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文/P's

他如果愛你,他會來找你,就算是翻遍大江南北、踏滿千山萬水,他也會在人群之中找到你。他不會放任你不管、任你孤單,你們只會相見恨晚。

終於相遇時,他可能會責備你,說你太會躲藏,藏到要他耗盡大把的青春、誤闖了幾次迷霧森林、踩上幾次捕獸夾,心痛得他幾次哀嚎大叫,才在此時帶著滿身的傷遇見你。他不確定這樣的自己是不是最好的狀態,所以總有點氣餒、有點羞赧,但你放心,他是真的愛你,顧不得自己是否做好準備,就怕錯過你。

這是所有能想得到,愛你的方式。

(圖片來源:https://pixabay.com/)

圖說:他如果愛你,他會來找你,就算是翻遍大江南北、踏滿千山萬水,他也會在人群之中找到你...

 

你失戀了,他總陪著你。陪你熬夜談心、聽你咒罵、看你酗酒、見你毀壞和前任的回憶,任你撕碎一片狼藉,卻從來就不阻止你。你讓自己淋雨,他不是為你撐傘,卻和你一起讓雨水和著淚水浸濕整個城市。別人總是安慰你,他只有在你哭得聲嘶力竭才輕拍你的肩膀,不是說不痛不癢的「一切都會沒事」,而是說「我都在」。

誰不知道失戀多傷,但能感同身受的有幾個?他也做不到,所以只能眼睜睜看著你有多痛,好像這樣就能感受到你心碎的千分之一。他不敢安慰你,也不要你快好起來。他不想逼你做他自己也做不來的事情,所以他只是陪伴,陪一個風吹日曬、陪一個肝腸寸斷、陪你到世界的終結,或是你不再需要他的那天。

 

你常常和朋友抱怨說他不夠好,不僅沒有情調,時常加班在忙,有時候連重要的節日都不過,最常約會的地點是家裡,最常一起做的休閒就是看電視台的電影,真要比起過去的情人,他就是最無趣的那個。但是,每當朋友問你他有什麼好,你說他善良、對未來很有規劃、不投機取巧、做任何事都相當努力,而且還善解人意,一則短訊就能看出你的不開心。

如果情人有分等級,那他肯定不是名列前茅,光是評比「浪漫」這點就讓人嗤之以鼻。他從來不說我愛你,死都不說的那種,問他為什麼,他連解釋都害羞。他只知道工作,讓兩人過好日子,保持良善的自己,也不被雜亂無章的紛擾汙染。他的世界很簡單,簡單到能一眼看盡,直到有一天走進他的心,你才會發現每個角落都擺滿鏡子,任何的角度都能望見你。

 

你收到他寄來的明信片,從原本放置的小盒子移到抽屜,抽屜擺不下了就放到大一點的櫃子,櫃子空間不夠,就拿最喜歡的幾張風景布置在房間牆壁上。你們聚少離多,也有各自的生活,他到了很多你沒辦法去的地方,所以他總是會在不同的城市將思念寫成一張張的明信片,投遞你的信箱。

到哪裡都想你,越是精采的地方,就越失望此時沒有辦法與你一起。所以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寫什麼都好,就是想讓你知道這個世界這麼大,心卻很小。每一個你不在的場景都黯然失色,唯有你明白想念沒有時差和距離,他的心才有了歸期。

 

他記得你的所有喜歡與討厭,然後在每次遇上這些種種時第一個想到你。某條街景、某部重播的電影,以及任何與你有關的回憶,都能輕易撩撥他心底的敏感神經。他什麼都能做得很好,偏偏就是忘不了你,你是插在他心頭上的刺,拔了見血,不拔也只為了拖延。

他會祝福你所做的任何決定,只要你是開心著的。你若單著,他便等著,你若回頭,他手就擺在那隨你牽著。你夜巷行走,他做路燈守候,你台上高歌,他台下拍手。不打擾、不礙事,只為窮極所能,找一個能繼續愛著你的方式。

(完整文章請看姊妹淘)

 

P’s全新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延伸閱讀】

你不是沒人愛,只是愛你的人你都不要。

安全感像空氣,少了它,誰都得窒息。

記憶裡的他們,都結婚去了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姊妹淘Babyou

※本文由姊妹淘Babyou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已經是夜裡十一點,我還在逐浪酒吧里瘋狂。我已記不清這是多少個夜晚,只是記得,蘇小茉已經離開一個月,而我就是在用這種笨拙的方式證明自己失戀了。蘇小茉是校花,追求她的人很多。我也喜歡蘇小茉,為了從眾多追求中脫穎而出,我精心為她設計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浪漫。尤其是畢業那天,我在好哥們劉石的幫助下,用九百九十九...

她對人間哀樂已陌生了,卻唯獨記得他。她的身體記得那些習慣病作弄她,她忘記了有幾個兒子,但能說出三個兒子的名氏。早上他守著她吃了藥,說好中午、晚上再吃,轉身,她將一天的藥都吃了。於是他只能按次發藥給她吃,平時將藥藏起來。她知道自己糊塗了,很悲觀,連開放水管與關閉電視也弄不清。家人不讓她接觸火、天然氣,...

妻子越來越忙,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王立成想想,已經連續四天沒見到她了。不過,兩人早在一年前就分床而居,離婚只是遲早的事。從公司出來,王立成不願回家。在—家小飯館吃過晚飯,喝了兩瓶啤酒,又在廣場轉了幾圈才往家走。走到家門口的小街,昏黃的路燈下,他看到一個女孩倚燈柱站著。她的手裡,拿著幾枝玫瑰...

說好要努力忘記的,但總免不了偶而的想起 當時我無話可說,事情就像那樣,只能做自己能做的 有許多事變了,卻依然有許多事沒變 暑假我們又見面了,曾經是情人 如經已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交會時的眼神 也能感覺到彼此僅存的依戀 你始終沉默不語,我好難...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