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千個男人追你,未必有一個男人真的愛你

極年輕的時候,覺得有男孩子追是很光榮的事,就像小學爭先戴上紅領巾一樣,頭昂昂的。不在乎誰追,你喜不喜歡,甚至認識不認識,有男孩追的女孩才是長大了、有魅力的女孩,不然只是小孩子,還沒有女人魅力。

 

所以很長一段時間我是頗為自卑的,我甚至像接近好學生為提高學習成績一樣,接近一個“桃花運”“男人緣”好到不行的台灣女生。她交過很多男朋友,非常熱情開朗,雖然我非常不解她個子矮又胖,長得不算漂亮只是化妝很閃,還有耳釘怎麼這麼受歡迎。我在疑惑中把一切歸結為她有女性魅力,性格上的。

 

我還讓她教我放電,她說放電就是意味深長盯著一個男人看嘍。她的眼睛很生動,神采奕奕,而我,像發痴。她示範拋媚眼是眼含笑意地看過去,我注重“拋”這個動詞,頭一甩一甩的,把六百度近視的一片空茫“拋”了出去。

 

她常常告訴我們誰誰又追求她了,她在哪裡吃個午飯又被人“盯”上了,對她一見鍾情,要電話。我們就跟著她去餐廳看那個“土耳其混血帥哥”服務生。她說:“看,看,他又向我放電了。”

後來我們一起去打網球的路上,那個“帥哥”趁和我單獨走得比較近的時候說:“你很漂亮啊,有空找我游泳,電話多少?”我嚮往已久的“追求”第一次突然降臨,我卻有​​點厭惡的感覺,毫無快樂驚喜可言。

從那刻起我開始懷疑台灣女友的“女性魅力”“男人緣”。有次她叫我們幾個要好的女生一起吃飯,到了才跟我們說,她男朋友也要來。她的新男友是個黑社會頭目,據她形容很酷,很愛她黏她。她的樣子那麼興高采烈,誰都相信她在熱戀,那個男人很寵她。

她的手機突然響起,她高興地接聽,告訴我們是她男友,電話裡男人的聲音很大,我們都能隱約聽見一些,那個男人毫不客氣問她在哪裡,出來接他。在我們的感覺那簡直是粗魯的,可是看她的臉色語氣笑容,像演戲一樣,聲音嗲嗲的,甜蜜的,好像電話那頭的男人正在溫柔說情話。我和女友們內心都有些震驚,好情緒蕩然無存,面無表情在她掛了電話後,找理由各自紛紛散了。

從此,我覺得什麼媚眼,什麼放電,靠這些勾搭來的男人,都不會真對你好。

後來我知道年輕的女孩子,早晚會有人追的,就像紅領巾有一天整個教室都會戴上。只是魅力大小,數量多少的區別。可是就算對你放電,眼神曖昧,言語表白的男人再多,一般情況你也就是個多項選擇,猛攻一下,不行換人。

追我沒結果的問:“你有女朋友介紹給我嗎?”或者見過我同屋的,明確直接毫不羞澀:“把你同屋介紹給我吧。”也有幾次追我同屋的沒結果,跟我同屋說把我介紹給他吧。

這些男人並不在乎你是誰,沒有特定目標,目的就是要交個女朋友打發寂寞。他們的情不包括“愛”。可是他們卻那麼理直氣壯,你沒意思,我幹嘛白費力氣,趕緊換人,別浪費時間精力。

我有一個女朋友很溫柔,大方得體,又天生麗質,稍稍打扮就艷惊四座,這種人才,追求她的人那當然非常多,從不間斷,幾乎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那麼連家境富裕的小開都絡繹追求也不奇怪,可是怪就怪在她非常想戀愛、被人愛,可惜週末只有我和她做伴,單身,一直單身。

她就找不到一個真正愛她的男人,那些嘴巴殷勤、情話不絕的男人都立意和她談一段有感覺的戀愛,只享受過程,沒有未來。稍稍觸及現實、將來,就語無倫次了,讓她非常失望灰心。並不是強求結果,故意考驗,只是初開始已表現出來的“不可能有將來”“我們只談情不談現實”。

