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間的珠寶

19世紀始,法國珠寶商卡地亞為歐洲、印度等皇室貴族打造象徵權勢、地位的珠寶、冠冕,長期以來因為精湛的技藝和獨特的風格,獲得皇家喜愛,甚至獲得「珠寶商的皇帝,皇帝的珠寶商」之美譽。然而,在卡地亞眼中等同於珠寶般的鐘錶設計,也就是將時間的藝術內化為機械、外顯如珠寶的創作。

【撰文/Jacky Hsu/;設計/Pelin;圖片/Cartier】

工業革命後人類移動的速度,隨著交通工具的發展與進步,幾乎改變了全球人類的生活型態。直至20世紀初飛行時代正式開始,陸上交通工具的速度更從馬車、火車乃至汽車的演進,影響著人們佩戴時間工具的方式,於是腕錶誕生並逐步取代懷錶,成為可以觀看時間、掌握時機的必要配備。

時間的珠寶
Tank MC腕錶,1904 MC自動機芯,日期顯示、小秒針,精鋼錶殼,透視底蓋。
時間的珠寶
Tank MC Squelette鏤空腕錶,9611 MC手上鏈鏤空機芯,鈀金錶殼。
時間的珠寶
Tank Anglaise英國坦克錶大款,1904 MC自動上鏈機芯,K金錶殼鑲鑽,透視底蓋。

20世紀的速度感

20世紀最初幾年,卡地亞專注於腕錶的外型設計與研究,1904年卡地亞為飛行家Santos-Dumont設計製作了一款腕錶,以便他可以在飛行過程中輕鬆看錶,這也是卡地亞第一枚Santos腕錶。很快地,這歷史上第一枚的腕錶,徹底改變整個製錶業的發展道路。緊接著在1917年,Tank坦克腕錶誕生,全新的錶殼突破當時的陳規,並完全改變過去的製錶習慣,把現代設計引入製錶領域,從此成為當代腕錶的典範。

由於腕錶不同於懷錶,必須解決錶殼與錶帶的連接方式問題,卡地亞的設計正是致力於延長錶殼與錶帶連接的部分──也就是錶耳──讓兩者得以繫扣在一起。這也就是卡地亞的Tank坦克腕錶,和諧地融合所有元素,開啟製錶的新紀元。

坦克腕錶的設計,是路易卡地亞(Louis Cartier)根據軍用坦克的俯視圖為靈感所設計而成:平行於錶殼兩側並延伸至錶帶的錶耳,代表坦克車的履帶,錶殼即坦克的座艙主體。1919年,卡地亞更開始正式量產Tank坦克腕錶。

時間的珠寶
Tank Américaine美國坦克錶中型款,077型自動上鏈機械機芯,白金鍍銠錶殼鋪鑲鑽石。
時間的珠寶
Delices de Cartier系列腕錶,玫瑰金錶圈鑲鑽,石英機芯。
時間的珠寶
Crash腕錶,手動上鏈機芯,白金錶殼,鑲鑽錶圈,鍊帶,限量267只。
 

反戰與和平

路易卡地亞以第一次大戰美軍駕駛著雷諾坦克、駛入巴黎市成功地協助法國的壯舉,作為坦克錶設計的靈感,無疑是對於戰爭終結、和平在望的讚頌,卡地亞的坦克腕錶亦是歷史的最佳佐證,它散發出來的獨特氣質與反戰精神,訴說著那個時代的傳奇與冒險。在法文中的「la Tank」(Tank錶)就像「la Callas」(歌劇名伶卡拉絲)一樣,後者已經成為歌劇首席女主角的代稱;相同地,「la Tank」也將反映其永遠不可磨滅的歷史地位。

而從第一只近正方形的坦克腕錶原型奠定後,又陸續創作多款各具獨特個性的同系列腕錶,包括Tank Louis Cartier、中國坦克Tank Chinois、Tank  Allongée、翻轉坦克Tank Basculante、Mini Tank、美國坦克Tank Américaine、法國坦克Tank Francaise、英國坦克Tank Anglaise。

誠如錶款本身已是經典,戴過坦克腕錶的名人更是不計其數,如藝術家安迪沃荷、伍迪艾倫、亞蘭德倫、賈桂琳甘迺迪歐納西斯、英國黛安娜王妃、安潔莉娜裘莉等,充分反映出其尊貴的本質與設計的豐富性。Tank腕錶的出色不凡,並非來自眾多愛好者與著名蒐藏家的推崇,Tank腕錶本身就是超凡出眾的傑作,而這也是鑑賞家異口同聲讚嘆Tank腕錶的原因。

時間的珠寶
鐘錶創作過程。

形狀錶殼與機芯

20世紀的卡地亞致力於腕錶錶殼設計的多元性,猶如對於珠寶創作的發揮,不只是來自寶石本身的魔力,也仰賴創作者如何映襯、詮釋整件珠寶的丰采;同樣地,卡地亞鐘錶設計的變化性,自Santos、坦克系列之後,不獨是圓形、方形、長方形、酒桶形等基本形狀,它們各自亦能延伸出帶有弧度、橫向、直向的線條,以金工打造的傳統工藝,即使是一個轉角的弧度、錶耳側面的角度,或是錶殼本身的切面,每每細微的改變卻能造就全新的驚豔!

時間的珠寶
宛如珠寶般的鐘錶創作。
進入21世紀後的卡地亞鐘錶,更進一步地朝高級製錶領域提昇,將藝術創作的自由度,轉入機械世界的可能性中,因此過去卡地亞締造的是形狀錶殼(shaped  cases)的典範,那麼今日的卡地亞則在為每種功能量身打造的形狀機芯(shaped  movements)上,追求創意與工藝的新風格。今年推出的Tank MC系列即是將卡地亞第一個自製自動上鏈機芯承載於全系列的錶款之中。而另一款採取手上鏈機芯的Tank MC鏤空腕錶,則是突顯出卡地亞如何將機芯結構與經典的羅馬數字時標合而為一,成為整體機芯的工藝展現。  

本文出處

這一季我更專注在結構及其存在的意義,  畢竟這對我而言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  特別是在設計Leonard的同時,  還要關注個人同名品牌。 ──  殷亦晴   繼前兩季成功藉由新印花布料的開發,與富有年輕、運動感的多層次混搭,為Leonard這個巴黎...

Stella McCartney一向擅長在簡單的輪廓上玩味細微的設計變化,這一季更是將設計重點放在經典的探索,並從輪廓慢慢解開、挑逗性感,從而展露女人的感性與自由。例如開場的黑色束腰大衣與長褲,即透過不對稱的衣襬與荷葉褲邊設計,在行進間營造閒適的美感,類似的不對稱衣襬亦讓溫暖的毛呢洋裝、大衣更添流暢...

顛覆Chloé女人以往帶點純真、浪漫且不羈的刻板印象,設計師Clare Waight Keller在本季大膽加入中性,甚至是以剛硬的軍裝風格大衣疊搭飄逸的雪紡長洋裝,透過毛呢、燈心絨、牛仔、蛇紋壓印皮革等硬挺材質,與輕柔的雪紡和刺繡蕾絲的衝突對比,企圖喚回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堅強女性特質。...

Carven是一個高雅美麗的巴黎女裝品牌, 現在,我們想要賦予她以一種精心美麗的轉變, 讓她開始放電。 ──  Adrien Caillaudaud   或許是考量Alexis Martial還要完成Iceberg於米蘭舉辦的秋冬大秀,Carven遲至大秀前兩天才正式宣布由Ale...

Facebook留言板