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命運是如此的殘酷,它讓兩朵朝氣蓬勃的花蕾還未來得及綻放,他們的青春與活力就要過早地凋謝了;而命運又是仁慈的,它讓兩顆已經瀕臨絕望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花。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男孩和女孩在醫院的走廊上相遇了,在四目相接觸的那一剎那,兩顆年輕的心靈都被常常震撼了,他們都從彼此的眼睛中讀出了那份悲涼。

也許是同病相憐的緣故吧,到了傍晚,他倆已成了彷彿相識多年的老朋友了。從此以後,男孩和女孩相伴度過了一個又日出日落,晝夜晨昏,兩人都不再感覺孤獨而無助了。

終於有一天,男孩和女孩被告知他們的病情已到了無法醫治的地步。

男孩和女孩被接回了各自的家,他們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起來,但男孩和女孩誰也沒有忘記他們之間曾有過一個約定,他們唯有祝福。

那每一字每一句的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種莫大的鼓舞。

就這樣,日子過的飛快。轉眼已經過了三個月了,在三個月後的一下下午,女孩手中握著男孩的來信,安詳地合上了眼,

嘴角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她的母親在她的身邊靜靜地哭了,她默默地拿過男孩的信,一行行有力的字躍入了眼簾:“……當命運捉弄你的時候,不要害怕,不要徬徨。因為還有我,還有很多關心你,愛你的人在你身邊,我們都會幫助你。

保護你,你絕不是孤單一人……”女孩的母親拿信的手顫抖了,信紙在她的手中一點點潤濕了。

女孩就這麼走了,她走後的第二天,母親在女孩的抽屜中發現了一疊寫好但尚未寄出的信,最上面一封寫的是“ 媽媽收”。

女孩的母親疑惑地拆開了信,是熟悉的女兒的字跡,上面寫道:“媽媽,當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也許我已經離開了您了,但我還有一個心願沒有完成。

我和一個男孩有一個約定,我答應他要與他共同度過人生的最後旅程,可我知道也許我無法履行我的諾言了。所以,在我走了之後,請您替我將這些信陸續寄給他,

讓他以為我還堅強地活著,相信這些信能多給他一些活下去的信心……女兒”。望著女兒努力寫的遺言,母親的眼眶再一次濕潤了,她覺得有一種力量在促使她要去見一見這個男孩,是的,她要去見他。

她要告訴他有這麼一個女孩要他好好活下去。

女孩的母親拿著女兒的信按信封上的地址找到了男孩的家。她看到了桌子正中鑲嵌的黑色鏡框中的照片的里是一個生氣勃勃的男孩。

女孩的母親怔住了,當她轉眼向那位開門的婦人望去時,那位母親早已淚流滿臉。

她緩緩地拿起桌上的一疊信,哽咽地說:“這是我兒子留下的,他一個月前就已經走了,但他說,還有一個與他相同命運的女孩在等著他的信,等著他的鼓舞,所以,這一個月來,是我代他發出了那些信……”

說到這兒,男孩的母親已泣不成聲。這時女孩的母親走了過去,緊緊地抱住了另一位母親,喃喃地念道:“為了一個美麗的約定……”

床上的母親,雙目深陷,氣若游絲。她微微顫動著雙唇,視線將女兒引向牆角的一隻老式衣櫃。 女兒的心猛地抽搐起來,她明白母親的意思。20年來,刀一樣刻在女兒的心坎上,怎能忘卻呢?那天,母親一字一句地對女兒交代後事:我一生再無他求,只求你們子女一件事,我死後,隨便葬在哪裡,但將來決不許與你父親葬在一起。那時...

爺爺來看我時總會帶來禮物,他的禮物永遠與眾不同,不是洋娃娃,不是書也不是毛絨動物。我的洋娃娃和毛絨動物半個多世紀前就不知去向了,但是爺爺給我的許多禮物仍伴隨著我。 有一次他帶來一個小小的紙杯,我急不可待地往杯裡看,以為裡面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唉,除了泥土以外什麼都沒有。我失望地告訴爺爺,媽媽不准我玩土...

6歲那年,他得了種怪病。肌肉萎縮,走路時兩腿無力,常常跌倒,且每況愈下,直至行走越發困難。 他父母急壞了。帶他走遍了全國各地有名的醫院,請無數專家診療,甚至動過讓他出國治療的念頭。 每一家醫院的結果都一樣——重症肌無力。專家說,目前此病只能依靠藥物並輔以營養搭配與身體鍛煉來調...

鄉下小村莊的偏僻小屋裡住著一對母女,母親深怕遭竊總是一到晚上便在門把上連鎖三道鎖;女兒則厭惡了像風景畫般枯燥而一成不變的鄉村生活,她嚮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過收音機所想像的那個華麗世界。某天清晨,女兒為了追求那虛幻的夢離開了母親身邊。她趁母親睡覺時偷偷離家出走了。「媽,你就當作沒我這個女兒吧。」可惜...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