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平路Profile 

*    本名路平

*    台灣大學心理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碩士

*    當代最卓越的作家之一

*    資深文創人、社會觀察與時事評論家

*    最新著作《婆娑之島》

 

她靜靜如貓咪般輕巧的走了進來,開口就先問我們:「做這樣一本雜誌,很棒!真是不容易,很辛苦吧?」第一次有受訪者這麼關心我們。對於出資不易,文字工作的辛苦,她都深深有感,這樣一份體貼友善,讓人留下濃濃感動,雖有著看似中性的筆名「平路」,但她其實有著非常溫暖細膩的內心呀!

 

平路不讓我們喊她老師,再三強調不敢當,「喊我平路吧!」她一直說。不想用任何稱謂或符號武裝自己,但也不否認女性不免需要一些面具或裝扮,支撐自己的身份與社會定位;她的新書《婆娑之島》中以兩位男性古今交錯的生命歷程,以各自眼光看著台灣,魂牽夢繫愛著這塊充滿生命力與自然律動,如母親般包容又奔放的土地。但為什麼是用男性的角度去呈現這份感情?「我一直相信,只要是人,就同時擁有男性與女性的特質在血液之中,都是類似雌雄同體的狀態,世界上沒有什麼絕對的女人或男人。」也因此,性別對平路來說不是這麼需要被強調的事情。

 

自我實現 

帶來生命最巔峰的滿足 

「你不覺得,有點陰性特質的男性更體貼更打動人,而帶點陽剛特質的巾幗更有吸引力嗎?只有真正做自己才能發自內心獲得快樂,這個收獲太大了!非常實惠。」平路緩緩地說,看著她修長腿上那雙平底馬靴,說服力十足。發自內心的做自己才是一個別人沒有辦法取代,他人能否理解都不重要的報償,「這是心理學上說自我實現,帶來生命最巔峰的滿足感。當我們可以擺脫別人的要求,不再免強自己滿足社會的價值觀,或順應時代的趨勢,在某個意義上來說,就是走不同的路,走出一條只屬於你自己的道路,它一定會回饋在自己身上。為了自己去做的事情,就算辛苦與危險,但就像小時候,每一次逃家,都帶來更多的興奮與快樂,人就是這樣在令自己成長。」

 

「其實我也一樣在被性別影響,尤其身為一個女性,不管你做了多少披荊斬棘的事情,但是社會化的過程對女性影響更大,打開每一份媒體,它都在教一個女性該如何去迎合社會規範,同時也處罰你,當你選擇不去遵守這些規範時,幾乎是無所逃於天地間。」走筆至此,不禁想到最近的小公主事件,是呀!是男是女有什麼重要?重要的是她既自信又勇敢,這種大膽相信自己如此美麗的心情,比什麼都更可貴,她的自我感覺良好或許憑添了日常生活中的小趣味,但若因此嘲笑她,扒糞她,就是大眾的價值觀過於狹隘了。

 

為著自己內心的喜樂 

做每一件事情 

戀愛,婚姻,也是一次次生命的冒險練習,就算它是荷爾蒙的作用,但因為另外一個人的牽引,你會能量跳高了一個層次,會發現自己竟然可以有這麼多的突破與超越,看起來是愛上別人,但它會讓你看到自己原來藏有這麼多能量,原來可以超越原先以為的存在的障礙,「如果這樣去看婚戀,去看待我們與別人之間的關係,與每一次自己扮演的角色,那後來終於就是回饋到自己身上的學習就是,原來我是為著自己內心的喜樂與滿足,在帶領著我做每一件事情。人會越來越聽到內心的聲音,內心的聲音是,你越讓它講,它就越願意說給你聽。在這個學習過程中不管往前或往後看,別人的想法或評論終將都不再重要,這個過程,讓我們的心越來越透明誠實。」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62期/ 11月號】

雖然不認為自己真能回答這個問題――畢竟我沒有「判斷一個男生是否真的愛我」這種需求――但我看到自己五個月之前給對應問題寫的那個答案竟然有如彼好評,說明這種機械而經驗的判斷準則對一些人還是有點幫助的(當然,如果也有人不屑一顧或者咬牙切齒地按反對,我完全理解)。那請讓我越俎代庖地在知乎幾位感情問題專家秒殺...

一、朋友講的故事   “他前陣兒有個哥們儿的老婆沒了,腦出血,才三十出頭歲, 結婚不到4年。這女的從小就腦血管畸形, 然後他的哥們儿是go-vern-ment的,家裡還有底子,前途無量,比這女的大1歲。 當時他們倆一塊兒的時候,那女的就跟他說,我先天有病,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沒了。...

【我是在用想像維持對你的愛情,還是在用你維持想像的能力】 我曾經深愛過一個人,幾年過去了,釋然很多,也終於明白,終於能夠放手。他是我心中那個被神話了的人,真實的存在著,但在我的世界裡,他永遠不會在走進來,他會走的越來越遠。最後遠到我連偷窺他都找不到地方 ...

作者:朱怡婧, 那麼多人選擇繼續等待啊,那我來潑潑冷水。 所謂第一感覺就對的人,當然了許多人說的都是我要求也不是很高啊只要談的來就可以了,也不需要高帥富過的去就可以了,但其實這種人在“第一感覺”的時候,你基本就會發現沒感覺。 我要聲明一個觀點,在男女關係裡,沒感覺才是最基本...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