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欲言》

 

當,你試過自欺,

對自己說,仍然是有機會的,

只要不放棄,總有一天會打動對方......

當,你等了忍了,

他的偶爾忽略,他的一再曖昧,

盼有天他明白你的感受,

那些度日如年的苦等......

當,你徘徘徊徊,

曾經離開過,又再沉溺更多,

你會想,逃走或者會更加輕鬆,

然後又想,留下來,

可能又會等到奇蹟......

當,你忘了底線,

漸漸都忘記當初的目標,

不記得單純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不再想起,自己其實也需要開心,

需要有一個伴自己歡笑的人......

當......

 

有一天,你決定就此放棄了,

不再盼望他的回頭,

不再期待他的回覆,

你大方的承認,是自己輸了,

你的堅持贏不到想要的微笑,

如今你不想再執迷,不想再無止境,

只想換一個漂亮的離場,

只想可以喘息、可以換回一點自由;

然而,當你快要轉身離開,

他依然像平常一樣,

不會挽留,也不會說再見,

彷彿,有一些你不能明白的心情無法言明,

彷彿,

他是不想你離開但又不想你不快樂

卻始終想再見你然而你們始終不會一起......

 

最後,你又心亂,

或故意讓自己心軟......

有多少次,你是在這種情況下離不開,

有多少次,你其實是想換到對方的一點同情?

如果真的決心離開,

其實最後無需向對方言明太多,

如果對方沒有真正在乎過,

你再坦誠交心,他還是只會繼續欲言又止。

 

---本文摘自Middle《曾經,有一個這樣的你》,三采文化

 

《欲言》|Middle《欲言》|Middle

【國內推薦】

【台灣暢銷作家群‧愛讀推薦】

  • Peter Su/新生代夢想作家
  • 艾莉/知名兩性作家
  • 苦苓/自由作家
  • 莫顏/暢銷小說作家
  • 樓雨晴/知名小說作家

(按姓氏筆畫排列)

【國際推薦】【香港不藏私‧超感心推薦】

  • 思詩公主/香港知名繪本作家
  • 六師弟小波/忠實讀者

《欲言》|Middle【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爸∼我要出去玩!給我兩千塊!」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說著。「昨天不是才給你了嗎?怎麼又花完了!」我爸露出些許無奈的神情質問著我。「你到底給不給嘛?你若是不給我的話,我就去偷去搶!」我翹著二郎腿叼著一根煙,一邊抖腿一邊說著。「唉∼」我爸嘆了一口氣後,從口袋裏拿出幾張鈔票,準備...

好朋友面對這種狀況該怎麼化解呢? 一對好姊妹一起去店內試衣,瑰蜜狂稱讚好友:穿這件很顯瘦!妳穿這件真像模特兒! (好吧!好朋友通常很愛說這種話),但當另一位身材苗條的路人也跟你穿一樣的衣服時... 該怎麼化解這尷尬呢? ...

有很多的女性總是在戀愛中缺乏安全感,不僅擔心自己是不是不再充滿魅力,或者猜疑男友會不會出軌,更有嚴重者為了捍衛自己的愛情,對男友的事情事必躬親。其實這種氾濫的母性情懷,往往適得其反。雖然男人在自己愛的女人面前會流露出天真的時候,但絕對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受得了一個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其實...

男人善於使用障眼法,所以女人總是難以區分男人到底是愛她還是只是在玩她。因為愛情,有的女人俯首稱臣,因為愛情,有的女人獨自悲哀,因為愛情,有的女人甘願被玩。但是仍然有那麼一些敢於反抗,比較自我的女人,她們絕不願意做男人的附屬品。一起看看愛你的男人和玩你的男人的區別! 1、當你哭的時候 玩你的男人因為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