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撰文/今周刊 陳亭均

去年年底,電影《健忘村》的導演陳玉勳、監製李烈、葉如芬,帶著一眾演員十多位,並排坐在文華東方酒店宴會廳舞台上。電影公司辦記者會,目的當然是宣傳,演員們無論受訪與否,在媒體前總會繃緊神經,裝也要裝出一副聚精會神的模樣,力挺自家的片子。

然而女主角舒淇卻似沒了骨頭,慵懶地賴在沙發裡,在酒店提供的紙頭上塗塗畫畫,畫的是個「旺」字,腦中不知轉著什麼心思。舒淇倒也不是不想配合宣傳,但她天生就有副「即使地裂天崩,也要做自己」的性子,無論何時何地,都大剌剌地講著自個兒想說的話,做著自個兒想做的事。

舒淇:人生沒有對錯,自己要負責和承擔

媒體總有媒體想問的事,2016年9月,40歲舒淇和情纏20年的馮德倫成了婚;加上11月,陶晶瑩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又開了個不知真假的玩笑,暗指舒淇有了身孕。於是大明星是否身懷六甲?想當然耳,成了娛樂界大事,到哪兒,大夥關注的都是舒淇的肚子。

舒淇當天穿了件背心式黑罩衫,線條寬鬆垂墜,肚腹被藏得挺好,《健忘村》記者會主持人黃子佼在台上不忘順口替媒體問她到底「懷了沒?」聽到黃子佼的問題,她笑道:「你這樣,讓我揣『懷』著不安的心情。」這話說了3次。

在媒體聯訪上,她又被問到這問題,她勉強回應了句:「我沒有懷孕。」然後就帶笑聲稱,「我不回答私人感情問題。」接下來她果然就只講戲、講人生,彷彿「忘了」懷孕這事。舒淇說,她很健忘,約吃飯會忘記赴約,工作會忘了休假。「我不用去『健忘村』,就很容易忘記東西。」舒淇賊賊地笑說。

人當然不大可能真「忘了」自己的「私人感情」,無論是現在的或是過去的。即使她拍的電影叫《健忘村》,談的就是遺忘,但舒淇始終知道,自己一路走來的經歷太曲折、太傳奇,來時路,怎麼可能說忘就忘。

「能好好過完一天,就很開心了」

陳玉勳設定的《健忘村》故事是個當代寓言,荒誕搞笑,卻饒富深意。清末民初,中國西南有一偏僻村落,名為「裕旺村」,地方小,人丁六畜生得旺健,村子裡,阡陌交通,雞犬相聞。某日,一怪人入村,自號「天虹真人」,真人隨身攜有寶物,形似黃銅香爐,有神力,戴上者可忘卻過往,是故寶物名為「忘憂神器」。

佛說「人生是苦」,如果真有個「忘憂神器」,能忘卻生老病死愛別離,簡直像場美夢。但有時候,人若「忘了」,生命可能就沒那麼完整了,陳玉勳談到自己的電影,「人生有些部分,是靠記憶存在的,那些東西若是不見,就會缺上一角。」

舒淇對此也知之甚深。專訪舒淇,時間有限,她只擠得出二十分鐘,照舊不答「私人感情」。不過談到「忘記」,她終究還是聊了「生命」。「人生沒有對錯,你自己要去負責和承擔,因為你經歷過的事情,都是你選的。」舒淇靠著椅背,全身沒使力,眼神卻靈動,她身材曲線好,隨便坐著,都優雅地像隻大貓。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049/1050期)。

你可能也會感興趣》

舒淇:生命轉彎處 仰賴的全是態度

最佳金馬女配角兩段挫敗婚姻 讓她學會獨立

單親家庭長大 黃小柔:走入家庭比我想的更美好

 

閱讀全文;更多精采內容請上《今周刊》官方網站;《今周刊》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離婚的女人總會訴說自己丈夫和情婦之間的事情,從情婦陰險的所為中,發現了自己做錯了很多地方。希望她們的話能給所有已婚女人一個預防的藥方。女人要懂得愛自己,這對女人是最重要的。 一,女人太顧家不是好事,家是兩個人的,應該一起來經營 前提都是為他和孩子而想而做,久而久之,家的責任就全到了一人...

女人慾望與男人慾望,像鑽石與石墨一樣,成分一致,表像和感官卻是如此不同。前一個追求晶瑩剔透,切割精良,大庭廣眾之下也不妨拿出來賞鑒賞鑒,用俗話説就是拿得上臺面:後一個烏黑濃重,一摸一手黑,見人之前還要趕緊洗手擦凈才行。 男人的線條比女人單純簡潔 説白了,男人的線條比女人單純簡潔。這跟他們喜歡汽車的道...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情與欲之間,他們更看重欲。我們經常看見男人在日常生活中主動示愛,甜蜜蜜地說“我愛你”之類的,可是在欲望來襲的時候,當他們到了床上,你要讓他們主動示愛,讓他們忍住自己的欲望,真是難於上青天。 讓男人主動示愛也可以,可是有一些事情他們是絕對不會做的,特...

要他追你:去刺激男人狩獵本能 雖然這個年代是男女平等,但要成功擄住他,是要令他主動追求你,因為男人是有狩獵本能,越是千辛萬苦才捕獵得到的,便越會珍惜。而且男人的內心也常有想追求的女人,每當得不到便會出盡法寶,要捉住他們這種心理,不要那麼快地去接受他,要他慢慢等待,這樣一定可捕獲男人的心。 讚賞:找他...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