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近一直在與男友談分手的問題,他提出來過,我也提出來過,可始終分不開。我總是認為戀愛中的男女如果分手,一定是彼此不再相愛,或者其中一人變了心。 
可我仍愛著他,他也從未否認過不愛我了。 

於是,我流著淚問:「為什麼?」 

他抱頭痛苦:「不知道。」 

到底是什麼阻擋了我們的愛情,非要兩個相愛的人變成陌路? 

我檢討自己:是不是我的脾氣不夠好,是不是我的職位太高?是不是我的收入比他豐厚,是不是我不夠溫柔? 

他說你已經夠好了,獨立、細心、能幹、有個性,可是我突然覺得太累了,我沒有了 

自己的空間。 

我們從相愛開始,幾乎形影不離,甜蜜的如膠似漆漸漸變成了我們生活的全部,工作以外的時間我們成了彼此的影子。對於女人來說,這樣的生活時間越長,就越有安全感,但對於男人,長久的“相依為命”就成了束縛或者包袱。 

他從不輕易對我說:“NO”。 

每天的晚飯在哪裡喫,喫完飯是看電影還是打保齡,總是我來安排,每週末的節目也都是我的打算,就連去看望我父母或他父母時買什麼樣的禮物,向來是我一手包辦的。如果他有反對意見,我就會因為計劃被打亂而皺眉頭、賭氣,免不了也有臉紅脖子粗的時候。 

我曾一度洋洋得意自己策劃生活的能力,也習慣為我們的愛情安排每一個步驟:該慶祝周年紀年時,儘管有一場他特別想看的足球賽即將轉播,他也會衣衫整齊地陪我坐在燭光晚餐前;我需要他陪我去Shopping,他就必須和聊得正熱火的網友說:886 

後來,他變得沉默寡言,變得心不在焉、變得懶散和消極。 

於是,我們必須分開了。 

分開後,我們彼此的空間又獨立起來, 

他又開始彈吉他,開始聽他喜歡的“BEATLS”。 

我從他復蘇的笑容中看到了自己的過失,我曾以為不分彼此的朝夕相處,就能相濡以沫,我占據了他所有的空間,把愛情的“幌子”高高舉在我們的頭頂,直到那面旗幟千瘡百孔,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 

上個週末,他打電話邀請我參加一個Party,做他的Partner。 

他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我哭了,問他為什麼還會選我? 

他回答:「因為我依然愛你。」 

我問:「還是原來的那個愛情嗎?」 

他說:「如果你一直都是你,我也一直都是我自己,那麼愛情也永遠是同一個愛情。 」 


彼此相愛的人,請不要為愛情丟了自己的空間去占據別人的空間,愛情是有生命的,它需要呼吸,如果是兩個空間為它提供氧氣,它會生長得更美麗,那種美麗纔是永恆的。 

今年34歲,擔任美國Lucky雜誌總編輯的Eva Chen,是美國康泰納仕出版集團旗下最年輕的總編輯。從求學、出社會,到擔任一本以幫助讀者購物、建立個人風格為主的雜誌總編輯的這些年裡,她無時無刻不受到「數位」的影響。 Eva Chen就像跟她同世代的年輕人一樣,面對網路、數位平台、社群媒體,以樂觀並...

超高人氣網拍模特兒陳泱瑾Grace終於舉辦夢幻婚禮了!兩年前,在事業高點,陳泱瑾Grace懷孕、閃電結婚,推掉後面半年排滿滿的工作,她回憶當時說:「其實我和老公Jimmy(老吳)交往3個月就在編織結婚的藍圖,得知意外懷孕我是很開心,但還是大哭了三天。 因為我做什麼事都要有計畫,突然間打亂真的很可怕。...

女人四十,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華年。 女人四十,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你活的不僅僅是老公和孩子,還有自己,還有自己的父母和兄妹。 女人四十,一定要有閨蜜,不要多,一兩個足夠,可以使你有個肆無忌憚訴說秘密的人,可以有個嘴饞了陪你暢快淋漓吃火鍋的人。 女人四十,一定要有藍顏知己,不能和老公說的...

有一次,主管面試一位新員工,後來他沒錄取那位應徵者。幕僚問他原因,他說:「我不喜歡他的長相!」幕僚不理解,又問:「難道一個人天生長得不好看,也是他的錯嗎?」 圖片來源   主管回答:「一個人三十五歲以前的臉是父母決定的,但三十五歲以後的臉應是自己決定的。一個人要為自己三十五歲以後的長相負責...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