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戀愛中你們屬於勞方還是資方角色呢?所謂戀愛中的勞方,就是你盡心盡力付出,只為贏得另一半的微薄獎勵;但對方看你不爽時,隨時可以剝奪你的權利。至於勞基法嘛……抱歉愛情裡沒有這種東西!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最怕的是,你跟許多勞工一樣被壓榨了還認不清自己的處境。以下10個跡象專門針對男性,當它們出現時,說明你已經被你的「老闆娘」吃得死死的了~

1.跟朋友出去喝一杯需要她的同意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喝杯啤酒要女友同意」算根毛而已,怕是怕你做甚麼都得看她臉色。面對渴求權力的她,當你開口說「晚上我想跟阿德他們去……」話還沒說完你就察覺到她的眉頭在千分之一秒內抽動一下,這讓你有點緊張。恭喜,這就是被控制了!

2.她替你做決定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你或許會懷疑自己怎麼可能走到這步田地,但這件事確實會發生。在交往期間,你以為你扮演的是主導角色,可以決定兩人的生活方式;不過仔細想想,你們出去玩的地點、想要買的東西、吃飯的餐廳都是你選的嗎?還是你提出意見,由她來決定?

3.你們共用一個帳號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這個帳號可能是電子郵件,或是任何能夠收發訊息的通訊軟體。沒錯,當關係從兩人發展到「我們」的時候,勢必會讓「個人」淡化一些,可是嚴重一點的情況卻會使你喪失主體性,所有從你這裡發出去的訊息,實際上代表的是你跟你的女朋友。

4.回家不是因為你醉了、你累了,而是她跟你說該回家了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曾幾何時,男人可以在外面喝酒到醉倒、打牌打通霄,自從你有了她以後,一切都改變了。出去玩後回家的時間不是看你自己,而是看你甚麼時候接到她的電話「關切」。

5.你的交友圈全然改變了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當你的「朋友組成」奇蹟似地被她的朋友取代,沒錯,這也是你被控制的最佳證明!你不再有時間跟那些老朋友聚一聚,只能退而求其次,當她拉著你和她的朋友們出來玩時,和她朋友的男朋友們窩在一起聊聊甘苦。

6.自以為行程很空,其實早就被排滿了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接下來幾個月行事曆上看起來很空,所以你排了好些行程。如果你這樣做就大錯特錯了,她在你不知道的時候,已經悄悄排下好多活動;更糟糕的是,她根本不需要問你有沒有空,因為你一‧定‧要‧去!

7.你無時無刻在意她的反應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這是一個非常容易判斷出你是否被控制的跡象。當你聽見一個消息時,無論是好是壞,第一個念頭都是「不知道她知道了會怎麼樣?」哈囉,你甚至連自己都還沒做出反應就在想她的了,這難道不奇怪嗎?

8.你的朋友不敢打電話找你了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以前每個禮拜五晚上,朋友會打電話問你周末有沒有要幹嘛;後來慢慢變成傳簡訊了,因為他們深怕會打擾到你(的女友)。現在,他們約出去根本不會想到你了,呃~或者說,他們已經放棄幫你逃出監獄了。

9.過去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還能做就是一種勝利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回家打電動本來是每天都會做的事情,可是在交往以後,偶爾幾個晚上能玩上半個小時,就讓你覺得無比幸運了。嗯~即使隔天你必須陪她逛街、做SPA做為回饋(都是你付錢),你依然覺得她慷慨無比。

10.你不再有趣、不再討喜
某個悲傷的男生寫的,但我怎麼覺講得就是我 ...

整體來說,她的權力會逐漸榨乾你的自由意志以及創造力!在意識到自己淪為空殼以前,會先發現你在社交場合多像個笨蛋,已經說不出任何讓人覺得幽默的話語。

 

 

男生們到底有没有這回事,自己心裏有數摟~

1.“我不想破壞我們的友誼” 愛情大部分都是由友誼慢慢演變而來的。現在女追男已成為了一種時尚,畢竟女性主動的話更容易成功。當有一天你跟他說想讓你們的感情超友誼的時候,他或許會有一副矜持的樣子,說“我不想破壞我們的友誼”,那麼你就不要抱任何希望了。 任...

人心隔肚皮!桃園一名妙齡女子前年受邀至異性友人住處小酌,但曾於夜店任職的她酒量並不好,幾杯黃湯下肚就不省人事,渾然不知當晚慘遭友人性侵多回,直到隔天閒聊,貌似忠良的友人說漏嘴,嘲笑她體毛很多,「真的好刺喔!」妙齡女才驚覺受害,「他一直都很尊重我,為什麼會變這樣?」「就算你喜歡我,可是沒有我的允許,...

女性對初次性交的感覺有的是正面的,有的是負面的,這一點同雙方感情有著密切的關係。也就是說,儘管第一次大多數女性都會流血,都會有不同程度的疼痛感,但由於性交雙方感情較好,女性會視這種經歷為義務,並因此產生歸屬感;而如果雙方感情不好,就會因此加重厭惡感。女人第一次 是什麼感覺?首次經驗以正面感覺為主&...

匪夷所思!睡一晚驅魔的性清潔儀式 在大多數非洲國家,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少女死了父親,當地村民們就會請來一名男子,陪這名寡婦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來驅除惡魔,這些專門從事陪睡行業的男子則被當地人稱做「清潔者」。然而,這些所謂的清潔者,事實上卻是非洲大地上最骯臟的人,他們屬於愛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