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螢火蟲之戀:一個中年喪偶的愛情故事

暮年喪偶,踽踽獨行於天靜地也靜的羊腸小道上,默默聆聽自己心裡的嘮叨,那種無邊無際的寂寞,是能夠把一個人的心活生生地埋葬掉的。

有些老人在日日複製的孤寂中,忽然天降喜雨般碰上了願意和他攜手同行的另一個人。

這個人把亮光帶進了老人的世界。老人知道,這不是陽光,也不是月光,僅僅只是螢火蟲的光,閃閃爍爍,隨時會滅,但是,那一圈晶瑩剔透、渾圓亮麗的光,卻是他或她暮年裡全部的璀璨。

鰥夫想再婚而寡婦想要再醮,在盈耳的喧囂裡,有真誠的祝福,也有反對的聲浪,其中以後者居多。令人遺憾的是,跳著腳反對的,往往是被他們視如珍寶的兒女。

說一則真實的故事。

呂文和蓓蒂是我的朋友,獨生女荷荷在兩人的悉心呵護下,順順暢暢地長大成人,三千寵愛於一身。年過半百的呂文和蓓蒂鶼鰈情深,花好月圓。然而,現實人生出其不意地閃出的雷電,硬生生地將這個幸福的家庭殘酷地劈成了兩半。蓓蒂在58歲那年心臟病突發,猝然而逝,留下了方寸大亂的父女倆。

22歲的荷荷在葬禮上哭得像個年幼失恃的苦命兒;與妻子同齡的呂文呢,一滴淚都沒有。他不言不語,臉上非常平靜,但是,他眼裡那種近乎絕望的悲傷,卻像尖利的石子,前來吊唁的人都被刮傷了。

蓓蒂生前,等同快樂的符號。她愛說話,不是嘰嘰喳喳那種煩人的饒舌,而是用甜美的嗓音,平實地和人分享許多自尋常生活中提煉出來的哲學,睿智而又風趣。一所充滿歡樂的屋子,忽然間寂靜了,那種感覺足以讓人窒息。

那段時間,呂文像一具被人抽掉了靈魂的空皮囊,活著,又不像活著。和女兒相對時,兩人都刻意迴避蓓蒂已辭世這個令人心碎的事實,但是,迴避得太刻意了,反而令人傷心欲絕。荷荷是會計師,為了化解悲傷,她沒日沒夜發狂地工作,早早離家,遲遲不歸。呂文呢,早在55歲那年便退休了,日子裡的空白是尖尖的子,勾出了一波又一波鮮血淋漓的痛楚。

喪禮過去幾個月後,一日,朋友邀請呂文參觀畫展,就在那兒,他邂逅了一顆溫暖的心。女子比他小3歲,是退休老師,愛音符、愛色彩,優雅地活著,也優雅地老著。兩顆遲暮的心,像兩隻螢火蟲,彼此以自身的亮為對方照出暮年的絢爛。他想再婚,她要再醮。
荷荷反應的劇烈程度,全然超乎他的想像。她哭、她罵、她鬧,只差沒有上吊。最後,她以離家出走的恐嚇方式,讓深愛她的父親做出了與女友分手的決定。

自此,呂文活得像個飄飄蕩蕩的影子。

一年後,荷荷結交了男友,正愛得如火如荼的當兒,鬱鬱寡歡的呂文卻被診斷患上了晚期前列腺癌。他一個人孤獨地進出醫院,電療、化療。數月後,撒手人寰。

在葬禮上,荷荷哭得像個年幼失怙的孩子…

我覺得,殺死呂文的,其實不是前列腺癌,而是心癌。

(錢敏/摘自《廣州日報》2013年6月28日)

我知道我這樣做有點無恥,但是我是獨生子女啊,我不能無後啊…… 我和女友是去年情人節正式開始戀愛的,我們在一起感情非常的好,性格也很合得來,她是那種美麗,溫柔,大方的女孩,當時她21歲,穿得比較時髦,大概是她家裡比較有錢的緣故,我有一種高攀的感覺,她也非常愛我,我們越來越...

三個故事,未婚的看懂了再結婚,已結婚的看懂了更懂得經營婚姻,不懂就可以不用結婚了。故事一 他們相愛三年,準備結婚。結婚前一個月他消失了,留下一張紙條:對不起,等我足夠好的時候我再娶你。她悲痛地撕了紙條。兩年后,他穿著西裝開著限量版跑車回來,卻發現她早已嫁給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并且已經有了孩子。他有些...

也許,你永遠都不知道....當真心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永遠不會告訴你我很忙即使在忙也告訴你很清閒...希望你能陪我,希望你隨時都可以來找我來短信的時候,總會莫名的激動到最後會給你發了一條短信,會魄不急切地等你回信我會不停的翻開手機看看你回了沒有即使鈴聲沒有響手機沒有振動,甚至會懷疑手機是不是出了問題...

新郎們~ 沒有下面50條愛妻守則,休想輕鬆抱得美人歸哦! 01. 老婆用餐時要隨侍一旁,舀湯盛飯;不得有先行用飯之行為。02. 老婆化妝時要快樂等候,衷心讚美;不得有不耐等候之行為。03. 老婆穿衣時要幫忙燙衣,提供建議;不得有冷嘲熱諷之行為。04. 老婆洗澡時要量好水溫,抓癢擦背;不得有貪圖淫慾...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