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車禍中未婚妻為救他慘遭「毀容」,20年後偷聽到她秘密他徹底崩潰!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金剛經》

京郊一座古剎,寂寂無名,鮮有香客登門。寺內一株枯樹,一口古井,一座斑駁掉漆的佛像。

「我又夢到她了。」方凱自語,端坐在茶台前,行李箱放在腳邊。半小時後就要離開,前往機場,送他的車就停在山腰處。身居高位,掌控公司大局,時間總是不能由自己。

僧人放下手中佛珠,為他斟茶,滾熱的開水灌入杯中,茶香溢出,沁入心脾,過往舊事歷歷在目。

「來,幹了這一杯交杯茶,你就是我的人了。」謝婷婷環住方凱的胳膊,「祝我們百年好合,不,千年,萬年都要在一起。」

算起來,已經是三年前的往事了。

那年方凱三十歲,謝婷婷二十二歲。

乖張伶俐的求職女孩,與成熟穩重的面試官一見鍾情,兩情相悅,都市男女,不管不顧地展開了一段轟轟烈烈的辦公室戀情。

職場中人,多事之地,高層分別找他們談話。公司不准同事間談戀愛,他們中間,必須要走一個。

謝婷婷為愛犧牲,輕易放棄了這份高薪有發展的工作。

那一天,方凱帶謝婷婷來爬山,無意踏進了這座寺廟,僧人正在泡茶,便請二位不請自來的客人喝一杯。

山中幽靜,時光安好,謝婷婷愛得投入,不顧女孩子的矜持,向方凱求了婚。佛門靜地,二人倚在樹下,吻得熱烈。僧人閉目唸經,半餉,惴惴打斷道:「茶泡得正好,二位客人趁熱喝吧。」

謝婷婷面頰緋紅,低頭淺笑。那一刻,是方凱一生中,心情最曼妙的時刻;那杯茶,是方凱喝過,最醇香的味道。

「這一次的夢裡,她還是不肯面對你嗎?」僧人端起方凱面前那杯冷掉的茶,準備潑掉。

方凱攔下,「我還沒喝。」

「可是茶已經冷了。」僧人堅持,「冷掉的茶,不必再喝。」那杯茶被潑灑在土地上,一灘不規則的水漬,像極了那天,謝婷婷身下的血跡。

愛情與婚姻是兩碼事,方凱與謝婷婷籌備婚禮開始,就越來越對這幾句話感同身受。一時的激情要換來一世的捆綁,這樣大的代價,他有些後悔當初的草率。

在推阻過三次之後,方凱終於拿起身份證和戶口本,開車載著謝婷婷前往民政局登記。一路上,謝婷婷喋喋不休地訴說著與婚慶公司的雞毛蒜皮,方凱緊緊攥著方向盤,腦子裡想著下午與外商的會議,明天出差要帶的文件。

「我覺得還是粉紅色的花柱好看,可是那個業務人員一定要推薦白色的,真是麻煩,你覺得白色真的比粉色更好嗎?」謝婷婷低頭翻著雜誌問道。

真的是麻煩,原來婚姻和愛情的最大不同就是麻煩,方凱揉一揉發脹的太陽穴。

「隨便。」

「你說什麼?」

「我說隨——便,隨便粉色,白色,黑色,都可以,以後這種破事能不能別在我耳邊叨叨個沒完,真的快煩死了。」方凱的抱怨一氣呵成,身側的謝婷婷呆若木雞。

結婚證自然是沒領成,那天之後,他們冷戰了近一個月。

不過是又一次小小的爭執罷了,方凱並沒有放在心上。後來,結婚證還是領到了,婚期也在如常籌備。當然謝婷婷的變化,他也沒有注意到,三十歲的男人,還有什麼比眼前的事業更重要呢?

