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過了那麼久,你還想念那個人嗎?

 

文半夏

 

有些人一轉身就是陌路,留下的只有斑駁的記憶,雖然傷感,但也是曾經的美好回憶,雖然遺憾,但也要感謝能有這麼一個人出現在自己的生命裡,帶來了不一樣的色彩。對嗎?

 

每個人的青春裡都會有一個難以磨滅的人影,即使物是人非,但以往的記憶片段還是會不斷湧現。因一首歌而想起一個人,因一個人而愛上一座城,因一座城而懷念一種生活。

 

《何以笙簫默》中的趙默笙和何以琛在7年裡,還是給對方留著彼此心裡的那個位置,不管生命中之前和之後誰來過,始終沒有別人走到那個位置。

 

 

 

默笙說,在美國,她經常夢見以琛。因為以琛,她回來了。

 

何以琛說,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我不願意將就。

一語既出,世人已皆明了。因為奼紫嫣紅敵不過她的嫣然一笑,而才俊富豪亦敵不過他的淺淺一吻。所以賭進一生不去將就。

 

不管當時在一起是誰追的誰,不管分開是誤會還是刻意的遠離,其實雙方已進入對方的心裡,再也容不下別人。

 

你呢,有沒有過那種感覺?過了那麼久,還是會想念起那個人。

 

那個曾經讓你決絕的再也不想有交集的人嗎?那個給你留下太多陰影的人?那個在流轉的歲月中,對你最好的人?

 

是不是看到一部電影,聽到一首歌,看見一段話,就會忍不住地想起他的聲音,他的笑,包括那時空氣裡的味道和天空的顏色?而且,那種想並不是發狠的想,是想起來就很溫暖,是心跳還會加速,是眼前會浮現出太多美好的瞬間。

 

其實,地球上兩個人,能相遇不容易。如果過了那麼多年,你仍無法釋懷,想到開心的,你會噗嗤一聲笑出來;想到難過的,你也許掉下眼淚。那麼即使沒有做不成情人,仍要感激。

 

對於這種思緒,Eason的那首《好久不見》一向詮釋得很好:

「我來到你的城市走過你來時的路想像著沒我的日子你是怎樣的孤獨拿著你給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條街只是沒了你的畫面我們回不到那天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我會帶著笑臉回首寒暄和你坐著聊聊天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看看你最近改變不再去說從前只是寒暄對你說一句只是說一句好久不見」。

 

電視劇終歸是電視劇,它會盡情的說明,有緣的自是有緣相見,無緣的話任你在心中百轉千迴,也強求不來。但歌曲不一樣,它適用於所有類似的情感。有經歷的人都會浮想聯翩,甚至於蕩氣迴腸。

 

而想念的緣由是什麼呢?是對那份感情的不甘心還是不捨得?抑或想觸摸曾經的那份感覺,一起的經歷?

 

你說,是,也不是。你說,我自己也不知道;你說,或許還是有小小的遺憾;

 

親愛的,如果現在你還在回憶他的味道,期待在轉角處碰到他,那麼當初為什麼沒有緊緊握住?

 

你說,那時年少輕狂,我們並不合適;

你說,那時我覺得他的心不在我這兒;

你說,那時我意氣用事,覺得分就分,反正總會找到更好的。

你說,如果當初他不那樣就好了,我不那樣就好了。

你說……

所以呢,現在你是後悔了嗎?是想挽回嗎?

 

假如讓你回到過去,讓你們重歸​​於好,你會立即點頭說願意,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失而復得?還是要考慮良久,糾結不已,又是一副拿不起,放不下呢?再或者使勁搖搖頭,來一句相見不如懷念呢?

 

好啦,沒有故意逼你要做什麼決定。能這樣被你想起的人,一定當時給了你最多的記憶,無論是美好還是傷害,無論是愛還是被愛。畢竟人都是念舊的。

 

也許你們都很好,但也許時間不對;也許你們有過很多誤會,但要知道沒能在一起的終歸就是不合適的。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才是你該珍惜的。對嗎?

 

不管怎樣,如果在你的一生中,有這樣一個值得你如此懷念的人, 你應該感到幸福。畢竟他曾填補了你的一段青蔥時光,陪伴你哭過笑過鬧過成長過。而你呢,現在只需向前一步,不遺餘力地過好新生活。

 

要知道這世間不是每個人都似何以琛能守得住漫長寂寞,時間會治癒一切,那些你唸唸不忘的人也許某一天就從記憶中徹底蒸發掉了。

via-http://wx.shenchuang.com/article/2015-03-01/284336.html

 

人的交往,全如幻影。給你越多愛的人,會是傷你越深的人。而給你越多記憶的人,會是讓你最感無情的人。感情的聚散,來有時、去有時。緣盡了的時候,你不得不放手。有的人,走的時候並不是心甘情願的,有時候 是老天爺的無情。「緣份」我們見証了它確實存在。「長相廝守、天長地久。」要求多久呢?所以,我說,人的交往,像...

一個很漂亮,迷人的女孩,結婚之後整個人都變了樣,不認識她的人,還以為她是幫人家洗衣煮飯的歐巴桑,為什麼前後不到一年的時間,一個人會變化這麼多?答案是---因為〉她活得不快樂! ---------------------------------------------------------...

還記得我們交往的第一年聖誕節嗎? 我送了你一盆聖誕紅,而你剛從翻譯館回來, 兩手空空,為自己辯護說道:『送什麼聖誕禮物嘛!送妳一個吻不是比較夠誠意?』啼笑皆非地,接受了你那年最具誠意的聖誕禮物。感謝你。那是我的初吻。還記得我們交往的第二年聖誕節嗎? 我寄了一打玫瑰到你台北的事務所,而你,仍是沒有實質...

學生常做的習作是選擇題、是非題和填充題。選擇題勝在可以選擇、即使不知道答案,也可以胡亂選一個碰碰運氣。是非題隨便答是或非,也有一半機會答對。填充題最難,根本無法蒙混過關。長大了,發覺人生也是選擇題、是非題和填充題。有人說,選擇題變成最難。其實,是非題也不容易,分清是非對錯,不代表你成功了一半。我們做...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