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要的是﹖」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先生,想到我父親..... 

他一直在婚姻中得不到他要的陪伴,母親刷鍋子的時間都比陪他的時間長。 

不斷地做家事,是母親維持婚姻的方法,她給父親一個乾淨的家, 

卻從未陪伴他,她忙著做家事,她用她的方法在愛父親,這個方法是「做家事」。 

而我,我也用我的方法在愛著我的先生。 

我的方法也是母親的方法,我的婚姻好像也在走向同一個故事 

「兩個好人卻沒有好婚姻。」 

我的領悟使我做了不一樣的選擇。 
停下手邊的工作,坐到先生的身邊,陪他聽音樂, 
遠遠地看著地上擦地板的抹布,像是看著母親的命運。 
我問先生﹕「你需要什麼﹖」 
「我需要妳陪我聽聽音樂,家裡髒一點沒關係呀, 
以後幫妳請個傭人,妳就可以陪我了﹗」先生說。 
「我以為你需要家裡乾淨,有人煮飯給你吃,有人為你洗衣服.....」 

我一口氣說了一串應該是他需要的事。 

「那些都是次要的呀﹗」先生說。「我最希望妳陪陪我。」 

原來我作了許多白工,這個結果實在令我大吃一驚。 

我們繼續分享彼此的需要,才發現他也做了不少白工, 
我們都用自己的方式在愛對方,而不是對方的方式。 
幸福的路徑 
自此以後,我列了一張先生的需要表,把它放在書桌前, 
他也列了一張我的需求表,放在他的書桌前。 
洋洋灑灑十幾項的需求,像是有空陪對方聽音樂、有機會抱抱對方、每天早上kiss拜拜。 
有些項目比較容易做到,有些項目比較難,像是「聽我說話不要給建議。」 

這是先生的需要。如果我給他建議,他說他會覺得自己像笨蛋。 

我想,這真是男人的面子問題。 

我也學著不給建議,除非他問我,否則我就只是傾聽,順服到底,連走錯路時也一樣。 

這對我實在是一條不容易學習的路,不過,比擦地板要輕鬆多了, 

而我們在需求的滿足中,婚姻也愈來愈有活力。 

在我累的時候,我就選擇一些容易的項目做,像是「放一首放鬆音樂」, 

自己有力氣的時候就規劃「一次外地旅遊」這樣的事情。 

有趣的是,「到植物園散步」是我們的共同項目、共同需求, 
每次婚姻有爭吵,去到植物園,總能安慰彼此的心靈。 
其實,這也可想而知,原本我們就是因為對植物園的喜愛而相知相惜, 
一起走入婚姻,回到園子就會回到多年前彼此相愛的心情。 
問對方:「你要什麼?」這句話開啟了婚姻另一個幸福之路。 

兩個好人終於走上幸福之路。 
現在,我也知道父母親的婚姻為何無法幸福, 
他們都太執著用「自己」的方法愛對方,而不是用「對方」的方式愛另一半。 
自己累得半死,對方還感受不到,最後面對婚姻的期待,也就灰心而死了。 
既然上帝創造婚姻,我想,每個人都值得擁有一個好婚姻, 
只要方法用對,作「對方要的﹗」而非自己「想給的﹗」 
 

中新網2月10日電 據外媒報導,「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英國一對情侶對這句說話深有同感。他們兩人通過社交網站「相識」,之後開始交往,但後來發現,原來他們兩人曾就讀同一所小學,早已「邂逅」。   報導稱,25歲小夥塞繆爾森(Beau Samuelson)一直在社交網站上關注讓他心動...

生活在一個地方久了,所有的一景一物,都盡收在你的腦海裏,當你有不得已或先得離開的理由,多年後再回到此地,任憑你想找尋當時的過往記憶,人事已全非,面對日復一日的變化,曾經美好的情景,你也只能深藏在心裡;逝去的感情,在失去的當時,也許努力的力挽狂瀾過,也或許瀟灑的轉身,若干年後,當年那純純或轟轟烈烈的愛...

大姐你好: 我承認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三,一個女人恨之入骨,男人愛不釋手的小三。那又怎樣?你有多恨我你老公就有多愛我! 你以為你一個又一個的電話,一哭二鬧三上吊的伎倆就能讓你老公回家?你以為罵罵咧咧的說我是狐狸精我就會怕你?不怕告訴你,我們做小三的現在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   老婆來電話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