婚期前一週的凌晨,方凱一臉倦容從機場出來,看到等候多時的謝婷婷。

謝婷婷開車疾馳在無人的高速路上,方凱略略有些歉意,「這麼晚幹嗎還專門跑一趟,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的。」

「你都走了一個多禮拜了,我想早點見到你。」謝婷婷嘴角微揚,輕輕吐露一句,沒有從前的撒嬌,似乎更多了些委屈。

是啊,都忙了這麼久了,想一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過分。從準備婚禮至今,什麼都沒有做過,方凱握住謝婷婷的手,「對不起,老婆。」

謝婷婷抿緊嘴巴,「傻瓜。」

二人之間消逝已久的溫情緩緩湧起,方凱輕攬謝婷婷的肩膀,吻還沒有落下,就聽到急促刺耳的喇叭聲。一聲轟響中,方凱覺得自己被狠狠地甩出了車外。

「我趴在地上動也動不了,我看到婷婷滿臉是血地躺在燃著火的汽車裡,我想去救她,可是……」方凱的手機發出滴滴的提示音,他該下山坐車去機場了。

「你該走了。」僧人收拾茶具。

方凱起身,走到寺院門口,又回頭詢問:「為什麼我這些年夢到她,她總是不肯回頭看我一眼,她是不是還在怪我當時沒有救她?」

「不肯回頭的是你,不是她,」僧人將那壺沒喝完的茶水倒掉,「茶冷了,就應該倒掉,人走了,就應該忘記。」

方凱怔怔呆立,僧人走進房間,不再出來。

司機已經在寺門外等了有一會了,「方總,我們要快一點,再晚就趕不上飛機了。」

車輪加速,看著山間禪院若隱若現,消失在草木叢林之間,方凱心中惦記著僧人的話,迷迷糊糊睡著了。

「方總,方總,醒一醒,要登機了。」方凱被一個溫柔的女聲喚醒,秘書曉琳正微笑著輕輕搖晃他。

「我怎麼睡著了?」方凱使勁搓搓臉,發現自己躺在候機室的長椅上,「我怎麼在這?」

「您累糊塗了?今天我們不是要飛海南嗎?」

「哦,對,飛海南,你等我一下,我去一下衛生間。」方凱示意曉琳去登機口等自己,他快步走進衛生間,擰開水籠頭,使勁用冷水拍臉。

謝婷婷離開的日子裡,除了工作,方凱沒有其他事可做。只要一閒下來閉上眼睛,他腦海中就會浮現出車禍當時的場面,被火焰吞噬的謝婷婷滿目驚恐地望著自己,而當時的自己,卻什麼都沒做。

從衛生間出來,方凱緩步走向登機口,職業微笑著的曉琳晃一晃手腕的表,意思他得快一點了。

正要邁大步伐的方凱,眼角餘光,瞥到曉琳身側一個女人的身影閃過。雖然長發遮住了半個臉龐,但沒錯,是謝婷婷。方凱拔腿追去,撇下瞠目的曉琳,直直地衝著那個身影追去,「婷婷,別走,這麼多年,我只是想再見你一面……」

人影憧憧,謝婷婷停下腳步,似乎就要回頭之間,方凱突然覺得一切瞬間土崩瓦解。頭疼欲裂地睜開眼睛,身邊圍著幾個穿白大褂的人,還有自己的父母,神色緊張地盯著他看。

「小凱,你沒事吧?」媽媽擦著眼淚。

「哪——我在哪?」方凱想要坐起來,卻發現自己被無數條線捆縛在躺椅上,身體上連接了許多芯片。

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醫生輕輕對方凱父親搖搖頭,神情中滿是遺憾,方凱母親捂著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

原來,這是一個夢啊!夜裡躺在病床上,方凱看著手機上的日期,距離車禍時間,不過過去了十二天而已。

那夜,他和謝婷婷一起被送進了醫院,急診醫生的話令意識模糊的方凱如遭霹靂。

「女患者全身大面積燒傷,臉部、胸部最為嚴重……」

方凱傷勢不算重,被護士簡單包紮後,拖著一瘸一拐的腿,他找到了靜靜躺在病床上,等待做手術的謝婷婷。「千瘡百孔」這個詞此刻用在謝婷婷身上一點也不為過,焦爛的臉皮、僵直黑硬的手臂,除了不斷湧出淚水的眼睛還是方凱所熟悉的之外,眼前的這個仿若一截燒焦木棍的人,身上沒有一絲謝婷婷的影子。

「啊……」那個木棍般的人艱難發出音節。

方凱條件反射似的緊緊縮在牆角。

「疼……」

以前,謝婷婷磕了碰了,總會跑到方凱面前,指著被磕碰的地方嘟囔,「疼——」

而方凱總是溫柔地親一親她被磕碰的地方,「乖,親一親就不疼了。」

「疼……」

「疼……」

「疼……」

一聲一聲的呻吟,像是從地獄傳出的聲音,方凱沒有上前的勇氣,他甚至連看一看謝婷婷的勇氣都沒有,幾乎是爬著從謝婷婷面前逃離。方凱不敢回頭,他怕看到謝婷婷眼中,狼狽不堪的自己。

