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維持性感的秘密 乳暈想要粉紅色 真的可行嗎?

採訪撰稿/陳欣.本文特別感謝維格醫美集團兩性康復及再生醫學中心 李伯寧醫師提供專業諮詢

 

乳暈的顏色及大小備受很多女性大眾的關注,特別是乳暈的顏色更是焦點,乳暈是乳房組織的一部份,相對於胸部的皮膚有較深的顏色,在兩性交往的過程中,它的黝黑與否,常陷入與性經驗多寡成正比的迷思當中,不但影響自己的心理也連帶影響到社交生活,帶你深入了解怎樣才能維持顏色又能維持幸福!

 


 

講求顏色 也要知道乳房美學

調查顯示,有八成以上的男性欣賞粉紅色的乳頭和乳暈,而有六成以上女性的乳頭和乳暈呈現暗紅色,甚至發黑,尋求乳暈顏色美化的女性並非少數,李醫師指出,要談乳房、乳頭、乳暈要從綜合美學概念出發,這是密不可分的。構成美學的要件有四個,顏色、形狀、對稱、質感四大要件。一般人會容易陷於美麗的乳暈必須是粉紅色或偏紅色的迷思,其實乳暈的顏色跟個人天生膚色有關,一般人正常的乳暈顏色有色階,如果小麥色膚色的人硬要追求粉紅色乳暈是不切實際的,但是可以在可行的範圍內調整大小和淡化色澤。以東方人最適合的乳暈尺寸,B罩杯約2.5至3公分;C罩杯約3至4公分較為標準,超過4.5公分相對看起來就會顯得乳頭過大。

 

乳頭和乳暈相對的大小比例要1:3是最為完美!會造成乳暈色素沉澱有幾項原因,其中以性荷爾蒙和退黑激素為首要因素,會影響性荷爾蒙的原因包括了懷孕、生產、哺乳、更年期,退黑激素則會受到熬夜、日夜顛倒或失眠的影響,再來摩擦或是哺乳嬰兒吸吮式的摩擦,也會造成乳暈暗沉較無光澤。乳房的美感有一部分是講求對稱性,現今一般女性有30~40%乳房是不對稱的,再加上如果乳頭有顆粒、濕疹或凹陷,這些病態也會影響美型。

 

維持性感的秘密 乳暈想要粉紅色 真的可行嗎?

 

 

兩性回春 醫美領先多項技術

現今醫美回春技術在醫學研究上不斷的進步和創新,有著兩岸兩性回春術領域的開創者和多年經驗的再生醫學治療相關研究的李醫師表示,淡化乳暈的方法有幾種:市售的乳暈漂紅霜,是把人工加料的漂紅酸或A酸、熊果素、維他命C等加入,塗抹到皮膚上因為酸鹼值變化,就產生變色反應,像是變色口紅的原理,它的穿透率和吸收效果跟商品的載體有關,一般沒有添加特殊載體的情況只有4~5%會穿透到作用層,有些女性也會因為酸性刺激產生過敏或搔癢的情況,或是乳頭呈現不自然色澤的情況。

 

另外就是雷射治療,脈衝光屬於廣泛頻譜的光比較不適用於乳暈淡化,單一波長雷射若是打在乳暈上只可以得到短暫淡化乳暈的效果,在施打上要注意使用低能量和慎選雷射波長才是對的施打方法。

 

PRP (platelet rich plasma),也可運用在改善乳暈顏色方面,單次注射可以將乳暈直徑縮小0.5至0.8公分,之後四到六週再進行2至3次施打,就會有疊加效應,不僅有淡化色澤一到二度的效果,也可以重拾乳暈的敏感度,提升女性性生活的滿意度,維持效果因人而異。

 

乳暈治療屬於專業治療項目,乳暈自然的顏色或深或淺都不會影響健康,也不會影響正常的功能,有些不肖業者為求效果迅速添加一些對皮膚有刺激性的酸鹼藥物,產生過敏性紅腫、濕疹或潰爛性傷口,反而在傷口癒合後形成凸出難看的疤痕,所以消費者應該慎選安全成分的商品,有需要也可尋求專業的醫師診斷評估後做適當的療程,才能真正達到理想效果。

 

 

 

醫師小檔案

維持性感的秘密 乳暈想要粉紅色 真的可行嗎?

李伯寧 醫師

經歷:維格醫美集團兩性康復及再生醫學修復中心主持人︱台灣婦產科專科醫師︱台灣衛生署立屏東醫院婦產科主任︱北京寶島婦產醫院愛宜珍兩性康復及再生醫學中心主持人︱北京國際醫療兩性康復及再生醫學中心主持人︱安和婦幼醫院兩性康復及再生醫學修復中心主持人

專長:陰道回春︱自體脂肪移植︱針劑注射︱童顏針︱骨關節及幹細胞再生注射

 

 

 

※ 更多本期雜誌精彩內容請至《醫美時尚》官網 http://www.dr-beauty.net


維持性感的秘密 乳暈想要粉紅色 真的可行嗎?

【歡按讚加入《www.facebook.com/drbeauty.magazine》粉絲行列 。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23歲她陪你參加你朋友的婚禮。婚禮上新郎親吻新娘。你摟著身邊的她說:我們也結婚吧。她偏偏掙脫你的懷抱扭過頭,我才不要嫁給你呢。臉上卻都是甜蜜。25歲你們結了婚。臥室裡,客廳裡掛滿了你們的結婚照。你摟著她喊; 程太太、程太太…… 她像每一個疼愛丈夫的小妻子一樣,每天早上幫你...

今年冬天,一日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一個聲音帶著久違的氣息叩響我記憶的大門。她— 初戀回到家鄉,約老朋友聚會。當晚回家,躺在床上,一種莫名的感覺指引我想起了年輕那件事。16歲時,高一報導,尚早,坐在心儀的位子上,看著門口,巡視著每一位進來的新同學。陡然間,眼中一亮。見進來的第三位同學,...

愛呢?也是應該坦白嗎?在我為成人大學上的一堂課上,我做了一件「不可原諒的事」。我給全班出家庭作業,作業內容是「在下週以前去找你愛的人,告訴他們你愛他。那些人必須是你從沒說過這句話的人。」這個作業聽來並不刁難。但你得明白,這群人中大部份超過三十五歲,他們在被教導表露情感是不對的那個年代成長。不能表現情...

臨近下班的時候,張華打來電話,語氣溫柔地說:“親愛的,我終於忙完了,晚上我們吃飯慶祝一下啊!”我盯著電腦屏幕上閃動的QQ頭像,略帶遺憾地說:“天啊,我已經約了人呢。要不明天吧,明天一定幫你慶祝,好不好?”張華是我相處近一年的男朋友。他是一家廣告公司的部...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