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男友花了六萬元,買斷了我的青春

在我18歲那年,我與輝便結識了。

輝比我整整大十歲。在他二十歲那年,他就開始創業了,

而我在他事業最輝煌的時刻與他相遇。

 

我的青春美麗吸引了他,

而他的成熟氣質也成功得喚起了我對他這位成功男士的崇拜感。

  

輝追求我時,我心裡是十分歡喜的。

 

我似乎早就預料到他會喜歡上我,因為當時在系裡,我也算是美女一枚了,

追求者也有許多。

可是,系裡的學生們怎麼PK得過在社會上打拼了N年之久的輝呢?

 

在輝向我表白後的兩週後,我就成為了他的女友。

與輝在一起的日子,是很快樂的。

 

在我大學畢業後,便搬到輝買的房子裡,與他過起了小夫妻的生活。

他對我很好,吃穿住行都會給我最好的安排,

他不讓我上班,讓我安心地做他的小女人。

我憧憬著,在某個特殊的節日,他會單膝下跪向我求婚。

  

可是,我還沒有等到輝的求婚,卻得到了婆婆要來了與我們同住的消息。

與婆婆同來的,還有輝的一個表弟。

這個表弟在他公司裡幫忙,他讓表弟負責接送我和他母親出門。

那個男孩和我同齡,看起來很單純,很熱心。

平日他若到家裡來送東西,也會和我聊天,聊聊他的讀書生​​涯。

我沉悶的生活中,因為那些遙遠的校園回憶,有了一絲歡樂。

 

看我和表弟聊的很歡,婆婆竟然污衊我“勾引”表弟。

我當然不承認,可輝的臉色很難看。

 

輝找來表弟當面對質,最可氣的是他居然默認了!

我驚訝至極,百口莫辯。

  

輝卻說讓我滾,他說我們到此結束了。

無論我怎麼哭泣,怎麼解釋,他都沒理會我。

後來,他往我的銀行卡里打了六萬元。

6年的青春,就這樣被他買斷了。

我突然大笑起來,邊笑邊落淚。

 

或許是出於愧疚,輝的表弟偷偷聯繫到我,

他對我說,對不起,他也是被逼的。

 

原來,輝的母親一直不喜歡我,是因為她心目中早就有兒媳的人選。

他母親看到我的存在,覺得我嚴重威脅到她“兒媳”的地位,

才想方設法要把我逼走!

  

輝曾明確說,我只是他的女人。

妻子的名分並不重要,要我別想太多。

分手後,回想這些年的過往,我才恍然大悟。

 

精明如他,當然知道我不可能勾引他表弟,

他故意惱怒,不過是順水推舟找到跟我分手的理由。

  

六萬元的愛情,充滿謊言和算計。

也傷透了我的心。

或許這就是我的“報應”,我被那些虛幻浮華的東西蒙蔽了雙眼,

我的拜金和貪圖享樂,讓我親手摧毀了自己的青春。

 

05年的冬天,如果我再找不到工作,灰溜溜地回國幾乎成是唯一的選擇。可我再一次被拒絕了。想起那個面試官的表情,我非常想抓狂。她竟然說我的形象和我的簡歷不相符而拒絕繼續向我提問。我低頭看自己的打扮,很明顯,因為穿著問題,我被她鄙視了。我發誓我可以用我的能力讓她收回她對我的鄙視。但我沒有得到表現我的能力的...

她永遠是那個可憐的孩子,她是口吃,她不願說話,她懼怕被嘲笑。她的母親難產死掉了,唯獨剩下一個孤單的她。父親自從他母親死後,成天喝酒。她要承擔起這個家,每次只有對星星許願,不知不覺眼淚就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每天抱著母親的照片成了她最好的安慰。鄰居的男孩子總是會嘲笑她。她無助的在馬路邊哭,而男孩子卻在笑...

這樣就對了文/吳淡如 如果要我描繪出一個我理想中的「家」,它的氣氛必然很像「蝙蝠俠」電影裡的蝙蝠洞。它必須在雜亂的大都會中。是的,我非常喜歡大隱於市的感覺。一打開門,走進街頭,就可以看見紅男綠女的浮世繪。關起門來,就剩下我自得其樂。就剩下我,一個安於寂靜的我。藏在一個可以嗅到所有訊息的地...

Bye-bye,憂鬱我們的社會不斷地在進步,隨之而來的負面影響也不少,憂鬱就是其中之一。新聞裡自殺案件時有所聞,但在港星張國榮墜樓身亡後,憂鬱症的問題又再一次敲擊我們所有人的心。在精神病防治領域相當活躍的美國精神醫學會,於1987年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只要是憂鬱症,都跟壓力有關。」當然,並不是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