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突然接到通知,需要再加兩個小時的班。女人給男人打電話,告訴他可能得晚一點兒回家。男人說,嗯,我也剛下班,在路上,你大約什麼時間回來?女人剛想告訴他還得兩個小時,手機就沒電了。女人想找個公用電話,再想想還是算了。老夫老妻了,兒子都讀了中學,還用如此浪漫?

終於下了班,女人匆匆往家趕。已經很晚了,她想這時男人一定候在客廳,把空調開得很暖。餐桌上應該還擺了溫熱的飯菜,肯定有女人喜歡的那道。想到這裡,女人笑了,加快了腳下的步子。卻突然,在離家二十多米遠的地方,她看到了男人。



男人站在黑暗裡,只是一個模糊的灰色輪廓。但她知道那是男人。女人對男人太熟悉了,熟悉到可以辨認出他的一根髮絲,一個噴嚏,一縷氣味,甚至一個影子。女人輕聲說,嗨。男人就走過來,他說怎麼現在才回來?好像男人正發著抖。天很冷,夜風把人的衣服,一點一點地刮透。

女人說你在這裡幹什麼?男人說有條溝……記得早晨還沒有溝呢……可能在搶修煤氣管道……他們也不亮個警示燈……你得從這邊繞過來。男人領著女人,小心翼翼地繞過那條溝。女人說你等在這裡,就為了告訴我有一條溝?男人說是。這麼冷的天,萬一摔一跤,可不是好玩的。男人低頭上了樓梯,聲控燈忽明忽暗。突然, 女人覺得男人像一個熱戀中的男孩,寒風中,正忐忑不安地等著他的心上人。

進了屋子,男人急急地去開空調,急急地從冰箱裡拿出凍魚凍肉。女人愣一下,她說你一直沒有回家?男人說是啊。女人說下了班,你就一直等在那裡?男人說是啊,本想打電話告訴你小心點,可是你手機沒電了。女人說你在那裡等了兩個多小時?怎麼不先回家取取暖?男人說萬一我回來的時候,你也剛好回家呢?溝那麼深,又沒亮個警示燈……晚飯想吃紅燒肉嗎?女人說從那裡回趟家添一件衣服,不過兩三分鐘,你怕我在這兩三分鐘內回來,就一直不敢離開?男人說是啊是啊……吃不吃紅燒肉?

女人有些感動。好像男人並不像熱戀中的小男孩。他是一個深沉細心的父親。男人的鼻子紅紅的,突然打一個響亮的噴嚏。女人走過去,從男人的手上搶過圍裙。突然她發現男人咧了嘴巴,眉頭輕輕地皺。女人忙擼開他的褲腿,她發現男人的膝蓋鮮血淋漓。女人說你快去歇著,找個創可貼貼上。男人笑笑說不用了,兩個多小時,早已經長痂了……我說你到底吃不吃紅燒肉?

愛情是什麼呢?應該不是那種年年月月天天時時分分秒秒的相守吧?其實真正動人的愛情,只是在某一個時刻,只是在某一個最微小的時刻,一秒鐘,都不敢離開。

(網路轉載)

出處來源:http://feihomebook.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252067

小的時候,明亮溫暖的下午,她會站在他家的窗下,高聲喊著他的名字。然後他會從窗口探出小小的腦袋來回答她:“等一下,3分鐘!”但她通常會等5分鐘,因為他會躲在窗簾後面,看著她在開滿花的樹下一朵一朵地數著樹上的梨花。當他看到分不清哪個是花,哪個是她的時候,才會慢吞吞地下樓去。她看...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每當朋友抱怨著婚姻如何讓彼此受傷,折磨、美好殆盡、夢想幻滅。我就回憶起一段往事……… 他們是我見過最美滿、最相知的神仙眷屬,十一年的攜手人生路,一路只有愛、學習、體諒和寧靜,但是,卻無法共吟白首,我記得「天若有情天亦老」的句子,只是恨天,常...

什麼叫做‘福’,福是禍的相反。什麼叫做禍呢?禍是災殃、是禍患。按說,人生世間,沒有災殃禍患就是福,無奈人在福中不知福,並不以為沒有災殃禍患的平安日子就是福,而是'心無厭足,惟得多求。 '要追求更多的福——包括著求名求利、求官求勢,攫取佔有,永無止境的追...

小時候我很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幫忙媽媽檢查回來的蛤蜊 裡有沒有壞的。蛤蜊的外殼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是如果一不小心讓一 個臭掉的蛤蜊混在新鮮蛤蜊中,那整碗湯就都糟蹋了,所以雖是小事 一椿,我可一點也不敢掉以輕心,並將此神聖的使命視為莊嚴的儀式 ,用虔誠又恭敬的心情在做這件事。 檢查的方法是用左手先拿住一...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