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文章出處:魅麗雜誌115期 2017/04

4月意識與能量

當自己願意,才能跳出迴圈,接受自己的全部...

死亡意識的背後

放手讓愛交流

生命是一場旅程,先走一步的人只是到遠方出差旅行,未來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

心理影響生理,心念影響能量。看得見的身體病症、看得到的情緒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只有真正從觀照自己的內心開始,才能看見冰山下潛意識深埋的想法、恐懼、貪念或壓力。重新調整自我的情緒與心念,化解冰山讓愛交流,人生旅程可以更輕鬆舒暢。

診療過程中,許瑞云在很多痛風、關節炎的病患身上,常見到有些疾病帶來「我終於可以好好休息」的訊息,也有不少癌症病人更是懷抱著死亡動力的能量。許瑞云說明:「很多人的意識上想活著,所以會到處求醫,但是潛意識又覺得活著很辛苦,認同死了比較輕鬆。如果他潛意識不想活的話,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他,除非他自己能夠正視這個念頭,並且願意改變,願意好好的活著即使覺得辛苦或痛苦。」

 

當自己願意

才能跳出迴圈

當自己願意,才能跳出迴圈,接受自己的全部...

很多生活過得痛苦又跳不出迴圈的人,無論是自己的固執造成的苦,或是環境逼得他苦。常見旁人看到後覺得不捨,忍不住主動提供解決的建議,最後卻不但幫不上忙,還容易鬧得不歡而散。

「你必須尊重他的苦。」許瑞云表示:「我不會刻意去改變任何一個人,一定是當他們自己不想過得那麼苦、主動求援時才會進行協助。如果他沒有意願時,沒有人可以改變他。」

因此就算是看診後恢復健康的案例,許瑞云也認為:「病人不是我治好的,而是他自己願意改變而康復的,我只是負責協助他找到生病的原因,要不要改變,是他的選擇,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們只能負責自己的部分,無法越權強行要求別人按照自己想要的改變。」

「我們一般都會搬出『我為你好』的理由,然後就要求對方必須依照自己期望的方式改變。然而大部分這個『為你好』的背後,都帶有自己的恐懼、貪念、期待,只是自己常看不到。」當他們不想改變時,只要尊重他們現在的狀態就好了,若是不尊重對方,對於這個狀態也無濟於事。

「當你要強迫他改變時,兩個人就會開始衝突吵架,他會更陷入痛苦中,雙方停止愛的交流,也會一起失去力量。」當事人還沒有動力改變時,我們能做到的僅是「祝福」。許瑞云建議可以告訴對方:「我知道你在經歷你的課題,這個苦背後是有禮物的,我深深地祝福你,如果你需要我的支持或協助的話,我會永遠支持你的。」

 

接受自己的全部

你已經做到最好的狀態

然而面臨生命議題時,許多人雖然理智上認同生命無常的道理,但當生離死別真實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卻仍很難釋懷。「我們和比較親近的人,在能量場上都會有交織和連結,因此對於這個能量的轉變,會比較困難,這是人性。」許瑞云說明:「但是事實上你捨不得的不是那個人的離開,而是想要持續地被愛,所以捨不得他給你的這分愛。只有一個曾經愛你、或是自己為他付出很多愛的人離開,你才會有捨不得的感覺。不然如果一個不愛你或無關的人離開了,可能只會覺得稍微有點遺憾罷了,不會有痛苦感。」

有些子女在父母親離開後,走不出傷痛,看著家中父母親的遺物,睹物思人,丟不掉也放不下。對於父母離去這麼深刻的執著,許瑞云表示:「有些人走不出來的是因為捨不得這份愛和被愛,也有不少人是因為內疚,覺得自己在父母生前不夠盡孝,所以在父母死後感到內疚,或是覺得對父母做了不對的處置,所以才會感到後悔。」

有些人平常和父母之間的感情還不錯,可是送走父母之後,依然留下很多的遺憾,覺得最後的時間照顧得不夠好、後悔自己當初沒有做得更多更好。許瑞云認為:「那些都只是自己的想法,然而事實上你已經做到當下能做的最好的狀態,沒有人會刻意的去做得不夠好。」

每一個人生在世上,除了上班的工作之外,都還會同時兼顧許多身分,例如要照顧父母、協助另一半、陪伴小孩,就算擁有三頭六臂,也很難事事兼顧。許瑞云認為不需要對自己做事的標準訂得這麼嚴格,大部分能對自己寬容的人,也能對身邊的人寬容。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不如預期,若是事後可以彌補的,我們再想辦法改變,如果不能改變的,那就讓它過去,就當成演這場戲時不小心跌倒NG了,再站起來就好。「接受自己的全部,也接受自己只能做到這樣。接受當時的自己,已經達到自己能做的最好的狀態。」

 

【《魅麗雜誌115期/4月號》。更多精彩內容,請上《魅麗雜誌》官網;《魅麗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李強以前是位軍人,半年前轉業分配到老家離江這個縣級市,在機關事務局工作,他的模樣高大威武,眼神堅毅,是姑娘們心目中那種標準男子漢的形象。 李強在部隊時是正營級職務,根據國家有關規定,從部隊轉業到地方職務上須降半級,於是,他到局裡只能任副局長,不過工資什麼的還是可以參照部隊裡的職務套改。局裡那位漂亮的...

陽城有一家叫錦記的酒店,和李蒙所在的林業局只相隔一條國道。 李蒙在林業局任辦公室主任,單位上的對外接待是她的工作之一,錦記離林業局近,菜的味道不錯,收費也公道,所以除了省裡來客外,其他客人李蒙都往錦記帶。 錦記酒店是一對夫妻開的,上下兩層,樓上樓下共有七個廳供客人用餐,但掌勺的只有老闆一人,白淨豐滿...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她歪著頭坐在在那裡沉思。 坐在她對面的李姐打趣道:“該走了,又在想你的金龜婿呀?他或許就在樓下等你呢!” 她笑了笑,算是回應李姐。她和她那個他從戀愛到結婚,明天就已整整三年時間了,只要不出差,都會風雨無阻地到辦公室樓下等她,不見不散,這已成...

外面的雨淅淅瀝瀝的下,寒風凜冽的吹拂,她獨站在門檻下,感覺有一絲絲的冷。這個時候是下午5點,公司已下班,她的同事們早已回去了,只有她自己仍呆在此。她有些焦急的朝街道盡頭那邊望去,心想,他怎麼還不來?她知道街道的對邊有個男人在盯著她,但她不想理會他,也不願接受他的任何關懷。男人不過20多歲,而他的臉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