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5秋冬時裝周-Gucci 脫離當下

我幾乎沒有從品牌的歷史檔案中取材⋯⋯

我希望賦予品牌浪漫主義的情調,

但這個浪漫主義是很生活感的,

甚至帶有某些片段的記憶。

──  Alessandro Michele

 

在早前那場只花了五天時間就打造出讓世人喝采的男裝秀後,Alessandro Michele接掌Gucci創意總監後的女裝處女秀,便成了未開演先轟動的焦點。一踏入秀場,和過往截然不同的布置,已能感受到全新的氣象,座位上擺著的短箋更讓人在疑惑中充滿著興奮和期待──「那些能真正呈現,闡述所謂當代精神的精髓及意念的,往往都是不附和於當下,也不媚俗大眾需求的人。也正因如此,這些人從不被世俗所束縛,甚至藉由與當下脫離的過程,他們反而比別人更能察覺與領會自己的時代。所謂當局者迷,當代精神,正是透過脫離當下思維,反而更與時代緊密結合的一種巧妙聯結。」這段摘錄自義大利哲學家Giorgio Agamben的話語,顯然是Michele這回的創作指引,也抽象地預告秋冬女裝的設計概念。

請來男模特兒穿著同系列新裝交錯穿插走秀,Michele要說的可不是老套的雌雄同體、男女裝越界混穿或是扮裝概念,而是更大膽地訴求無性別的目標。老舊閣樓裡的掛氈織花圖案、英國喬治王朝時期象徵堅貞愛情的比翼鳥刺繡、70年代的老壁紙印花,藉著亮片、金屬紗線和蕾絲刺繡而活靈活現,堪稱是Gucci近十年來手工細節最為精湛的一季,不過Michele卻將這些精采華麗的細節放在奇特卻新穎的輪廓上──有些書呆子、有些性感、有些懷舊、有些優雅、有些前衛、有些男孩、有些熟女,全部混融在一起,再搭配很nerd的平光眼鏡和針織毛線帽。我們無法說出這些樣式屬於哪個年代、哪個階層、哪個族群,脫離了當下你我的時裝認知,但這恰巧就是Michele的目的──他以此開拓全新的Gucci新女裝時代。

本文出處

常常在高級錶裡頭聽到「機刻雕花」(Guilloché)這個詞,這是一種裝飾工藝,是工匠運用人手操作機器、在金屬上雕刻出花紋圖案的技術;這項技術多被運用在面盤或機板的裝飾上,目前市場裡有使用這項技術的品牌不算太多,當中要說做的最用力的,非寶璣(BREGUET)莫屬了。 其實機刻雕花最早並非用在手錶領域...

  因為從事過服飾業,發現身邊的朋友想要訂做客製化商品或想找團體服訂製時,往往不得其門而入,就算直接找工廠配合,可能也會因為不清楚其中的咩咩角角而狀況百出,有些事其實還是交給專業的來會比較省事又有效率。台北市萬華區卡好屋‧印Tee-Shirt‧印東西有幫忙客製化禮品印製、印刷大圖輸出海報、...

或許是因為這個品牌之前給人的「方形錶」印象太過強烈,所以老實說看到它也在推傳統的「圓形錶」時會讓人有些不太習慣。不過Vintage系列一直是BELL & ROSS裡以復古為設計靈感的系列,圓形錶的設計比較符合系列精神。此外,品牌對於設計元素的掌握也很到位,從錶圈的大小、時標數字的字型、指針的樣式到計...

就市場流通的品牌來看,ULYSSE NARDIN在掐絲琺瑯彩繪腕錶的生產數量是比較高的,且質量也相當不錯。ULYSSE NARDIN從1990年代初就有推出一系列的掐絲琺瑯彩繪腕錶,並掀起一陣收藏風潮,引起眾多收藏家們的追逐。直至今日ULYSSE NARDIN依然在掐絲琺瑯彩繪腕錶的領域持續耕耘,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