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近一直在與男友談分手的問題,他提出來過,我也提出來過,可始終分不開。我總是認為戀愛中的男女如果分手,一定是彼此不再相愛,或者其中一人變了心。 
可我仍愛著他,他也從未否認過不愛我了。 

於是,我流著淚問:「為什麼?」 

他抱頭痛苦:「不知道。」 

到底是什麼阻擋了我們的愛情,非要兩個相愛的人變成陌路? 

我檢討自己:是不是我的脾氣不夠好,是不是我的職位太高?是不是我的收入比他豐厚,是不是我不夠溫柔? 

他說你已經夠好了,獨立、細心、能幹、有個性,可是我突然覺得太累了,我沒有了 

自己的空間。 

我們從相愛開始,幾乎形影不離,甜蜜的如膠似漆漸漸變成了我們生活的全部,工作以外的時間我們成了彼此的影子。對於女人來說,這樣的生活時間越長,就越有安全感,但對於男人,長久的“相依為命”就成了束縛或者包袱。 

他從不輕易對我說:“NO”。 

每天的晚飯在哪裡喫,喫完飯是看電影還是打保齡,總是我來安排,每週末的節目也都是我的打算,就連去看望我父母或他父母時買什麼樣的禮物,向來是我一手包辦的。如果他有反對意見,我就會因為計劃被打亂而皺眉頭、賭氣,免不了也有臉紅脖子粗的時候。 

我曾一度洋洋得意自己策劃生活的能力,也習慣為我們的愛情安排每一個步驟:該慶祝周年紀年時,儘管有一場他特別想看的足球賽即將轉播,他也會衣衫整齊地陪我坐在燭光晚餐前;我需要他陪我去Shopping,他就必須和聊得正熱火的網友說:886 

後來,他變得沉默寡言,變得心不在焉、變得懶散和消極。 

於是,我們必須分開了。 

分開後,我們彼此的空間又獨立起來, 

他又開始彈吉他,開始聽他喜歡的“BEATLS”。 

我從他復蘇的笑容中看到了自己的過失,我曾以為不分彼此的朝夕相處,就能相濡以沫,我占據了他所有的空間,把愛情的“幌子”高高舉在我們的頭頂,直到那面旗幟千瘡百孔,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 

上個週末,他打電話邀請我參加一個Party,做他的Partner。 

他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我哭了,問他為什麼還會選我? 

他回答:「因為我依然愛你。」 

我問:「還是原來的那個愛情嗎?」 

他說:「如果你一直都是你,我也一直都是我自己,那麼愛情也永遠是同一個愛情。 」 


彼此相愛的人,請不要為愛情丟了自己的空間去占據別人的空間,愛情是有生命的,它需要呼吸,如果是兩個空間為它提供氧氣,它會生長得更美麗,那種美麗纔是永恆的。 

「真心不過是愛情天平兩頭的砝碼,誰重誰贏。」   《熟前整理》 【那些終將逝去的】 那一年夏季,我帶著滿滿一箱的行李,飛去倫敦。 王菲的那卷《迷》的卡帶,收在行李箱夾層內袋,保護得小心翼翼。 英國在哪裡?好像在法國附近。我的地理爛得可以。 原本決定要去紐約的。可那前半年的冬季,某天心血來潮...

    即使沒有王子,我仍是公主   即使沒有王子 我仍是公主咖啡依舊香醇生活仍然美好就算給我再大的城堡也不愛情的奴隸就算沒有王子我依然是驕傲的公主繼續著一個人的童話 下一站到哪裡 到底愛在哪裡從誰的懷裡轉到哪裡你現在在哪裡我想你輕輕的已經遺失的怎麼樣再贖回 如果我是巫...

  引導語:每一個成功的男人為事業拼搏的時候,都有一個默默為他付出的女人,這個女人,一直在站在男人背後撐起一把雨傘,盡可能的為他遮風擋雨。而男人在事業有成之後往往第一件事情就是換掉糟糠之妻,這何嘗不是一種悲哀。 那天看了一張照片,是大畫家吳冠中和他的妻子。在黃山上,大概是下著雨吧,吳冠中...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