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家有想過明星們的簽名到底在簽什麼嗎?又是為什麼要這樣簽呢?我在讀國中時出道,所以可想而知簽名這件事對我來說,是何其的陌生,完全不知道從何下手(下筆)。所以我的簽名,是全班同學一起發明設計的,看似亂簽,其實是C H I A O(喬的拼音),後面再加一個喬,又把喬簽得有點像一個高音譜記號,象徵著我很喜歡音樂,最後,加上一顆小愛心。不過在以前唱片業還算景氣的時候,我們辦見面會時,必須在3秒之內完成簽名,否則一定簽不完。簽著簽著就變成現在簡化的樣子了。

曾之喬專欄: 致 害怕平凡的自己

入行這十幾年來當然有高有低,曾經有一度很不順利的時候,之前的公司帶我去算命。你要知道,在你不順的時候,大家對你的各個環節肯定都是充滿意見的。首先是我名字,記得某個算命師覺得一定得取個新的藝名,因為他覺得我的名字中的「之」這個字,以藝名來說,沒有力量。我當時很想改運,所以也沒有不想改名,但最後因為改不出自己喜歡的名字而作罷。而我的簽名呢,當然也有人有意見。(總之就是當你不順的時候,大家看你,怎麼看怎麼怪。當你順利的時候,大家看你,怎麼看就怎麼順眼。)記得有一次聽到一個很紅的前輩說,那種最不好的簽名,就是簽名當中有愛心的。太孩子氣、太普通、太多人的簽名都有愛心了。所以這樣的簽名,成不了氣候,一定要改。之後我就硬生生的每次要簽下那個愛心的時候,都止住我的手,不要畫下去。然後過了幾年,好像又忘了,所以又開始畫這個愛心。所以到現在我的簽名裡,還是有著一顆愛心。只不過現在,我是很有意識的決定了,留下那一顆看起來很平凡的愛心。

過去的我真的好怕自己很平凡,有時模仿那些特立獨行的人,有時刻意改變自己的打扮,卻搞得自己更不自在。有時裝模作樣說這一些連自己都聽不太懂的話,看著自己都看不太懂的書和電影,只為了證明,我很特別。直到這幾年,鬆了一口氣,因為我終於搞懂了,每一個人,每一個靈魂,本來就是獨一無二的,就連雙胞胎都不可能一模一樣,所以我們怎麼可能不特別?讓我們看起來變得很混濁,變得看不見特色的原因,反而就是那些我們刻意裝模作樣的面具。與其假鬼假怪,還不如扎扎實實好好的努力。這是個自然法則,我們本來就是唯一。

既然是唯一,那當然也就是第一。

留些愛心,時時刻刻提醒我自己,不要害怕呈現自己在真實的樣子,哪怕看似平凡,也絕對有著獨一無二別人無法抄襲的特質。也提醒著我,當我受到歡迎,得到讚美的時候,絕不能得意忘形,因爲我們之所以這麼特別,是因為造物主創造了獨一無二的每一個生命。要充滿感謝,要更謙卑。

別再害怕平凡了,更別害怕一切回到原本最真的樣子。那個假鬼假怪的假我,看起來才更呆呢!

※圖片+文字:Vogue 風格達人-喬喬

(完整文章請看VOGUE.com

 

【延伸閱讀】

曾之喬專欄: 要作自己獨一無二的公主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VOGUE網站》http://www.vogue.com.tw/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不曾記得,那夜的月色,是否醉人心脾;不曾記得,那夜的星空,是否燦若繁花;我只記得,你走來的時候;我曾有著,怎樣的驚喜;心如花蕾般綻放,季節因你而芬芳;彷彿所有的,等待與期盼;都是為了,那一刻的相遇;你像一縷陽光,輕輕灑滿我的心房;感謝你,走入我的生命;讓我的每一個日子,充滿陽光;面對你 總有講述不完...

這話說得很貼切。戀人始終那麼喋喋不休,在旁人眼裡好似聒噪蟬鳴,想把一生的心曲通通在有限光陰裡,唱給有緣人聽個清楚。 吉蘿拉瑪‧琵蔻蘿蜜妮(Girolama Piccolomini)這樣寫給她鍾情的男子。她的確有一堆話,一堆心聲要說給他聽。因為她愛他,永遠不怕沒話說。說情話,需要勇氣的,尤其...

如果你想知道一對夫妻最終是分道揚鑣還是廝守終生,只要觀察他們平時吵架的方式就能知道答案。提出這一觀點的是美國當紅脫口秀節目主持人菲爾·麥克格勞博士。夫妻吵架必須就事論事麥克格勞曾經有4年時間每週都出現在美國最有名氣的脫口秀主持人奧普拉·溫芙蕾主持的節目中,他現在自己也主持...

愛情裡最浪漫的部份,是兩個人共有的平凡有時說自己沒人愛,但卻有人表示好意有時想自己應該有人緣,但欣賞的人卻總擦身而過身旁的朋友,失戀了卻很快容易的找到新的伴而自己距離上一段情已很久了,卻還是遇不上愛情朋友不只一次勸我,有人喜歡你就接受啊別挑了沒魚蝦也好,有更好的再換但我總覺得不適合的,可以做朋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