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7歲的阿富汗女孩莎·碧碧·塔拉凱爾在一場戰爭中受到重創,接受了假肢手術,她創作出的藝抽像畫作讓人大開眼界。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4月2日,在加州比弗利山莊Galerie Michael美術館,阿富汗戰爭受害者莎·碧碧·塔拉凱爾用自己新裝的假肢拿起畫筆作畫,和她一起的還有藝術家Dayvd Whaley。

莎·碧碧受傷到現在還不到一年,一天早上她走出家門和自己的哥哥(原文沒有交待,也可能是弟弟,下同)玩耍,前天晚上就在這裡美軍和塔利班武裝發生了激烈交火。

“地上有一塊看起來像石頭一樣的東西,她撿起來丟到地上,那塊石頭就爆炸了。”戰爭兒童基金成員Ilaha Omar說,Omar將莎·碧碧帶來美國,在洛杉磯聖地兄弟會兒童醫院接受了免費治療。

爆炸炸掉了小女孩的大部分右臂和她的右眼,在她臉上留下了疤痕,而她的哥哥則在爆炸中身亡。

戰爭兒童基金會只在為戰爭中需要幫助的兒童提供醫療救助和手術治療。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莎·碧碧用假肢和治療她的醫生——聖兄弟會兒童醫院認證修復醫生David Craft握手,David Craft從出生起就沒有左臂。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莎·碧碧在學習使用新手臂的同時也和抽象派畫家Davyd Whaley在一起,Whaley發現了小女孩的繪畫天賦,他說莎·碧碧的畫作真的讓人大開眼界。
這位畫家不僅驚嘆小女孩能夠用假肢握住畫筆,還有碧碧對配色的駕馭能力。

【阿富汗7歲倖存者用義肢作畫】如果沒戰爭,她本來是個很美的女孩子!
莎·碧碧的阿富汗話說的很流利,英語卻只會一點,美國文化對她很有吸引力:她來美術館的時候腳踏一雙米奇鞋,畫畫的時候偶爾還會一個人唱“Let it Go”。

這位7歲小姑娘下週就能回家,但是戰爭兒童基金會計劃為她裝上一隻義眼並治療她的面部傷疤,這樣的話她要明年才回家。



多想有個人,可以讓我隨時打擾 1、我交了心,你捨得傷就傷。 2、希望這個時間的你,不是呆在外面,外面風大,我怕你會感冒。 3、有些傷痕,劃在手上,癒合後就成了往事;有些傷痕,劃在心上,哪怕劃得很輕,也會留駐於心。 4、一個人不可怕,怕的是迷失。孤單可以習慣,空虛不能習慣。可以兩手空空回家,但不能帶...

他愛上她的時候,她才19歲,正在遠離現實世界的象牙塔里做著純真的夢。而他已經工作了好幾年,差不多忘記了怎樣浪漫,因此,他盡可能小心地呵護著她和她的精神世界。有一天,他借來梅麗爾斯特里普演的《索菲的選擇》和她一起看。片子看完了,她並沒有真正明白片子最深刻的意義,可是有一個鏡頭從此嵌入了她的腦海,令她永...

在遠古的時候,有兩個朋友,相伴一起去遙遠的地方尋找人生的幸福和快樂,一路上風餐露宿,在即將到達目標的時候,遇到了一條風急浪高的大河,而河的彼岸就是幸福和快樂的天堂,關於如何渡過這條河,兩個人產生了不同的意見,一個建議採伐附近的樹木造成一條木船渡過河去,另一個則認為無論哪種辦法都不可能渡得了這條河,與...

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 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