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曖昧一:兄妹或姐弟

最具誘惑的危險關係■曖昧I

對“哥哥”來說,小妹妹存在的意義是─讓他有保護她的慾望,當男性內心的英雄主義需要傾洩的時候,當他感覺無助和寂寞的時候,小妹妹的乖巧和柔弱往往比溫柔體貼更舒服,而她對他的崇拜,更讓他感到格外自信,恰好滿足男人某種精神上的征服欲。對小妹妹來說,她要的只有─被疼愛被保護。

最具誘惑的危險關係■曖昧I

對“姐姐”來說,在沒有完美的另一半之前,弟弟是一個貼心的小跟屁蟲,他具備男人和男孩的雙重效益,他不會故意和她過不去,她有麻煩的時候,他也不會背叛誓言,而當她母性流露的時候,他又成了可愛天真的小東西。對弟弟來說,姐姐往往是值得信賴、充滿女性魅力的女人。

潛在危機─大部分的親情關係往往很難演變成真正的愛情關係。這類男女關係中,多的是憐惜和疼愛的成分,沒什麼共同語言、更談不上什麼閱歷,而且“弟弟妹妹”對“哥哥姐姐”的感情,更加沉重和複雜,並且很容易陷入其中難以自拔,一旦“哥哥姐姐”有了情人,“弟弟妹妹”難免會成為絆腳石。

忽然發現自己的愛情觀很土氣,忍不住笑了起來。 對我而言,愛一個人就是滿心滿意要跟他一起“過日子”,天地鴻蒙荒涼,我們不能妄想把自己擴充為六合八方的空間,只希望彼此的火燼把屬於兩人的一世時間填滿。 客居歲月,暮色裡歸來,看見有人當街親熱,竟也視若無睹,但每看到一對人手牽手提著...

因為她說了這五句話!!讓天下女人一輩子受用無窮... 楊絳被稱為先生,這裡無關性別。籠統講,先生古以來是對學識過人、品德出眾人的尊稱,這一點,她當之無愧。楊絳先生的文字常被人稱作韻致淡雅,獨具一格。更難得的是,當她用這潤澤之筆描寫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時,也擁有不枝不蔓的冷靜,比那些聲淚俱下的控訴更具張...

我曾經和一個二十幾歲的男孩租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因為一次同時的晚歸,我們有機會坐在客廳裡喝光他那瓶愛爾蘭奶油威士忌,藉著月色和酒意,他和我講起在奧克蘭度過的全部青春。 他的高中和大學,是在逃掉一半課的情況下進行的,到朋友家打遊戲,在酒吧里喝酒,去俱樂部看脫衣舞孃,拼命往她的內褲裡塞小費,後來有了女朋友...

十年前,從55歲開始就會被定義為“老人”。他們常被認定應該“呆在家里安享晚年”;應該放棄所有自我,一切圍繞兒孫;應該只有一個愛好——帶孫子;應該不再追求時髦並收起所有審美;甚至獲取信息的方式也只應該是報紙或者枯燥的戲曲。 &nb...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