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間美術館-《當時間遇見手》

《 當時間遇見手 》

時間無形無影,透過人的心與眼、腦與手,創造出記錄時間的工具:鐘錶。《明周》自創刊以來,以插畫親和淺白的精神,為鐘錶報導挹注深入淺出、雅俗共賞之詮釋。《當時間遇見手》是由本刊策劃、邀集台灣新銳插畫家與瑞士鐘錶品牌合作,藉由畫家藝術之手,描繪鐘錶迷人的工藝精神,除相繼於本刊、官網與臉書粉絲頁刊登外,亦將於明年春季參與華山100周年之相關節目,敬請期待。

【撰文/南美瑜;插畫/達姆;設計/林世鵬;圖片 Cartier】

 

說個現代主義的故事──插畫家達姆專訪

時間美術館-《當時間遇見手》
〈Museum〉

藝術創作是由藝術家所關心的命題出發,透過技術、美學與品味的表達。而插畫與設計的出發點則不同,乃是針對特定的對象所作,以親近大眾的方式呈現,作者為所服務的對象向觀者說故事。達姆大學研讀工業設計,畢業後選擇到法國新藝術誕生之地:南錫,專攻藝術。透過在設計、插畫與藝術創作間的反覆探索、思考,插畫家達姆找到自己說故事的方法,在輕盈中有其厚度、繁複中不失純粹的主題。


她的美感經驗深受法國藝術、文化影響,過去在南錫念書時,由於生活的拮据,雖然沒機會成為卡地亞的客人,但對於其產品設計與品牌形象留有深刻印象。有緣的是,這次因為《當時間遇見手》的合作機會,卡地亞的工作人員在第一時間內即對達姆的作品特別有共鳴,進而開啟這段透過創作而有的交流。

為了瞭解卡地亞鐘錶的特質與歷史,達姆除了遍讀品牌的相關資料,也利用在美術學院養成的研究、延伸發想的工作方式,從不少與卡地亞歷史同期的現代藝術、文學等作品中尋找靈感。「剛開始從文學中有關時間的角度搜尋時,著實因為繞了好大一圈而迷路,後來回到『坦克』這個關鍵字去切入,排山倒海而來的、竟都是天安門事件中最有名的那張照片(人民擋在坦克車前),我才如夢初醒似地想起之前讀到卡地亞的坦克錶設計初衷,和這張照片給我的感受是那樣的雷同,也就是反戰精神。」

 
時間美術館-《當時間遇見手》
〈Tank〉
在〈Tank〉畫面中,插畫家將歷史中的暴力元素抽離,而化為以坦克錶面盤與錶殼鋪成森林公園裡的美妙步道,人們是如此愜意地在林中漫步玩耍,畫面的一隅則是手寫的一行法文:「Si tous les tanks étaient fabriqués par Cartier, nous aurions le temps de vivre en paix.」(選自當年卡地亞於《費加洛》報紙上的廣告文句:如果所有的坦克車都換成卡地亞坦克錶,那麼就可以過著和平的生活了。)

而在〈Museum〉的插畫故事中,達姆將畫面的空間轉入美術館。研讀工業設計的她,發現卡地亞的鐘錶之所以雋永,實是因為它在結構、細節都是經過縝密考慮、加上細膩的工藝,因此無論從原型中如何發展變化,都能保有其明確的精神,在20世紀現代主義風起雲湧之時,卡地亞的鐘錶作品也奠定其獨樹一格的典範。

這也讓她聯想到1920、30年代以來,法國現代藝術與建築精彩的歷史,如建築大師柯比意對於現代建築之啟發與影響。畫面中的美術館其實暗藏著達姆對柯比意建築的敬意,有如雕塑似的巨手上塗鴉著宛如卡地亞腕錶的圖騰字樣,經典的設計與不朽的藝術,實是同樣具備著超越時間的精神。

時間美術館-《當時間遇見手》
美國坦克腕錶設計草圖。
時間美術館-《當時間遇見手》
1917年第一只坦克錶。
時間美術館-《當時間遇見手》
1960年代的Mini Tank。
時間美術館-《當時間遇見手》 達姆

本名余嘉琪,1977年生。國立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法國國立南錫美術學院、造型藝術文憑。專職插畫工作者。
展覽包括2005年SAARBRÜCKEN的藝術之家─錄像作品聯展、《街邊的窗戶》(Fenêtre SurRue)錄像作品聯展/法國胡安美術學院;2008年《塗鴉雙黏展》/法國信鴿書店;2012年《昨天是世界末日》─達姆+湖南蟲圖文展/台中勤美誠品;2013年Graphic Fiction〈圖文主張〉VOL.1漫畫藝術家手稿特展/好丘,黑潮咖啡。2005年法國南錫Aye Aye電影節以動畫、複製人入圍《洛林省電影》項目。2013年入書亞洲青年創作集錄/APPortfolio(亞洲青年創作平台)VOL.3。

本文出處

text/呂安緁  pic/Gucci 我一向著迷於個人風格與特立獨行,這個系列乍看有很多復古元素,但其實一點也不復古──這只是一種錯覺罷了,我並不懷舊,而是喜歡重新加以塑造。──Alessandro Michele   早在Gucci開秀前的上午,品牌公關即透過通訊軟體貼心提醒...

text/吳國瑋  pic/Louis Vuitton 我們正生活在一個全新的時代,並嘗試如何結合數位、虛擬科技和網路的力量,融入我們真實而日常的生活之中。唯一的限制,是你的想像力。──Nicolas Ghesquière   走進由32噸重HD螢幕、2,600塊螢...

text/吳國瑋  pic/Dior 我希望這一季的服裝能彰顯一種純粹而平靜的氣質,一種純淨、美麗、感性又浪漫的力量。──Raf Simons   40萬株大飛燕草植栽而成的秀場,可說是2016春夏四城女裝周中最驚人也最美麗的手筆,儘管可以解釋成是與Dior花園之間的品牌經典連結...

text/呂安緁  pic/Prada 因為至親阿姨於大秀前晚遽逝,陷入悲傷情緒的Miuccia Prada選擇缺席。畢竟春夏系列服裝早在數月前即開始進行,即使缺少了女主人,Prada團隊依然獻出一場好秀,從AMO設計團隊以玻璃纖維和聚碳酸酯波浪板打造的抽象時尚隧道,到完美混搭不同年代元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