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老兵內茲

美最後一名“風語者”逝世,美國二次大戰期間可以勝利,都是因為他們...

二戰風語者在傳遞信息

美最後一名“風語者”逝世,美國二次大戰期間可以勝利,都是因為他們...

■因為他們的語言沒有外族人能夠聽懂,他們開發的密碼從未被日本人破獲,保全了太平洋戰場上成千上萬的美國士兵。 
■美國海軍陸戰隊表揚稱:“如果沒有使用納瓦霍語,海軍陸戰隊永遠無法攻克硫磺島。” 
■切斯特-內茲說:“如果我的國家需要,我還會義無反顧地當名風語者。我們在二戰期間用我們的母語戰鬥,我們很驕傲。”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制勝的關鍵要素是那些從未上過戰場,整天跟數字打交道的人:密碼員。 從潛艇戰到諾曼底登陸,從中途島海戰再到擊斃山本五十六,失敗的一方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在密碼上栽了關鍵性的跟頭。 英國前首相丘吉爾曾形像地稱這些密碼員是“下了金蛋卻從不叫喚的鵝”。 


二戰期間,在太平洋戰場上,日軍總能用各種方法破譯美軍的密電碼,這令美軍在戰場上吃盡了苦頭。 為了改變這種局面,29名印第安納瓦霍族人被徵召入伍,因為他們的語言外族人無法聽懂,所以美軍將他們訓練成了專門的譯電員,人稱“風語者”。 6月4日,美國最後一名“風語者”切斯特-內茲去世,終年93歲。 從此,美國海軍的29名“風語者”全數凋零。 究竟是怎樣一種語言造就“無敵密碼”的神話? 6月5日,《華盛頓郵報》披露這些“風語者”跌宕起伏的傳奇密碼人生。 


為何編制非常難懂的納瓦霍密碼? 
美軍密碼屢被破譯納瓦霍語無書面形式1921年,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的納瓦霍部落,一名叫內茲的男孩出生。 從咿呀學語開始,他就跟著父母學會了納瓦霍語。 


慢慢長大後,父母把內茲送到寄宿學校,在這裡,英語成為他的第二語言。 從小說慣納瓦霍語,內茲總是在老師提問時用納瓦霍語回答,老師甚至用肥皂洗嘴巴來懲罰他。 就是這樣一種會被老師懲罰的語言締造了他的傳奇人生。 


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突襲珍珠港,美軍被迫對日宣戰,交戰初期,美軍的密碼屢被日軍破譯,致使其在戰場上吃盡了苦頭。 
就在美軍高層焦急萬分時,1942年初的一天,美海軍辦公室來了位自稱約翰斯頓的美國白人。 他提出一個大膽建議:徵召美國最大的印第安部落納瓦霍人入伍,使用納瓦霍人的語言編制更加安全可靠的密碼。 在當時,納瓦霍語對部落外的人來說,無異於“鳥語”,非常難懂。 


媒體報導稱,軍事當局決定選取納瓦 霍語作為代碼的原因主要是因為該語言的語法和音質對於非納瓦霍人而言幾乎是無法學習的,而且該語言是沒有書面形式的。 
約翰斯頓曾跟著父親在納瓦霍地區傳教,他是為數不多的能流利使用納瓦霍語的非納瓦霍人。 他向美國海軍演示納瓦霍語可以在20秒內完成將一條3行長的信息加密、傳輸、再解密的全過程,而當時的其他裝置則需要30分鐘才能完成同樣的過程。 震驚的美國海軍認定這是件“了不起的事”,但還是做了一次評估。 


評估顯示,當時世界上只有少數非納瓦霍人能熟練地用這種語言,而這些人中沒有一個是日本人。 於是,美軍答應協助約翰斯頓實現這一構想,開始招募納瓦霍土著新兵。 
1942年年初,一名海軍陸戰隊征兵人員來到內茲就讀的寄宿學校,尋找會說流利的納瓦霍語和英語的年輕納瓦霍人。 報名參加的內茲坦言,最先吸引他參軍的是海軍陸戰隊的製服。 能穿上夢寐以求的好衣服和填飽肚子,內茲覺得很滿足,儘管備受歧視的納瓦霍人當時在美國甚至沒有投票權。 


