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曖昧是什麼玩意,用了這麼多年,卻還是解釋不清。這個“用”的意思,是指文字層面,在實踐中就是男女關係說不清。經過幾個月的片斷思考,終於理出點頭緒,並找出5種典型表現。

男女玩曖昧的五個典型表現

第一、故意挨著坐

酒場上坐位置大有講究,誰坐在主座,誰坐在上座,誰坐在裡邊,這是很根本的問題,有時可以上升到原則高度。裝錯兜不行,上錯床不行。此話發揮後用在酒場上,找錯位也不行。

似乎誰挨著誰坐略微寬鬆點,一般來講,挨著坐是曖昧的曖昧。尤其初次相聚,或者僅見過二三面,男女間比較陌生,彼此礙於面子還放不開,只有靠拉近距離增大曖昧指數。他對她有好感,她對他有想法,那麼固定好主位置後,便尋找挨近對方的藉口。一旦實現了目標,就可以順藤摸瓜地實施曖昧計劃,由初級曖昧向著高級曖昧轉化,最後曖昧成功。那首歌唱得好,請靠近我,別讓曖昧從我身邊遛走,我就要這樣曖昧到底。

第二、上來要電話

男女初次相識在酒場上,互相留下聯繫方式,本是無可厚非的事,酒場也是社會交際的集散地。有的人在這方面很不自覺,因為想曖昧有企圖,就可以一管不顧。我有位朋友專愛幹這種事,只要見了漂亮風韻小資的女性,不管是不是與人家初次見面,不管人家是不是名花有主,不管人家的情人是不是在場,不管是不是提供交流的機會,他總是厚著臉皮問人家要電話。

當然人家大都不好意思拒絕,讓他的曖昧陰謀一次次得逞。由於問電話的方式直接生硬,動意明顯,不注意技術處理電話後的曖昧成分,弄得周圍人都替他難為情。更有曖昧在後邊,他問清電話後,總有理由找人家,也許真能好事成真。

第三、實施小動作

小動作與大動作的區別,在於大動作張揚,小動作偷工減料比較低調。這種曖昧表現容易發生在相對熟人間,​​彼此具備了一定的好感基礎,或者一方主動而對方也不在意,往往具備試探和挑逗的故意。小動作還包括用眼神交流,那種獨特而難以形容的光芒,充滿了若干曖昧和曖昧,明眼人還是能夠品味出來,曖昧與非曖昧就是不一樣。

如果再寬泛一點,特意地為對方挑菜斟酒遞紙巾,甚至主動代對方喝酒,默默地進行獻殷勤活動,也算小動作的重要組成,背後具有一股曖昧作支持。或雙方配合曖昧,或單邊實行曖昧,總有小動作充當語言。非曖昧關係的男女間,說話與行動自然而陽光,與曖昧關係渭涇分明。

第四、嘴上似抹蜜

酒場上的男女一樣不能免俗,誰都願意聽甜言蜜語,即使明明知道對方違心地恭維,也不願意挑破公開的秘密。有人說,曖昧從嘴上開始,嘴是曖昧傳播器。以我淺顯的研究,此言得之。看好某個男人,相中某個女人,當不能挨著私下交流,或根本沒有暗中表達機會時,便會將突破口選在嘴上,從嘴出發,直接的或間接的,明確的或隱約的,全為傳送曖昧的信息。

尤其男女間的曖昧意思,無論怎麼掩飾,總有破綻露外邊。比如極力討好某個人,近乎肉麻發嗲的程度;比如極力動用與眾不同的詞語,突出表現自己,以引起對方關注;比如有詞沒詞地與對方乾杯,雖然詞不達意,一片曖昧在酒中。

第五、酒後送回家

我最反感酒後再糾纏,多數時候酒場一散,該走的程序應酬完畢後,立馬走人。既不搭順路車,又不願意捎帶腳,這樣也省卻了許多麻煩。有的人剛落座,便留意關心同桌人的酒後路線,提前預訂車載事項,尤其喜歡搭送半生不生說熟不熟的異性人。

遇到不領情的,人家會當場婉拒,自找回家方式。當然,也有半推半就和不推而就的人,如果雙方都孕育了曖昧基因,這可是曖昧之旅。其實,對這種人來說,主動要求送回家只是藉口,以此驗證曖昧指數有多高,沒準送到家裡不出來,沒準車到半路轉了向,送到比家更曖昧的地方再次瀟灑。有多少曖昧事,就發生在送回家的路上,恐怕沒有人說得清。


怎麼樣平淡幸福的度過一生,每個人都想得到答案。隨著年齡的變大,我們選擇的生活環境也在變化,下面看看什麼才是平淡卻又幸福的生活。肯定感動你! 20——30歲和你一起浪漫 冬天的夜晚騎車去湖邊聽薩克斯,天很冷,我的手套讓你帶,我站在車後座,用雙手幫你捂耳朵。 夏天的傍晚一起坐路牙...

哭的時候沒人哄,我學會了堅強; 怕的時候沒人陪,我學會了勇敢; 煩的時候沒人問,我學會了承受; 累的時候沒人可以依靠,我學會了自立... 就這樣我找到了自己, 原來我很優秀,更可貴的是,世界上, 我只有一個,只有一個我! 漸漸地...

民以食為天,戀愛中的人把彼此當作天,只不過愛情在人生裡倒底該佔多少比重,是「主食」還是「甜品」?最近我看到了一個例子。有一對朋友之間的愛情關係是這樣的。他們從不每天打電話,有時候甚至一個星期也見不到一次面,因為一到五各要上班,假日偶爾還得加班和進修、會會朋友、陪家人吃頓飯。 但是他們不來如影隨形這...

第一條:努力賺錢,自己花台幣越來越薄,男人越來越不可靠,如果自己有錢,一切都可以好過點。我最近勤於逛新屋、看豪宅,希望有一天能在自己的浴缸裡看山,廚房裡有菲佣燉著雞湯,透明玻璃餐桌上有一盆草莓和一壺expresso,洗完澡後穿上Tsumorichisato的睡袍,看看報紙雜誌,再換上miumiu套...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