病房門被輕輕推開,方凱的回憶被打斷。

「小凱,好些了嗎?」媽媽拎著一個保溫壺走了進來。

「媽,這麼晚,你怎麼還過來?」

「不放心你,你餓不餓,我燉了湯。」媽媽擰開蓋子,濃香的味道流出,媽媽盛了一碗,端到方凱面前。

方凱捧著那碗湯,想到他和謝婷婷剛訂婚的時候,謝婷婷每天都在廚房研究菜譜,「今天晚上,我們喝豬腳黃豆湯。」

「今天厲害了,我做的是韓式海帶湯。」

「一定要嘗嘗,這個湯是我的獨門發明……」

謝婷婷在方凱回家的時候,總是興高采烈地把他拉到餐桌前。萬家燈火時,一碗羹湯,一個等候的人,凡塵俗世的幸福,不過就是這樣卑微入塵。

「怎麼了,小凱?」媽媽看到方凱捧著湯碗的手在微微發抖。

「沒事。」方凱仰起脖子,一飲而盡。

媽媽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婷婷的事,不能怪你,我們這樣選擇,對她來說,是最好的——」

是啊,如果一個人從鬼門關逃離,卻終生只能活在陰暗的、陽光無法照到的角落,那這個人到底還有活下去的必要嗎?

將呼吸機從謝婷婷的嘴巴上取下來,是謝婷婷父母的主意。方凱躲在病房外,聽著謝婷婷父母的哀嚎聲,像曠野上絕望的野獸。

謝婷婷的媽媽走出病房,方凱的目光躲閃,他不敢看向病房裡,他害怕看到那樣的謝婷婷。

「你這個懦夫,你連婷婷最後一面都不願意見,你不是男人……」謝婷婷媽媽的拳頭,巴掌砸在方凱的臉上,身上。

方凱的父母忙上前阻攔,「別怪小凱,他也是死裡逃生……」

雙方父母抱頭痛哭,一場意外,讓謝家失去了女兒,從此死別;讓方家再也沒有了笑容。方凱夜夜噩夢,夢中的謝婷婷,遠遠地站著,頭也不回。

方凱父母為他聯繫了最好的精神科醫生,他們希望通過催眠的方式,用夢境來幫助方凱走出心理上的困境,但是效果並不明顯。方凱的夢中,謝婷婷的影子揮之不去,就像鬼魅,幽靈,如影隨形。

也許,只有親自去面對,才能結束過去的陰影。方凱踟躕再三,來到謝婷婷家,他想問問謝婷婷的父母將謝婷婷葬在了哪。

謝婷婷家的房門虛掩,方凱敲了敲門,裡面無人應答。他推門進去,裡面陳設一切如前,方凱聽到臥室有動靜,他輕輕推開臥室的門,看到床上躺著的,是被紗布一層一層裹起來的謝婷婷。

「你來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謝婷婷伸出如骷髏般的手。

「你不是已經……」方凱驚嚇得連呼叫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已經快好了,你看,我都能下床走路了。」謝婷婷挪下床,以怪異的姿勢,一步一步挪向方凱。

「別過來——」方凱汗如雨下。

「好疼,你給我親一親好不好?」謝婷婷笑著走近。

「別過來,別——」方凱雙頭抱頭,大聲喊道。

「方總,方總——醒一醒。」曉琳擔憂的目光,她遞過一杯熱水。「方總,我們可以進去了。」

滿頭大汗的方凱氣喘吁吁地環顧四周,肅殺的白色。

「方總,我們可以進去探視了,你——還OK嗎?」曉琳遞過紙巾,給方凱擦汗。

「探視?」

「對啊,婷婷姐今天狀態不錯,醫生說可以探視,我們進去吧。」

方凱鬆一鬆領帶,手機屏倒映的自己,發福蒼老,手機上的時間竟到了自己五十五歲的年紀。

「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方凱還好像置身夢中。

曉琳拿出藥丸,「方總,你最近怎麼總是精神恍惚,是不是這種藥有什麼不好的副作用,我們要不要換一種?」

方凱搖搖頭,一口吞下藥丸。

「走吧。」方凱和曉琳走進住院部。

「謝婷婷最近的精神狀態還算穩定。」醫生和方凱站在謝婷婷的病房外,隔著鐵門上的圍欄,方凱看到謝婷婷正低頭玩自己的頭髮。

「醫生,方總明天要出國,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國內,還要拜託您多關照婷婷姐。」曉琳從包裡拿出一張支票。

