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喪偶的男人,在喪禮上,笑臉盈盈的招待來訪的親友,

弄得親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尷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樂的樣子,不安慰他嘛!那來做什麼呢?

甚至有的親友心中有點氣憤的想著:

「人是不是給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沒人去問這個喪偶的男人終於出殯的日子來了,

女方的家長實在按耐不住了,在靈堂上破口咒罵這個男人。

相處的二十年老婆死了還笑得出來,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

只見他默默的聽著,不做任何回應,直到罵完了,

眾人眼睛全都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才說:「謝謝指正。」

哇咧!他的臉還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長差點沒氣昏過去,

就衝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領,

揮拳就打下去了,這個男還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條血河的了,

這時反而是女方的家長心中一陣寒慓。

自覺性的害怕了難道這個人己瘋了嗎?

喪事就在一場鬧劇中渡過了,

當天夜晚女方的家長擔心早上的舉動是否不當,

偷偷的折回偷看這個男人,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只見他抱著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廳中一個小時、二個小時、

三個小時連動都沒動,也沒出聲音的,

女方的家長不出什麼異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長又去看了,誰知只見他還是呆坐在那裡,

抱著亡妻的照片,這下女方的家長心急了,

怎麼說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關心一下,就敲了門進去了。

「門沒鎖的。」他頭也不回一下,續繼抱著照片。

女方的家長問:「你怎麼了啊!」

這個男人說:「我一生都在忙東忙西的,自認為是為了她好,

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會,從沒好好的聽她說一句話,

直到最後她病得很重時她向我說一句話:『你可以聽我一句話嗎?』

我為了讓她高興,我說:「我一定聽。」

她說:「我知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會哭的,但我不要看見聽見你哭好嗎?

你要笑笑的幫我把後事辨好,你一生都沒答應我什麼,

就這一次好嗎?」

他說完眼中有淚光,但淚水郤不掉出來而是往肚子裡流,

因為他答應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聽。

原文:http://blog.youthwant.com.tw/kissm1209/666/1752/


極年輕的時候,覺得有男孩子追是很光榮的事,就像小學爭先戴上紅領巾一樣,頭昂昂的。不在乎誰追,妳喜不喜歡,甚至認識不認識,有男孩追的女孩才是長大了、有魅力的女孩,不然只是小孩子,還沒有女人魅力。所以很長一段時間我是頗為自卑的,我甚至像接近好學生為提高學習成績一樣,接近一個“桃花運&rdqu...

張柏芝再漂亮也離婚了,張雨綺再完美,老公還是要採野花。馬伊利再美,再賢惠,老公一樣出軌。 所以說, 女人這輩子,為愛情付出太多了。當你為一個男人付出全部,迷失了自己,你就失去了和他對抗的力量。當你抬頭仰視他的時候,他低頭看到的就不再是你,而是你的卑微和屈服。人這輩子,要肆無忌憚讓自己美下去,不為任何...

吻,是一種情不自禁,也可以是說是一種甜蜜的陰謀。單純看男人的吻還不夠,還要考察他的雙手,手往往最容易洩露秘密。那麼,和女人接吻的時候,男人的手一般放在哪裡呢?  摟著你的腰、臉、肩: 這種愛從容,醇厚,大氣,有寬容之心,相信自己的愛可以征服對方,是個對愛執著而強有力的人。吻可以如...

狗不能餵的太飽,男人不能對的太好! 忍一時得寸進尺,退一步變本加厲; 玩笑別太過,要不都是禍; 男人看手腕,女人看臉蛋; (圖片截取自《犀利人妻》)   該吃吃,該喝喝,破事兒別往心裡擱; 不是感覺誰不行,沒兩下子別多情; 情不夠,錢來湊; 有錢身後一群狗,沒錢社會路難走; 看清對你好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