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日常生活中,一些女士經常問他的愛人這樣一個問題:

“我和你母親還有孩子同時掉到河裡你先救誰?”

男士會毫不猶豫的說:“我都救”。

女的說:“不嘛,只能救一個,你救誰?”

這下男的就認真思索了:“我不救母親會被人罵不孝,不救孩子會被人罵心太狠,不救老婆會被人說無情。但母親只有一個,孩子是親骨肉,老婆可以再娶啊!”

但他又想這是假設又不是真的,就心不由衷地對女士說:“我先救你!”

女的說:“真的?為什麼?”

男的說:“因為我愛你!

女的嘴裡說“你騙人”,但心里美滋滋的。

下面我們看看一個女士怎樣回答這個問題的。

故事發生在一所大學。

在快下課時,教授對同學們說:“我和大家做個遊戲,谁愿意配合我一下。”

一女生走上台來.

教授說:“請在黑板上寫下你難以割捨的二十個人的名字。”

女生照做了。

有她的鄰居、朋友以及親人等等。

教授說:“請你劃掉一個這裡面你認為最不重要的人。”

女生劃掉了一個她鄰居的名字

教授又說:“請你再劃掉一個。”

女生又劃掉了一個她的同事。

教授再說“請你再劃掉一個。”

女生又劃掉了一個......最後,黑板上只剩下了四個人,她的父母、丈夫和孩子。

教室非常安靜,同學們靜靜的看著教授,感覺這似乎已不再是一個遊戲了。

教授平靜的說:“請再劃掉一個、再劃掉一個。”

女生遲疑著,艱難的做著選擇......她舉起粉筆,劃掉了父母的名字。

“請再劃掉一個。”身邊又傳來了教授的聲音。

她驚呆了,顫巍巍地舉起粉筆,緩慢而堅決的又劃掉了兒子的名字。

緊接著,她哇的一聲哭了,樣子非常痛苦.

教授等她平靜了一下,問道:“和你最親的人應該是你的父母和你的孩子,因為父母是養育你的人,孩子是你親生的,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再尋找的,為什麼丈夫反倒是你最難割捨的人呢?”

同學們靜靜地看著她,等待著她的回答。

女生平靜而又緩慢地說道:“隨著時間的推移,父母會先我而去,孩子長大chen人後肯定也會離我而去,真正陪伴我度過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


鄉下小村莊的偏僻小屋裡住著一對母女,母親深怕遭竊總是一到晚上便在門把上連鎖三道鎖;女兒則厭惡了像風景畫般枯燥而一成不變的鄉村生活,她嚮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過收音機所想像的那個華麗世界。某天清晨,女兒為了追求那虛幻的夢離開了母親身邊。她趁母親睡覺時偷偷離家出走了。「媽,你就當作沒我這個女兒吧。」可惜...

8歲,他是我的變形金剛從小,我就很不服氣,他比我早出生15分鐘就當哥。我從來不喊他哥,我直接叫他的名字,指使他幹這干那。我說,餵,許諾,我餓了,給我買個煎餅?子吃!他是那麼聽我的話,搬來小板凳,踩上去,踮起腳尖,小心翼翼地把櫃子上的存錢罐抱下來。我一把奪過存錢罐,霸道地抱在懷裡。我又說,你轉過身去,...

那個春天,她看到所有的枝頭都開滿了同樣的花朵:微笑。大院裡的人們熱情地和她打著招呼,問她有沒有好聽的故事,有沒有好聽的歌謠,她回報給人們燦爛的笑臉,忘卻了自己瘸著的腿,感覺到自己快樂的心,彷彿要飛起來。她感覺自己好像剛剛降臨到這個世界,一切都那麼新鮮。流動著的空氣,慢慢飄散的白雲,耀眼的陽光,和善的...

今天又和媽媽吵嘴,為了做菜時到底放不放味精。上次吵嘴是因為草莓該怎麼洗,上上次是因為洗完頭髮要不要用吹風機,上上上次是上完廁所衛生紙扔哪……爸爸媽媽來南京一個多月了,我們吵嘴不下十幾次,大至理財花錢,小至洗碗用多少洗潔精,花樣百出,應接不暇。雖然和父母相處的氛圍總體來說是...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