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個不嫌你窮的姑娘,為什麼沒陪你走到最後 !(轉)

主角是D小姐和S君,一對很普通的青年男女,畢業後在一個辦公室里工作,後來戀愛了,很常見的辦公室戀情。一段工作結束之後,S君提出到別的城市去闖一闖,看一看,D小姐二話沒說,打包了行李就跟他走了。又過了幾年,他們所在城市的發展也不看好,於是雙雙回到了原來的城市,再再然後,兩人分手了。

 

偶然的機會,作者問起兩人分手的原因,跟大多數苦逼男一樣,男主角對分手的原因歸結為經濟問題。而在問D小姐的時候,D小姐則說是由於自己家里突遭巨大變故時,S君表現得比較孩子氣,給予支持也有點不那麼給力,讓她自己一個人獨自回家解決。然後再加上後面發生的一些事,促使了D小姐開始下決心離開。D小姐說,她……實在太傷心了。


故事的最後,老朋友們一起聚會,D小姐不在,大家紛紛問起S君,分開的原因。S君被追問的尷尬,再次籠統的回答,因為經濟問題。故事講到這里,你們猜猜,朋友們都有什麼反應? 聽完S君的回答,預想的大家淡淡的安慰幾句就算了的場景沒有出現。

 

出乎意料的,一桌子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開始數落起S君,女孩子說D小姐不是那種人,男生說肯定不是錢的事兒。一個老大哥一語中的,他說我不知道你們之間交往的那些細節,但是一個姑娘,把她最好的幾年都給了你,什麼都給了你,跟你去流浪,當初你就窮,人家也跟你了,最後跟你分手,你如果還認為這是因為經濟問題,那就是你有問題了!

(你們看,這世界上總還是有這那麼一群可愛的人們的) 的確現在是有些姑娘是寧可坐在寶馬車里哭,但依然有很多姑娘是愿意和你在自行車後座上笑的。就像文中的D小姐,從大概23歲的時候跟著S君,奔走天涯,漂泊異鄉,租小破房子住,S君偶爾失業的時候,也義無反顧的賺錢養家,到分手的時候,歷經四五年,她已經快三十了。

 

她不是為了要去坐在寶馬車里哭,才離開的。 我周圍也有著許多像S君這樣的男孩子。

當姑娘在公司受到上司無理的責難需要安慰的時候,當姑娘對於職業選擇猶豫不決需要意見的時候,當姑娘辛苦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的時候,當姑娘給你發短信說感冒生病的時候。

 

我的一些男性朋友在干什麼呢?他們只會安慰說,哎呀,小事情,乖,想開一點嘛,然後繼續專心的看他的英超聯賽。只會說,新人都是這個樣子嘛,累一點多正常。忍一忍就好了。老婆,你昨天做的那個菜很好吃哎,今天再給我做一個吧。只會告訴她,聽你的,你的選著一定是對的,然後轉過身盯著屏幕,專心走位,冷靜補刀。

 

只會說出那句已經屢試不爽的黃金萬能句,寶貝,多喝點兒熱水,然後沖著YY大喊,治療加大治療量,T注意開技能。 而一些所謂的高帥富在干什麼呢?他們會在姑娘辛苦了一天疲憊不堪的時候,對她說,累了一天啊,走,今天咱們出去吃,好好犒勞你一下。

 

他們會在姑娘對於職業選擇猶豫不決需要意見的時候,能夠沈靜的聽你傾訴,溫和、理性的給出自己的意見,即使可能最後還是得姑娘自己拿主意。在姑娘被上司無理責難需要安慰的時候,他們會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一個可以依靠的肩膀。

一些人真的遇到了一個不嫌貧愛富的好姑娘的時候,卻不懂得怎麼珍惜。最後一歸結呢,就都覺得是經濟原因,全世界的姑娘都是嫌貧愛富。

現在雖然的確是有很多姑娘寧可坐在寶馬車里哭,但其實依然有很多姑娘是愿意和你在自行車後座上笑。如果她有一天離開了你的自行車,是因為你把她弄哭了。

眼淚流干了的時候,人就再也留不住了…

再給人生新一次機會 你好,我是于美人2.0 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裡頭有一句話: 「婚姻生活能否幸福,完全是個機會問題。」(Happiness in marriage is entirely a matter of chance.) 婚姻就是兩個不認識的...

尋找安住的自己 婚姻沒有所謂的成功不成功,它是永遠的進行式。它一直在變的。不要為了別人膚淺的眼光,失去了自己的深度。 真正勇敢的人是走完人生全程的人,離婚與否只是選擇的路不同。不離婚的人其實是選擇一條更難走的路。 「不迎不拒即是安住。」在整個婚變的過程,我一直在用這句話...

名女人也會痛 我婚變之後,很多朋友才跟我講實話,告訴我,他們過去跟我相處有多困難;我變柔軟後, 大家也知道我根本沒那麼神,這讓他們有空間,把跟我相處的真實感受講出來,我才知道自己以前多笨。雖然整個過程處理得很難看、很糟糕,但最後的結果是好 的,因為這讓我有了重新反省自己的機會。 ...

講一講我的前女友,當講個故事吧。 家裡親戚跟她在同一個單位,提起她來總是誇得讚不絕口,大約就是又乖又甜之類,長輩比較喜歡的女孩子的類型,那時候我還沒有見過她。 (圖片僅為示意圖,非本人:來源)頭一次見到她是我去她的單位接親戚吃飯,那天輪到她在一樓值班,我站在門口等電梯,不曉得別人跟她說了什麼,忽然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