“風語者”如何準確傳遞無敵密碼? 
設計211個密碼軍事術語對應納瓦霍詞彙1942年5月5日,經過嚴格的選拔和培訓,內茲及另外28名新入伍的納瓦霍族年輕人組成海軍陸戰隊第382野戰排,受命編寫密碼。 但是這些黑頭髮、黃皮膚的納瓦霍族年輕人卻差點喪生在自家美軍的槍下,因為他們長得跟日本人太像了,而他們的任務又是保密的。 


29名納瓦霍族年輕人成為美軍第一支少數民族情報部隊,人稱“風語者”,他們的使命是創造一種日軍無法破解的密碼。 他們從自然界中尋求靈感設計由211個密碼組成的納瓦霍密碼本。 因為納瓦霍詞彙中並不存在軍事術語,他們將常用的軍事術語和原始的納瓦霍詞彙對應起來。 例如,貓頭鷹代表偵察機,鯊魚代表驅逐艦,八字鬍鬚則代表希特勒等。 密碼設計完成後,美海軍情報機構的軍官們花3週的時間​​力圖破譯一條用這種密碼編寫的信息,終告失敗。

 

就這樣,被美軍稱為“無敵密碼”的納瓦霍密碼終於誕生。 密碼本完成後,這29名“風語者”被鎖在房間內長達13週,每個人必須背會密碼本上的所有密碼,然後將密碼本全部銷毀,以免落入敵人手中。 


在接下來的戰鬥中,美軍使用“人體密碼機”造就了“無敵密碼”的神話:他們編譯和解譯密碼的速度比任何密碼機都要快;他們成功地從飛機或坦克等移動目標上傳遞密碼;因為他們的語言沒有外族人能夠聽懂,他們開發的密碼從未被日本人破獲,保全了太平洋戰場上成千上萬的美國士兵。 


對於“風語者”快速、準確工作的讚揚貫穿於整個二戰戰場。 在硫磺島戰役中,6名“風語者”在登島的前兩天裡保持24小時不間斷的工作,總共收發超過800條信息,無一出錯。 美國海軍陸戰隊表揚稱:“如果沒有使用納瓦霍語,海軍陸戰隊永遠無法攻克硫磺島。” 


日軍四處捉拿被捕會不會洩密? 
為保證密碼安全同伴試圖殺死被俘者剛被分配到作戰軍隊時,“風語者”並不被信任。 當“風語者”開始傳遞情報並且一切正確無誤時,美軍就開始像對待國王一樣對待他們。 “風語者”被尊稱為“酋長”,經常會聽到美軍諂媚地說著:“酋長,讓我幫你拿報話機,讓我幫你拿槍。 


1942年到1945年間,那些操著一口納瓦霍語的“風語者”參與了太平洋艦隊發起的所有進攻行動。 


日本人儘管能夠截獲這些情報,但對這些近乎“天書”的文字感到束手無策,於是日軍開始四處捉納瓦霍士兵。 當時的日本總參情報部長有末精三回憶稱,“我們曾經抓住了一名'風語者',逼迫他來破譯納瓦霍語密碼,但其餘的'風語者'為了保證納瓦霍密碼的安全不惜試圖殺死這名被俘的'風語者'。”但戰後,這名被俘的“風語者”與戰友重逢時說:“儘管你們那樣對我,我始終沒有出賣你們和美國。” 


獲國會榮譽獎章戰後生活是怎麼樣? 
解密前一直對自己的過去“保持沉默” 
二戰結束後,軍方認為這些密碼員可能再派上其他重要用場,因而不宜暴露。 因此,他們奉命回到家鄉。 因為涉及軍事機密,他們在戰後一直對自己的過去“保持沉默”。 每當孩子們問:“爸爸,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你都乾了些什麼?”,“風語者”總是緘默不語或簡單地回答:“我是個話務員。

”無論是戰爭影片的描述還是戰爭史實的記敘都不見納瓦霍人的踪影。 直到1968年,“風語者”被美國官方正式解密,這一機密才被公之於世。 


2001年7月26日,美國總統小布什為沈默了半個多世紀的“風語者”頒發了美國政府最高勳章——國會榮譽獎章。 很久以來都被人遺忘,包括內茲在內的4名白髮蒼蒼的“風語者”流著眼淚領下這遲來半個世紀的榮譽,而其他的25人早已離開人世。 從此以後,內茲開始正大光明的在電視上露面,愛旅行的他還四處演講,講述“風語者”的故事。 他常說:“如果我的國家需要,我還會義無反顧地當名風語者。我們在二戰期間用我們的母語戰鬥,我們很驕傲。” 


