幸,但有老伴照料得這麼好,也算是幸運了。

“沒有妻子的悉心照顧,40年前我就不在人世了。下輩子我還要娶她為妻,一定要給她幸福。”今年77歲的辛立峰說。

徐桂蘭說,是各級領導和社會各界的關心,讓她與丈夫重拾生活的信心。

40年來,徐桂蘭只回過老家濟南3次,其中2次是為了丈夫治病的需要,一次是母親去世之時。“我是個不孝女,平常未能在父母親跟前盡一份孝心,只是回家時囑咐弟弟照顧好父母。最讓我感到遺憾的是,在父親去世前夕,也未能與他見上最後一面。”徐桂蘭哽咽著說。

40年風雨兼程,40年相濡以沫,徐桂蘭用艱辛的愛撐起了一個家。“40年前,我做出了照顧丈夫一輩子的決定,40年後的今天,我將仍然踐行這個承諾,不管以後的路有多艱辛,我願與他攜手並肩共度餘生。”採訪結束時,徐桂蘭堅定地告訴記者。

愛情也是有保鮮期的,一旦過了激情期就會回歸平淡。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實,從邁入結婚殿堂那一刻開始,男人的身體就開始癢了。七年,只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臨界點而已!                    ...

「閨蜜」這個詞,最近真是各種被黑、被防、被吐槽,其實那些需要小心提防、需要時時刻刻留心的人,哪兒算得上是什麼閨蜜。這個世界總還是有值得讓大家相信的閨蜜情誼,比如在一起15年的twins,年少輕狂的時候一起瘋,掌聲鮮花一起分享,挫折和灰暗一起分擔。這樣的感情也許很難遇到,所以才需要倍加珍惜,其實真正的...

            人們往往無法理解愛到底是什麼(示意viawww.pingxiaow.com)   1、有一天,你會感謝他的離去,是他的離去給你騰出了幸福的空間。 2、獨處的確是一種檢驗,用它可以測出一個人靈魂的深度,測出一...

「范爺」為了美究竟是有多拼!   《武則天》劇組的時間都以秒計算,為節省時間成本,通常在前往片場的路上范冰冰就已將面膜敷在臉上。電梯間裡,范冰冰「面膜俠」‍ 的異樣裝扮尤其引起了注意。     據說「范爺」可以一年狂貼1000張面膜,只要一有空閒就會...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