「這個當然。」醫生收下支票,「方總,她今天狀態不錯,你可以和她簡單的聊兩句,這對她病情恢復也是有幫助的。」

「好。」方凱點點頭。

醫生和曉琳識趣走開。

「婷婷,你還記得我嗎?」方凱輕輕敲敲鐵門,謝婷婷慢慢扭過頭,右臉的疤痕扭曲盤錯,一直延伸到脖頸處。

「別怕,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方凱輕柔細語,像二十歲情竇初開的小夥子一般,眼睛中閃爍著亮光。

謝婷婷擼起袖子,露出疤痕:「疼——」

「不怕,親親就不疼了。」方凱撅起嘴巴,做了一個親吻的動作,謝婷婷莞爾微笑,嬌羞極了。

等候在辦公室裡的曉琳感慨,「方總真是個好男人,出事至今二十多年了,他始終對婷婷姐這麼好。」

醫生以專業角度分析:「其實,那場事故的創傷,方總和謝婷婷,都沒能走出來。謝婷婷無法接受自己毀容的事實,至今神志不清,而方總看似堅強,其實這樣的人,心底更加脆弱。他表面上已經從傷害中走出來了,其實並沒有。當他一個人,尤其是夜裡,過去的事情隨時會讓他處於崩潰中,上次讓你拿的藥他吃完了嗎?」

「快了。」

「再拿一瓶吧,記得不要間斷。」醫生開了藥單。

「醫生,這種藥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方總最近總是恍恍惚惚的,還說自己做過很奇怪的夢。」

「不要緊,他這是在與潛意識中的自我較量,心理的疾病想要克服,很大程度上還要依賴病人本身的精神力量。」

「本來方總和婷婷姐會是特別幸福的一對,真想不通,那場車禍為什麼偏偏發生在他們身上。」曉琳走出辦公室去取藥。

醫生低頭整理病例,每日會有各種各樣的病人被送進來。他們每個人都被過去傷害過,有一些能夠重新走出醫院,而有一些卻始終無法面對過去的自己。

至於謝婷婷,醫生想到了那個下午。

謝婷婷安靜地接受檢查,醫生鼓勵她,「很好,這樣恢復下去,一定能早點出院的。」

聽到這句話,謝婷婷的目光暗淡了一下。夜裡,在值班室睡覺的醫生就聽到護士的喊聲,謝婷婷的病情加重了。

之後,每當醫生稱謝婷婷病情有好轉的時候,謝婷婷夜裡一定會再次犯病。

後來醫生找婷婷談話,她無意中說出瞞了20多年的秘密,卻未料到方凱就站在門外。

文章轉載

《宮廷怨女同性戀》 “宮花寂寞紅”,這五個字多麼深刻地描述了幾千年來千千萬萬的女性在深宮中青春之花寂寞地開放又枯萎。性是人類的一種自然需求,在正常情況下,無論男人和女人都渴求愛情、婚姻與性的幸福,可是宮女們的這種人生權利被殘酷地剝奪了。在後宮,宮女們接觸的男人只有皇帝和太監,...

★喜歡文章請按讚!★  “你覺得婆婆哪種習慣最讓你難以忍受?”“嘮叨。”這是不久前,復旦大學拓山研究中心與蘇州榮格心理諮詢中心聯合進行的一項有關婆媳關係的調查中,76 %的兒媳選擇的答案。     蘇州榮格心理諮...

★喜歡請按讚★ 女人提出分手的理由有哪些,當一個女人提出分手的時候,她其實只是缺了一些東西,有的是缺愛,有的缺安全感。這些都不會是關於原則上的問題,那麼這個時候,女人提出分手的原因往往很簡單,讓人覺得很不靠譜很幼稚,比如說那男人不會做家務……   1:父母不同意...

★喜歡請按讚★ 「滅小三」早已不是新鮮事,無論從霸氣女星應采兒的號召全體老婆們捍衛自己的婚姻,到普通群眾用各式方法剷除小三,這項浩大且持續性長久的戰役,早已在現在這個物慾橫飛的時代打響。     也許你為了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嘗試找過私家偵探,找過私人律師,也在各大網站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