2002年吳宇森導演的電影“風語者”將他們的故事搬上了大銀幕。 


2014年6月4日早晨,內茲因腎衰竭在睡夢中平靜離世。 美國沉痛送別最後的“風語者”。 從此,美國海軍的29名“風語者”全數凋零。 


美媒稱:“內茲的逝世意味著海軍陸戰隊一個歷史時代的結束。”如今,隨著現代科技的發展,納瓦霍密碼可能已經算不上高明,“不可破譯的密碼”神話或許早已被打破,但它走過的那段光輝歲月將永遠不會被人們忘記。 


本組稿件由本報綜合報導袁金會揭秘“鳥語”納瓦霍語外界能聽懂的不足30人隨著部落民眾的生活越來越西化,現在會講納瓦霍語的人越來越少。 英國《獨立報》稱,這種語言僅在美國西南部使用,除了本部族的人使用,外界能聽懂的不足30人。 


這種被稱為“鳥語”的納瓦霍語是一種沒有文字而又極為複雜的語言,依靠其族人世世代代的口耳相傳而得以延續。 納瓦霍語的語法和發音都極為怪異,聽起來有點像野獸的怪叫。 它以語調的強弱不同來表達語言內涵,同一個音用四種不同的聲調說出來就表達四種不同的意思。 一個會講納瓦霍語的人曾說,納瓦霍語的詞彙十分生動、形象,“一個詞就可以讓你的腦海中浮現出整幅畫面。” 


納瓦霍民族女性可以隨意“休夫” 
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與新墨西哥州交界處,蜿蜒地縱橫著一條巨大深邃的峽谷。 納瓦霍人是這裡的主人,他們祖輩生活在這裡已400多年。 
納瓦霍部落呈現出母系氏族社會文化特徵:家庭的所有權和神聖靈物的看護權都在女性手裡。 因為女性比男性少,女性可以隨意“休夫”,看丈夫不順眼就把他的財物集中起來擺在門檻,丈夫看到後就會撿起財物,然後哭著回到母親家裡。 


20世紀初,印第安人是美國最窮苦的人。 當美國被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後,3600多名納瓦霍青年應徵入伍,當時全世界只有5萬納瓦霍人。 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這29名“風語者”。 如今,納瓦霍部落是美國印第安土著居民中人數最多的一支。 沒有納瓦霍部落的同意,聯邦調查局或中央情報局是不能進入這裡行動的。 納瓦霍部落首領雪萊稱他們是美國社會中的“二等公民”。 在部落裡,很多地方至今沒有通水通電,有種說法是他們想保留最原始的生活方式。 

在也看不到你的身影 再也沒聽過你的聲音 雖沒你的消息 我還是保持該有的鎮定 下定決心放棄 不再任性的等你 你的眼裡 我看不到我要的愛情 真心變的沒意義 所以不該堅定 愛總是要別離 精采原文在這裡>>...

我靈魂的宇宙 在另一個時空裡 愛上了你 那裡的空間 沒有三度 不見四度 只有我的愛情 超越一切 只愛你 那裡,只有我的心 可惜 我的軀殼還在這個空間 只能偷偷的低戀你 畢...

那天,去年夏天 究竟是哪一天呢 我不記得了 也無從回憶 一切,只剩個感覺 感覺我心 飄離了胸膛內的窟窿 輕悄的 掛在你身上 也許這動作太無聲無息 我沒有發現 但一個人沒有了心 能活...

如果你很愛很愛一個人﹐可是有時候難免會受你所愛的人的氣﹐ 你可能會很氣很氣﹐但不論如何氣﹐不要去爭輸贏、爭面子﹐ 要記得﹐不論如何﹐自己都不要做一個後悔的人﹐寧可讓一步。 如果你能原諒她﹐那就原諒她﹐那怕自己情感也很受傷。 如果你不能原諒她﹐那就同情她﹐因為...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