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4歲女人與40歲男人在情侶包廂的.....結局你肯定想不到!

「我喜歡你。」女人一邊擺弄著手裡的酒杯,一邊淡淡地說著。

「我有老婆。」男人摸著自己手上的戒指。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覺。你,喜歡我嗎?」

 

男人抬起頭,打量著對面的女人。

 

24歲,年輕,有朝氣,相當不錯的年紀。

 

白皙的皮膚,充滿活力的身體,一雙明亮的,會說話的眼睛。

 

真是不錯的女孩啊,可惜。

 

24歲女人與40歲男人在情侶包廂的.....結局你肯定想不到!

 

如果你也喜歡我,我不介意作你的情人。」女人終於等不下去,追加了一句。

 

我愛我妻子。男人堅定地回答。

 

「你愛她?愛她什麼?現在的她,應該已經年老色衰,見不得人了吧。否則,公司的晚宴,怎麼從來不見你帶她來……」

 

女人還想繼續,可接觸到男人冷冷的目光后,打消了念頭。

 

靜……

 

24歲女人與40歲男人在情侶包廂的.....結局你肯定想不到!

 

你喜歡我什麼?」男人開口了。

 

成熟,穩重,動作舉止很有男人味,懂得關心人,很多很多。反正,和我之前見過的人不同,你很特別。

 

「你知道十多年前的我是什麼樣子?」男人點了顆煙。

 

「不知道。我不在乎,即使你坐過牢。」

 

十多年前,我就是你現在眼裡的那些普通男人。」男人沒理會女人,繼續說。

 

24歲女人與40歲男人在情侶包廂的.....結局你肯定想不到!

 

普通大學畢業,工作不順心,整天喝酒,發脾氣。對女孩子愛理不理,還因為去夜總會找小姐,做錯事被抓過。

 

「那怎麼……」女人有了興趣,想知道是什麼讓男人轉變的。

 

「因為她?」

 

「嗯。」

 

她那個人,好像總能看到事情的內在。教我很多東西,讓我別太計較得失,別太在乎眼前的事,盡量待人和善。那時的我在她面前,就像少不更事的孩子。那時真的很奇怪,倔脾氣的我,偏偏最聽她的話。按照她說的,接受現實,我知道自己沒用,就努力工作。那年年底,工作上稍微有了起色,我們結婚了。

 

男人彈了彈煙灰,繼續說著。

 

那時,真是苦日子。兩個人,一張床,家裡的傢具也少得可憐。知道嗎?結婚一年後,我才給她買了第一枚鑽戒,存了大半年的錢呢。當然,是背著她存的。若她知道了,是肯定不讓的。

 

那陣子,因為煙酒弄得自己身體不好。大冬天的,她每天晚上睡前還要給我熬湯喝。那味道,也只有她做得出。

 

24歲女人與40歲男人在情侶包廂的.....結局你肯定想不到!

 

男人沉醉於回憶里,忘記了時間,只是不停地講述著往事。

 

而女人,也絲毫沒有打斷的意思,靜靜地聽著。

 

等男人注意到時間,已經晚上10點了。

 

「啊,對不起,沒注意時間,已經這麼晚了。」男人抱歉地笑了笑。

 

現在,你可以理解嘛?我不可能,也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

 

「啊,知道了。輸給這樣子的人,心服口服了!」女人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過我到了她的年紀,會更棒的。」

 

「嗯。那就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不是嗎?」

 

「很晚了,家裡的湯要冷了,我送你回去。」男人站起身,想送女人。

 

「不了,我自己回去可以了。」女人擺了擺手。「回去吧,別讓她等急了。」

 

男人會心地笑了笑,轉身要走。

 

「她漂亮嘛?」

 

「……嗯,很美。」

 

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留下女人,對著蠟燭,發獃。

 

男人回到家,推開門,徑直走進卧室,打開了檯燈。

 

沿著床邊,他坐了下來。

 

「老婆,已經第四個了。幹嘛讓我變得這麼好,好多人喜歡我呀。搞不好,我會變心呀。幹嗎把我變得這麼好,自己卻先走了?我,我一個人,好孤單呀……」

 

男人哽咽地說著,終於泣不成聲。

 

眼淚,一滴滴從男人的臉頰流下,打在手心裡的相框上。昏暗的燈光中,舊照片里瀰漫著的是已逝女子淡淡的溫柔。

曖昧是一種似有似無的情感遊戲,對男人來說,也許只是沉悶生活的一個點綴罷了。要知道,再美的婚姻,再好的愛情,久了,總會歸於平靜,甚至倦怠。對於大多數平凡的男人來說,他們沒有膽量也沒有經濟實力維持這樣一個危險遊戲,於是,便喜歡上了曖昧這種算不上出軌的遊戲。 對男人來說,玩曖昧有三大好處: 1、安全 任...

日本的私家偵探社提供一項服務,那就是「尋找初戀情人」,客戶百分之九十都是女性。可見女人對舊情人的牽掛遠遠超過男人。女人為什麼會牽掛著舊情人?為什麼願意給他們打電話?   原因之一:在偶然的機會想起了他,而他的電話號碼又很容易地找到了   29歲的安琳因公務回到了故鄉的小鎮,路過...

    A:她:「老公。我晚上不想刷牙了。」他:「隨便你,等你有了蟲牙可不要叫疼。」她靜靜的沒有說話,我有了蟲牙你不會心疼嗎? B:他們坐在一起看韓劇吃零食。她困了要睡覺。他說「剛吃了糖,刷牙再睡!」她:「我困,不想動,不刷了。」他起身,拿來擠好牙膏的牙刷,漱口水,還有可以盛水...

這是一件真實的事情(湖南長沙)。一妙齡女子駕一輛寶馬z3路過一個自行車修理攤,颳倒了一輛待修的自行車。女子急停後下車,要求修車師傅賠償損失,並對修車師傅百般辱罵。說是自行車刮了她的寶馬. (圖片僅為示意圖,與當事者無關)   修車師傅據理力爭,說明是對方駕車撞倒自己區域內的東西,對方應承擔...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