我為她傷心,我也為我自己傷心,從十八歲起,是有很多男孩追了,可是我對他們算什麼?他們就像小孩走進一家商店看見一個不錯的玩具,說我喜歡我想要,然後媽媽不給買,小生氣一下就離開忘記了,尋找別的給買的玩具。

我還有一個女朋友,她不漂亮,沒身材,脾氣還不好,說話非常直,近乎傻氣,可是有一個男生就是喜歡她,情有獨鍾的喜歡她,遷就她,任她發脾氣,很有耐心,常買禮物送她博她一笑。

一般我和她出去,男生只看我忽略她,甚至在我面前說她醜的都有,嘲笑她。可是和她和她男朋友出去,那個男生眼裡只有她,毫無興趣看我,看我的眼神也是漠然禮貌的。我突然覺得自己是她的陪襯,她在寵愛她的男人面前像個高傲的公主,她毋須學習如何討好男人,她任性地做著她自己。我好羨慕好羨慕。

愛你的人毋需多,一個足已。而那些追我的,只是個數字,其實是零。見到比我漂亮的,我毫不懷疑他們會移情別戀;和我一樣的,他們樂意隨時跳槽;比我不如的,主動就好。我是隨時可被替代的,毫無特殊性。

記憶中只有兩個男生可能是真正喜愛我的。一個是第一個說我“好看”,在我十八歲生日前打電話問我腳多大號碼,他說“你總穿一雙鞋,我想買雙新的給你”。還有一個從來都稱呼我“豬頭”,卻永遠隨叫隨到,生病都陪我坐在渡輪船艙外吹風的好朋友。在我情緒不好的時候,為我買下店裡所有的藍莓芝士蛋糕,看我捧著蛋糕笑起來的人。可惜,我不愛他們,所以永遠只能懷疑他們是最愛我的人。

終於明白為什麼古人說“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那些以為改變容貌就能得到愛情的女孩們,真的很理想主義,就算你完美如李嘉欣,你也很可能遇不到一個真正愛你的人,只是追你的男人數目多了而已。

很多男人追有什麼可驕傲的,有本事你說,“這個男人只愛我”。

阿芳生了孩子後,就把她六十三歲的老母親從鄉下接過來幫忙看孩子。一天,阿芳給兒子餵雞蛋羹,兒子一張嘴,一點銀白從他紅紅嫩嫩的牙床中冒出了來,阿芳一陣激動:“媽快來看!寶寶長牙齒了!”阿芳叫了半天,母親卻沒有動靜,她一扭頭,見母親正盯著手裡的饅頭發呆。阿芳衝母親嚷道:&ldquo...

我雖然不富有,卻十足的前衛。當我看到櫃檯裡那對帶銀鍊的奇形怪狀的耳環,一下子就兩眼發光。男友看到我的眼神,當即為我買了下來。我想都沒想,拉著他陪我去穿耳洞。   當我喜滋滋地戴上新買的耳環,母親卻搖搖頭,開始她的嘮叨。母親總是這樣,若在晚上十點以前還沒回家,她總是要打電話來催;若頂了一頭染...

家裡最早的鞋櫃,其實不算櫃。那時剛鋪上地板磚,每日里望著潔白的地板磚被來客踩得臟兮兮的模樣,母親就琢磨著為家裡準備幾雙拖鞋了。鞋一多,自然要找放的地方,父親利用業餘時間,自製了一副木架,擺在門邊放置拖鞋。鞋架出現沒多久,問題便暴露出來:由於父親和哥哥有嚴重的腳氣,有了鞋架之後,地板的衛生得以保持,客...

我的好友M懷孕7個月了,她為了保住自己在旅行社的職位,問我願不願意代替她工作一段時間。我來美不久,很渴望接觸社會,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M的工作是接聽電話、幫助客戶安排旅遊計劃和回復電子郵件等。她給我一份她的客戶名單,是她工作近兩年積累起來的,約有60位。她再三關照我,要給這些客戶最優惠的待遇。 一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