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名強暴犯的親口陳述_建議女性朋友一定要看

 

【一名強暴犯的親口陳述_建議女性朋友一定要看】

親愛的朋友們
發生在士林捷運站隨機性侵案件,是不是讓妳們看得膽戰心驚,身為潛在受害者的我們,在社會及司法無法妥善保護我們的情況下,如何自保才是我們該尋求的上策,以下是轉貼自一名強暴犯的親口陳述,請用點時間看完它們,可以的話也請轉呈給你認識的女性朋友們,一名強暴犯的親口陳述,強暴犯尋找目標“容易“不會惹麻煩的女人。

 

這是一篇訪問 “強暴犯“的報告,如果妳沒看過,請仔細看完,如果妳曾經看過,建議妳再看一遍。

 

許多強暴犯認為,具有“被害者“的第一個特質,是她們的髮型。他們最喜歡跟在“綁馬尾“,有髮髻或綁辮子的女性身後,或是其他可以輕易抓住的髮型。他們也喜歡跟住長髮女性,短髮的女性不常會是目標。

 

強暴犯考慮的第二件事是“衣著“ 他們會找尋穿著“可迅速脫去“的女性,他們認為最好的穿著是一件式的罩衫(例如:洋裝,連身裙)因為許多強暴犯會隨身攜帶剪刀,來剪開衣服, 他們亦會跟上正在說大哥大,正在找錢包或在走路時,作其他事的女性,因為她們會毫無防備,而且可以輕易的被控制住,在一天的時間中,他們喜歡在一大早 ( OR ANY TIME ! ) 攻擊和強暴女性(她們此時清爽,乾淨),容易發生攻擊的地點是商站前的停車場,第二名是公司的停車場或車庫,第三名是公共廁所。

 

這些強暴犯所想的就是抓住女性後,他們可以迅速移往第二個地點,使他們不必擔心被抓到,只有 2% 的人,會帶武器(因為被抓到判刑的話,罪較輕)。如果,妳在當下有激烈反抗,他們通常會退縮,因為,只要花了一兩分鐘,他們就會知道,玷污妳是不值得的, 也會浪費過多的時間,強暴犯說,他們不會選上帶著“雨傘“或其他類似物品的女性,因為這可以用來造成防禦的距離。

 

所以,要使強暴犯產生“妳並不是適合被攻擊的對象“的念頭,妳們必須學習下列幾種防衛的方式:


如果有人在街上或停車場中跟著妳,或是在電梯或手扶梯上,直視他們的臉,而且問他們問題。


例如:現在幾點了?或是進行禮貌性的交談。
例如:我簡直不敢相信,這裡會這麼冷?今天天氣真差!
因為,現在妳已經看到他們的臉,而且可以在鏡子後指認他們,妳也因此失去成為他們目標的機會。
如果有人正靠近妳,將妳的手伸至胸前,並大喊站住或退後。
如果女性大喊或表現不怕反擊回去的態度,他們就會離開。

再次提醒,他們尋找的是“容易“的目標,他們要的是一個不會惹麻煩的女人,如果開始惹了麻煩,那麼他將會逃離現場。

如果妳的好朋友,沒看過這篇文章,請妳把這篇分享給她們。

一個男人的告白:「剛好的自尊讓人敬佩,但有一種人有時卻是過分的自尊,這就是一種自卑。咳,我沒說是男人。」女人最大的堅強並不是獨立自主,而是假裝需要男人的照顧呵護,然後,再用它來保護你們的愛情。 越是談戀愛,妳就越是懂男人某種程度就像是小孩子,共同點是需要人哄、需要人騙,但無論如何就是不會去承認自己的...

一個男人的告白:「失戀了怎麼辦?再去愛一個人,這個不行就再換一個,總會有一個不讓自己哭。」一直到某天,當妳發現自己不再哭著醒來時,才終於確定自己已經痊癒了。 妳不再害怕想起他,也不再去刻意避開與他共有的回憶,就連聊天的話題也不需要再迂迴打轉,只為了去閃躲或是去試探。甚至,偶爾在房裡發現沒有清理掉的他...

一個男人的告白:「為什麼要說謊?但我其實也想反問,為什麼非要知道實話?若妳以為實話跟幸福有關聯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說謊,絕對是錯的,這點毋庸置疑。但要求一個人絕對不能說謊,卻也是不對的。 妳想,歲月給妳最大的啟示並不是教妳明辨是非,而是讓妳知曉了這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在大多數時候,我們所經歷的事...

一個男人的告白:「為什麼男人都喜歡越晚婚越好?我想,那是因為想要降低離婚的可能性吧。」常常,單身最叫人沮喪的,並不是別人說「妳一定是眼光太高」,而是,其實妳很想結婚,但別人卻認定妳不想。 「無法結婚」跟「結不了婚」兩者聽起來很像,但其實很不一樣。前者是一種自願,因為還沒有出現那個人,那個讓妳願意點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