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六歲的籬笆牆爬過去,回來的時候,我還是六歲。那棵誘惑了我一個季節的果樹,起初長滿青澀,又一個春天來了的時候,它還是長滿了青澀。
  

小孩子的疏忽,讓一棵果實在某一年秋天熟透。吞下那一枚甜蜜,我才知道,原來這世間的很多美好,是因著世間的等待。
  

多年後,我發現,我長大了。
  

只是,我不是很帥,臉上長著像春天的小果子一樣的痘痘,我愛笑,卻喜歡在女生面前裝深沉。我喜歡看書,總希望可以遇到一個書裡的人。
  

我像六歲那年一樣,在一個夜晚爬過被修剪得整齊的籬笆牆,那裡已經沒有人家。那個喜歡在院子裡看書的老人也已經不在了,他的紅樓,水滸,聊齋,如約裝進我的書箱,我時常想

起他遞給我的水,時常想起他給我講的一些我後來講給別人的故事。
  

滿園的蔥翠紅艷,有草,有花,卻不見果樹。追思和懷念透過金燦燦的陽光照在我心有不甘的臉上,長大的我,開始恐慌時間的流逝,開始希望,能夠有一種持久的幸福,像果實一樣

漸漸長大,漸漸飽滿。
  

每一首吟唱春天的詩歌,都是那般美好,我愛上了一個如詩般的人。我看著她的樣子,一副接一副的畫著他的樣子。星星劃過月亮的眼眸,我在錯落的小河邊,和她一起看一樣的月亮。
  

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手裡,像是攥著滿滿的月光,很久以後我一直後悔,為什麼那夜,我沒有看看他的眼睛,也好讓我以後為她流淚的日子,記住她和月亮一樣的迷茫。
  

小村的歷史成為記憶,我幾次夜半焚香禱告,我希望躲在屋角的畫紙不是空白,我希望我再一次爬過時光的籬笆牆,逢著夢裡她的模樣。
  

書中的故事演繹了千百回,每一次都有我歡喜抑或憂慮的慌張。我明白我愛上了書以外的她
  

她在冷涼的夜晚坐在青石板上等我,涼亭直立,微雨斜下,翻開有些破舊的書,一頁一頁的找我的影子,那時節也有黑雲陣陣,而後暴雨滂沱,我總是如約而來。
  

為了那個苦苦等待的她。
  

後來我們的故事由複雜變成簡單,我在夜裡爬過籬笆院,她在月下翻開那本書。我一直都知道她停在書裡的時光不願醒來,我也一直都記得,她只是遠古時代被埋葬在這裡的一個女人

。當她的愛情復甦,當我的幻想同在。
  

鏡子前面的她,是苦心裝扮的形象,雲鬢黃花,長裙繡褂。每一次的婷婷裊裊,嫣然巧笑,每一次的淚水連連,都匯聚在她的書裡,讀起來分外心疼。
  

只是後來,我們各自有了太多的牽掛。
  

我也試圖盼望著陽光下的相逢,只是,縱然思念讓我等不及一秒,我還是沒有勇氣 ​​赴約。人鬼殊途,她愛上的只是書裡的我,卻從來不知道,我是一個書外的人。
  

我想我再不該爬進那個籬笆院,更不該如此愛她。沉睡了五百年以後,他以為找回來曾經的愛,卻不知道,五百年以後,她愛著的,只是一個愛著她的我。
  

躲在樹的陰影間,我不忍心看她流滿淚水的臉。我很想跑出去告訴她,你翻開的書頁,只是你游離著的愛的魂魄,你追隨至今的那一份不甘,碰巧,被我發現。
  

執著的殘忍,各自憔悴。陶醉在飄渺的愛情間,我們相擁而泣。翻開的書本被雨水淋濕,故事的記載停留在了昨夜。
  

桃花一大朵一大朵地開,一大朵一大朵地落。我走了,她離開。每一份安息的靈魂都不該被打擾,哪怕是以著愛的藉口,哪怕是真的愛。
  

清冷的月光,照著遠去的籬笆院,我拿起那本書,把它放進了懷裡,而後投進時光的河。我有幾次都夢見自己又跑回去了,只是,我沒有再見到那個坐在青石板上看書的書生,院子里

長了一棵新的果樹,隱隱約約,結滿了一些果實。
  

我翻找兒時的書箱,紅樓依在,水滸安好,卻唯獨不見了聊齋。我很想把那段回憶在書裡尋找,卻發現,這一份念念不忘的愛,在書中沒有記載。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這個世界,總有你不喜歡的人,也總有人不喜歡你。這都很正常。而且,無論你有多好,也無論對方有多好,都苛求彼此不得。因為,好不好是一回事,喜歡不喜歡是另一回事。 刻意去討人喜歡,折損的,只能是自我的尊嚴。不要用無數次的折腰,寂寞的夜晚你可能會需要她漠然的低眉。紆尊降貴換來的,只會是對方愈發地居高臨下和...

從臉上就能看出富貴貧賤 心美人就美(圖片出處:ent.sina.com.cn)有一次,主管面試一位新員工,後來他沒錄取那位應徵者。幕僚問他原因,他說:“我不喜歡他的長相!”幕僚不理解,又問:“難道一個人天生長得不好看,也是他的錯嗎?”主管回答:&ldq...

選擇要不要跟一個男人一起度過下半輩子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跟你選擇該不該吃下那第四塊披薩差不多,因為你必須對你的另一半的以後會是好還是壞負責,這是一個改變你人生的決定。 所以你到底該如何知道你的男友是不是當老公的料? 你們在一起N年後,他還會不會帶你去那些浪漫的地方約會?他的快樂是不是就等於你的快樂?...

涉事男子和前女友,呆滯地望著滾滾江水。   圖文接轉載自:http://news.sina.com.cn/s/2014-10-31/060631073220.shtml 重慶商報訊前女友和現女友落水,到底該救誰?昨日下午,巴南區濱江路(簡稱“巴濱路”)龍洲灣段,一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